第9章 神医是怎么练成的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180字
  • 2022-05-15 18:00:31

民国二十年全国性大水灾,灾民成群,食不裹腹,疾病肆虐,社会各界在全力救灾。没有势力在这时候抢地盘,偃旗息鼓。

武汉某医院门前大街,充盈莫明腥臭,抬着的、扶着的、自己咬牙站着的排成几条长龙,数不清的痢疾病患堵满街道,来这里寻觅生的希望。

死亡的恐惧聚集,哭爹喊娘犹如人间地狱。缺医少药的救治,最后听天由命,一个个忙碌的学生装眼中已无泪可蓄,医护人员神情麻木疲惫。

中华民族的传统,在这里表现淋漓尽致,只有虚脱垂死的病患才会用吊瓶输液,别的病人发两片不知名的药片和交待去喝淡盐水,能加糖更好,可惜糖在这个年代算是奢侈品,身体得不到热量与水份的补充,大家就拼谁命硬。

我这个小地方山里人,吓得喃喃着:“老天爷啊,天啊……老天爷啊,天啊……”惊恐的跟着走过那长长死亡长街,医院里消毒水味更刺鼻,透窗的阳光也温暖不到心底那股寒气。

医院里病患也眼神空洞,家属坐立不安。小玉玉额头敷着汗巾,见我到来,双眼才爆发一丝神采,田芽子迎过来指我腋下夹着的几株黄荆,问道:“哥,咋用的,快点用,医院里都传开了没药治,药早用光了,外面拿枪的把门不让出去乱讲的,还总说药马上运到了。”见我狐疑的看着他又接着说:“郎中那也早没治拉痢的药了,才会送这来,不是那什么什么会的人送来,医院都进不来。”

“用不着那些玩意……”我把腋下夹着的几株黄荆翻正,掐几枝嫩稍,放手上揉巴几下成一团,塞小玉玉嘴里。“嚼碎了,喝点水吞下去。死不了,怕个屁啊,到晚上就不拉了。嚼,对的用力,田芽子喂点水他。”

小玉玉感觉自己死里逃生,吃奶的劲都用上,苦涩在这时候嚼出香甜,劫后余生,感触颇深。这走道一溜的病床,隔壁那位欲言又止,跃跃欲试的样子让人不落忍,随手捋一把老叶子给他,咱不小气,但也不会告诉他老叶子贼拉难吃,效果差点。

“田芽子,拿个银元,找这里煎药的地方,让他们帮忙把这草药根切片片放水煎,一次用半株的就可以了,多的拿回来,多用几次保险点。”

“哥,我什么时候好?”小玉玉开始有点精神,急迫提问。

“才吃的药,没那么快,说了晚上,急啥子,吃仙丹啊……”

“我觉得我好多了,真的。”

“……”

我要等田芽子回来才能去找吃的,中午饭点早过了,到现在还粒米未进,心里饿的慌,不理这只出不进拉的快死的货。

小玉玉临近傍晚,没怎么发热,厕所去的也不频繁,医院的味道刺鼻难忍,扶小玉玉上厕所还要抢地盘,坑位不够用,倒痰盂更恶心,一刻都不想再待,想着赶快逃。

让田芽子去问下医生,怎么让出去,守门的有枪惹不起。回去也该问问那两位县政府的大爷,该办的事办好没,这大城市也就那样,还是家里好。

“这位大哥,那神药再给我来两把,行不?我可以出钱买,你说什么价都行,帮帮忙,帮帮忙,求你们了。”

“行吧。一点草药叶子,要你啥钱,遇上就是缘份,甭那么客气。”给隔壁病人又捋几把叶子,他亲属很慎重用干净衣服包好,感谢再三。

田芽子回来,也带回来一帮子人,看我以为出什么事,解释道:“我说小玉玉好了,要回去,他们不信,见我发誓了,他们要自已来看。都好了咋还不让走,真是的。”

小玉玉被一群“白大褂”押回床上,各种折腾,各种询问,最后又都惊愕的看向我。一位胖胖的老医生问道:“小伙子,冒昧的问下,你这用的什么药,好转的很快,能告诉我们吗?方便的话告诉我们,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的。你也看到了,病人太多了,这方面药早用完了,能帮帮他们吗?”

“没啥不能说的,黄荆,乡下草药,要用五叶的,三叶效果不行,急用的话用嫩尖尖生吃,根切片煎水喝,不难找,上年纪的很多人认得,找找总有的,就是这么多人,也救不了几个啊,唉……”

“顶过这一、两天药品应该会到了,也就放心了,病太重的先救,吃你说的药。外面发药片都是安慰人的,人失望抗不住多死人啊。”老医生很感慨。

“……”

“小兄弟,哪人啊,不像本地的吧?贵姓啊?”

“塘湾的,岭上王家人,免贵王仁义。”

“塘湾?岭上王家?王仁义。”

小玉玉轻踢了我一下,忙解释道:“贵溪县的,江xi省来的。别听他的,他说的家里乡下。”

“嗯,都是好小伙子,有啥要求吗?”

“乡下草药,用的上救人就行,没啥要求,没要求。”可不能在这大城市丢老家的脸。

“呃……小兄弟,借你名头用用不介意吧?呵呵,让人相信总得有个说法,可以的吧。”

“用吧,用吧……”名头是啥东西?不懂,反正又不割我肉用,老医生说话很亲切是个好人,有啥好拒绝的。

老医生是副院长,反正他老人家用大喇叭一宣传,我就成“名医”了,把小玉玉和隔壁床病友、家属都拉来现身说法,又立即组织几队人马去找神药黄荆,死气沉沉的病人们让牛皮一通吹,活泛回来,能走动道的病人都抢着去,好第一时间捋叶子吃,对躺着起不来的调戏说找树根来让他们啃。

这鸡飞狗跳,令我瞠目结舌,暗想,老头都历害,惹不起,特别有点胖的更惹不起,以后要注意。

一位年轻的医生过来,与我们道:“哥们,你们那还有现成的药不,我应该急需要一份,一份就好,行不?”

“有还有点,匀你点可以的,这么急,有快死的?那要看运气啊。”话不说尽有余地,这个还是懂的。

“呃,他应该没那么快死,我快死了……他天天去灾民所,搞的得痢疾,我让护士给他吊瓶的时候,一针下去拉裤裆了。”

“这病拉裤裆很正常,死什么,你不也好好的吗?”

“咳……我他妈的那时候没忍住笑了。”

“……”

入夜的武汉城四周,人们疯狂寻找,火把队伍在老者带领下扫荡郊外。

不知道草药可以救几个人,但肯定的是老头会被折腾死不少……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