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马下也英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28字
  • 2022-05-23 13:09:58

滨本大佐低估了中方大兴主阵地的工事,几次的快速试探性进攻冲锋都被骑兵团排枪打退,没有寻到防守薄弱点。

日军的进攻章法老样子,利用电台指引炮阵,炮击后散兵线冲锋,遇到火力网无法突破的情况,就立即卧倒还击,三人一组,互相掩护撤退。

萨布力团长是蒙古人,部下也多数是蒙古、达斡尔、鄂温克少数民族。这些少数民族士兵本来就骁勇善战,勇猛刚直。

几次的对战后,萨布力团长率领部下杀的兴起,长柄偃月刀代替指挥刀一亮,命令战士跃出战壕追击。萨布力团长和部下依然习惯骑兵快速冲击的打法,猛冲猛打。

骑兵团的这次追击,让滨本看出了弱点,舍弃了战马的骑兵,还是习惯用骑兵的战法。

滨本大佐调整了火力布置,隐藏起一些轻重机枪,马上命令士兵又开始冲锋勾引。

同样的战法,对于老谋深算的滨本大佐是绝佳的战机,少数民族天性浪漫豁达的察觉不到这个危险点,滨本大佐敢确定这个骑兵团还会追击,还会猛冲猛打。

“危险了,不能这么打。”太子爷撂下一句话就向前面第一道战壕跑去。

“咋啦?”

道爷回道:“肯定是找那团长,劝别出战壕吧。”

“没事吧,骑兵团就是猛,杀的鬼子嗷嗷的,厉害!”

有钱也同样看的心驰神往,渴望着冲锋,赞同道:“班长,下一波我们也跟着冲吧。”

跟着少校参谋们的学生兵独苗刚想跟着附和,就见好有钱脑袋上被道爷狠狠来了一巴掌,也就不敢出声了。“冲你妈,想死吗?你当鬼子傻啊。”

我强辩道:“那……那也没见鬼子多厉害,我可是又用机枪突突倒好些鬼子。”

道爷看着我们这里的隐蔽火力点无语,三层圆木盖顶,前面一个长排射击口,形同碉堡。

这么好的位置,应该是重机枪专属的,跟着骑兵团,这种要地,一个半桶水的机枪手都能混到一个绝佳战位,可见骑兵团的火力匮乏到何等地步。

本来骑兵团就不擅长阵地战,老老实实的依靠工事防守,事后就是大功一件,去打反冲锋是多么危险。

“哎……”道爷只能叹气,把马四环从射击口抽出来,坐到弹药箱子上休息。

“有钱啊,还有那谁,弹匣装满了吧,再检查一下,连机枪上的只有四个弹匣喽。”

“班长,我们不是有5个弹匣吗?”

“哦,昨晚上班长突突坏了一个,厉害吧。”

“……”

独苗道::“班长……”

“嗯?”

“班长,你咋不问我名字呢?”

“不问……”

“班长,你问吧,为什么不问呢?我不叫那谁啊。”

“知道名字,就是熟人了,万一你死了,班长会伤心。”

独苗:“哦……”

有钱:“……”

独苗憋了半天没有哭出来,带着哭腔道:“班长,你问下我名字呗,那样我就不会死了。”

“好吧……芽子,你叫啥啊?”

“我叫忱基,王忱基。”

“哦……本家啊。”

好有钱转着眼珠子,狭喻道:“我叫有钱,我娘平常喊我小钱钱,忱基,你娘平常喊你啥小名?”

“小……小……哈哈……哈哈……”

“哈哈……”

我们几人无良的哄堂大笑。

独苗也假装跟着讪笑,道:“班长,这步枪能留给我用吗?”

“你用吧……我晕,死芽子套近乎半天,就为了把步枪?人才。”

这个鬼灵精,套半天近乎,最后是为了那少校参谋的马四环步枪。忱基,寓意正直善良,这死孩子一点也没有那自觉,为了把好枪,脑子用到我们身上了,想生气,看是学生娃,又动不了气。好有钱这时候还云山雾罩的傻叉样子,看的来气,一个脑瓜崩,道:“长点心吧。”

“啊?”

“啊个屁啊……”有钱这种小聪明还是不能和精明的独苗比。

好有钱感觉到味道,也没觉得丢人,又与我道:“班长,鬼子又来啦。”

“道爷,护驾……还是一样啊,有鬼子机枪和枪法贼拉准的,早点给一枪送他回去养伤,班长能不能再活过今天就看道爷你的啦。”

道爷:“来啦……老说机枪贼溜?同样是机枪啊,怼他啊,你怕啥?”

“我怕死啊……”

“……”

……

骑兵。

雄于马上。

弃马也英。

无惧马革裹尸。

冲锋,冲锋,冲锋,才是骑兵的宿命……

骑兵团又一次勇猛追击,锐不可挡。

滨本大佐命令反攻,让副官打出一颗红色信号弹,日军的反攻开始了。

十数在战场边缘躺着装死的日本兵,在自己人的尸体上架上大正十一式轻机枪,一顿狂扫,暴露无遗的骑兵团士兵倒下一大片,没有马的机动,是无所适从。

骑兵,没有补枪习惯,呼啸而来,呼啸而去,讲究快速击倒一切目标,在骑兵面前装死,战马群会教做人。

战场无所不用其极,这种低级战术用来对付骑兵团,无疑是针对。

如果换我们来,只要头和左胸没有中枪的,有一丝机会都会先补一枪,战场没有如果啊。

萨布力团长见部下纷纷被击倒,红了眼,急迫的下令喊隐蔽,把自己暴露。战场下命令的就是军官,优先击杀的目标,那偃月刀太亮眼。

一颗子弹,穿透萨布力团长的胸膛,高高大大的骑兵团团长一面墙似的倒下。萨布力团长被日军重创欲死,冲锋的骑兵再也不敢恋战,抬起团长,撤回阵地。骑兵团为了自己的团长,不计代价的掩护后撤,更是雪上加霜,伤亡惨烈。

一个重机枪隐蔽工事,脸色铁青的太子爷在操作马克沁重机枪,已经不计弹药消耗,不计较会存在的误伤,在交错混战的战场前面打出一排死亡弹幕,让骑兵团撤退回到阵地,没有让日军衔尾追杀进阵地。

骑兵团昨日战斗下来,也有战损,还有五六百骑兵,现在一个骑兵团打得竟没有营级军官可以接替团长,死伤过半。

骑兵团传统军官带队冲杀,团营级军官全体伤亡,老连长邓文挺身而出,指挥骑兵团残部拼命抵挡日军不停歇的进攻。

滨本喜三郎大喜,骑歩枪挡不住日军火力,骑一团危矣……

太子爷在阻断射击时,让长虫去把骑兵团的辎重队,哪怕文职,所有能扛枪的人员,全部补进阵地,还是岌岌可危。

战事焦灼,最危险的时候日军已经攻进入阵地,双方在第一道战壕肉搏拼杀,骑兵马刀对战日军刺刀。

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次弹匣,好有钱和独苗两个人压子弹都不够我突突的,枪管换了又换,天气的寒冷有一点点好处,也不管用,不在乎机枪枪管寿命,直接丢水桶里降温。

捷克式轻机枪开始很自然的打短点射,换上的弹匣没有时间装满。

独苗在我卸弹匣的时候,一个弹匣递到我手边,大声喊:“16……”

我开始数数射击,用太子爷教的,点射不打到空仓挂机,可以省一个拉枪机子弹上膛的时间。

“道爷,这边战壕顶不住了,怎么办?”

“开枪,开枪……”

“还有我们伤兵啊……”

“没有,你看错了,对那里扫射,扫射……”

我心在颤抖,自己告诉自己:“没有活人,没有活人……都去死,都去死,都一起去死……”捷克式轻机枪射界自上而下,对着战壕扫射,扫射,疯狂扫射。

几个弹匣把这一大段战壕打成死地,战壕里没有一个活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