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狗日的挣了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00字
  • 2022-05-23 14:06:06

英雄无畏,没有恐惧感。我不是英雄,所以我病了,是病,得治。

祖宗又保佑了我一回,在弹雨中全身而退。应该是我在阴暗的角落打的突然,鬼子还没有调整过来。

黑夜,给了我们保护色,日军没有知道我们情况,接战也快,没有给日军分兵包抄的机会,到最后我们真实的兵力在日军一个冲锋后,日军没需要什么战术,没必要了。

我烂泥糊一身,乌鸦连都是脏的只剩个人模样,还带着烟火色,硝烟气。

一根燃烧的火把给了我们汇合目标,我和道爷冲了过来。再摔一摔,感觉要摔的阵亡的我,喘着粗气道:“长虫对着前面打照明弹,快,鬼子要追过来了。”

一根火把跑动中,照不了前路,还不如摸黑没头没脑的跑。摸黑跑,摔死算逑,一点忽闪忽闪的火把光照,如履薄冰。手电筒,有火把凑合的时候,太子爷根本不舍得用,电池胡乱用的没电,那还不如根木棍。

长虫的最后一颗照明弹打上前面高空,我们跑动的速度反而慢了下来,感觉在观察,在积蓄力气。亮光给人安全感的错觉,周围没有鬼子,难得的心灵安慰,松了口气。

一个学生兵在软倒,道爷健步搂住。“没呼吸了,阵亡。”胸肺部穿透伤,学生兵口鼻全是血痕,前面一个弹孔,后背一个烂洞,已经没有新鲜血溢出。一口气撑着的学生兵,自己无感觉受重伤,到松懈下来,再撑一秒都不行了,直接阵亡。学生兵按正常情况,早就死透了,一种精神自我,一种最后的执念。战场没有奇迹,只有死亡的意外。

“可怜的,道爷把机枪给我,背回去吧,总要留个全尸给他爹娘一个交代,留这里算失踪,不地道。”

“你妈……”道爷无奈骂了一声,把学生兵背起向前跑。

少校参谋这时候一软,跟着道:“我,我也不行了。”

太子爷忙去查看,少校参谋后背一个裂口,鲜血郁湿了一片。太子爷把步枪给长虫,背起少校参谋道:“弹片伤,长虫打手电,回去处理。”

“我三个兵跟着,小打一把就带没了两个,真是人才,太子爷,这种兵,是长官我也不要,回去你还给师长。”

“噗……”少校参谋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在太子爷后背真晕了过去。

太子爷只能叹气,难怪老王嫌弃,太子爷都想把这货扔喽,三个金贵的学生兵一小会带没了俩,受个伤,还是该死的后背,逃跑都不会,还能有什么用处?

三个学生兵里就剩一个完好的,瑟瑟发抖的学生兵在叫有钱帮忙查看有伤口不?他总在感觉自己下一秒也不行了。

“他妈的,去帮忙背步枪,要死回去死,跟上去,掉队就等死。”学生兵心如死灰,这个班长开口闭口都带死字,好像自己也算死人,诉苦应该没人搭理,心里念着娘,想家,再给一个选择的机会,这兵真不能来当。我吼完对着有钱道:“有钱拿火把跟我走后面,给,帮忙压个弹匣。”

我和有钱,跟着跑路,又想着法压弹匣,断后没弹匣,等着送人头。

……

少尉排长见到前面回阵地方向照明弹,直接怒斥我们这些丧良心的:“操你大爷,这些坑货啊。”没活路了,最佳的撤退路线被摆明,最后的一丝机会消失。

跑进黑暗同样会被日军打照明弹咬住,到时候抵抗的体力都会没有,对自己下不了狠手自杀,就会做俘虏。

自裁的狠人,说说的都会,能做到的没几个,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自我安慰太强大。特务才会笑着给自己来一枪,没事咬咬衣角的氰化物,不是强化训练过的特务,普通士兵是能俘虏的。

“长官……”少尉排长的声音引来日军的射击,几个跟随的伤兵互相搀扶,在疑问,在等待驻足不前的少尉排长。

“拼了,散开打冷枪,跑的动的自己跑吧。哦,对了,现在流传说,投降做二鬼子,是给鬼子卖屁股的兔子,不想给祖宗丢人,就记得给自己来一枪。”

“操……”

“兄弟,你那还有颗手榴弹,小弟就跟着你混了,把盖子先打开,等下我们哥俩好有个伴。”

“长官,我跟着你,你有撸子,那个方便,子弹记得留两颗,长官下不去手跟我说,我不介意先送送长官。”

“操,你的打黑枪的孬货,到时候长官我争取给你先补枪。”

“长官,全趴这里做个伴吧,跑不动了,都留颗子弹送送边上的人。”

少尉排长看着包围过来的日军说道:“我感觉还是可以先投降一下的吧?”

“……”

六七残兵,感觉讨论一个很严肃的话题,互道郑重,互相告别,趴那里装死人,等着日军包围过来。

照明弹下,日军在包围过来,瞄准着步步压进,有规避的射击,小心谨慎。

少尉排长坐直身子把双手举了起来,大声喊:“投降,我们投降……”叭的一声,被日军一枪打倒,少尉排长忍着枪伤道:“都大声喊投降啊你们……”

……

草原上远远隐约飘来声音。“投降……投降……”

我忍不住吐槽:“还能不能要点脸,这些丢人玩意。”

“班长,我誓死不投降,跟着班长一起战死,也绝不投降。”

“嗯,有钱好样的,比那些家伙强。”

“那是……”

“有钱啊。”

“嗯?”

“商量下行不?”

“班长,咋啦?”

“班长能不战死不?班长我还不想死?”

“哦……”

倒霉孩子,光长脑子,不长心眼,为国捐躯不怕死,就不能想想又为国又不捐躯多好,缺心眼。

“班长?”

“有钱啊,别想了,那些人我们救不了,快点跟上吧,我们掉队了,火把快烧没了,快点跑,跟上,跟上。”

“……”

……

震荡四野的“投降……”声,喊的悲凄,喊的心寒,传不到大兴阵地,影响不到他人,自己不感觉丢人就行。

日军有懂中国话的,谨慎的日军老兵军曹还是没在意中方要投降的要求,少佐忍着杀心,想抓这些俘虏回去将功抵过,这次战损还是落人口舌。

又是一颗照明弹,十余日军战术压进。

少尉排长呕着血,希冀的道:“等下老子先开第一枪……”

“长官,还是我来吧,我枪法准,你都快断气的人了,消停点,第一个这个人头算你的……”

“呕……好。”

日军在接近,到几十米就光喊不动了,语言不通是硬伤,不耽误猜想日军是要这些中国军人丢了武器站起来。

“啰啰嗦嗦的鸟语,也不再过来点……走好喽,兄弟们……”

突然爆发短促的一阵枪声,引来一阵子弹入体。

还没死透的少尉排长问道:“手,手榴弹……”

在颤抖着执拗压子弹的回道:“没了,见好位置,没忍住丢出去了……”

“操……给老子来一枪……”

士兵喷着鲜血勉强拉动枪栓,没好气回道:“都快死透了,消停点,自己快点去死……老子好容易才能再打一枪……”

少尉排长望着头顶刺目的照明弹,瞪着眼,留恋光明,又万念成空,期待最后的黑暗。眼里飞来几颗黑影,没落下时听到身边叭的一声打出去一枪。

在爆炸里翻滚,被撕碎……

少尉排长最后的念头居然是,那狗日的挣到了一枪,不知道打中狗熊没有……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