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幸运霉运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454字
  • 2022-05-14 17:58:31

无月,夜黑。

日军炮阵外围,地势高点的地方,都派了侦查小分队去预警。

接近的路都不见,哪来的偷袭,更没有时间慢慢摸过去。疑兵,人手一个火把,拉开一点距离跑步行军,给日军一个假象,我们过去了一大队的兵力。

日军最外围小分队不敢聚集,还是在黑夜里潜伏,怕出现防守漏洞。

炮阵探前的防御部队,只能快速后缩回来固守,没办法去前面建立简易工事,再把炮兵阵地前移。

在炮兵阵地远处,我们按太子爷交代的战术,三五成群的组合,火把在各自靠近前,一个个熄灭。

一个个战术小队,在漆黑的夜里,听着同伴前进的动静,真正的摸爬滚打,向着有亮光的日军炮兵阵地而去。

“太子爷,我们打哪里?”

这时候,长虫手里的手电筒熄灭,塞回了地图包。太子爷和长虫,道爷和我,还有少校参谋和四个学生兵,我们这一队是人最多的了,可是只有太子爷是全能,道爷是神仙,别的都毫无夜战经验,一点不懂。

黑夜只有恐惧,跌跌撞撞路都走不了。

“有钱,过来拽着班长衣角,别跟丢了。”害怕日军的伏击,害怕日军的冷枪,害怕踩到传说中日军的地雷,害怕黑夜里的一切,哪怕懂得挤一起死的会更惨。

高低脚,摔都摔一起,该死的连葫芦,那些学生兵与我和有钱连到了一起。快摔死都不敢出声,谨记枪口不杵地,堵枪口开枪炸膛得多冤。

少尉排长还是有经验,带几位士兵,接近小坡地,没有再盲目的前进。

按商量好的战术,这时候应该投掷手榴弹,把日军的隐蔽伏击攻击到明面上。

匍匐在烂泥草地上的少尉排长,在暗暗骂娘,没人带头去甩手榴弹,更别说开枪。

少尉排长紧张到发抖,咬咬牙把早已旋到后盖两个手榴弹,连着拉掉拉火绳丢了出去,抱着步枪就开始翻滚。

两颗手榴弹炸开,给了黑夜刹那的光亮。

黑夜给人迷失,我们一个个战斗小组,很多都散开不知战友在何处。

摸到小坡顶明显看到炮兵阵地的在苦笑,知道自己周围肯定有日军,不用想着爬回去,大气都不敢喘的不自觉的移动一点点位置。死定了,怎么样才能够本才是该考虑的事情,旋开手榴弹,开始等待,煎熬。

我们迷失在黑夜的士兵,心里建设多时的反应,手榴弹跟着第一声爆炸拉掉拉火绳,手榴弹刹那的亮光里,日军的铁兜近在咫尺,身边两侧很近的地方就有日军的机枪简易工事,有日军的单兵掩体。

几位连血液都凝滞的士兵,在吓呆了一秒后,呲呲响的手榴弹更是提醒死亡就在身边,抬手就向身边日军丢了过去。

鬼子有反应快的在嚎叫手榴弹,连忙翻出隐蔽位置,连续翻滚后抬枪就射。

这次幸运在我们一方,几位猛士爬进了日军小分队内部,日军在自己简易机枪工事和单兵掩体前面插的细尖木棍和丢的空铁罐头没有触及。

手榴弹炸乱日军阵型,互相用步枪顶着对射一枪,嚎叫着互相把刺刀送入对手体内。

坡地下方的我们,在少尉排长歇斯底里的命令下,散兵线冲锋射击,对着坡地上一切有动静的地方射击。

我暗自嘀咕:“出手真快,我机枪都没架好就结束了。”

我衣角挂着一串跟屁虫,轻声喊:“道爷……你在哪啊。长虫,长虫……你个死人啊,手电筒闪两下不会啊。”

我现在不担心小坡地有鬼子开枪打我们,知道都冲上去了,上面已经没有鬼子的嚎叫,带着这些学生兵我就不敢带着冲上去凑热闹,怕这些学生兵别上去把自己人干掉。喊半天没人搭理我们,气的我都想让有钱去点火把,坡地上手电筒在一闪一闪的打扫战场,在太子爷指挥下手电筒用军大衣向鬼子方向避了下光,让亮光不会那么明显。

“机枪架上,快快,等下尽可能的把子弹打出去。”

我刚刚赶到就听太子爷在命令,忙回道:“好。”

“你好个屁啊,没跟你说话,你自己找个地方去架机枪,道爷去跟着他。”太子爷直接怼的我哑口无言,我不生气,太子爷的命令听了就几乎会没命,反正我没要听他命令的自觉,又不会枪毙我,理他干啥。

“道爷,走,我们到那边去,离他们远点,打交叉火力……”

道爷腹议,还交叉火力,说的那么的高级,怕死离这里机枪远点才是真的吧。

“有钱,跟上。”我叮嘱完有钱,又问道爷:“那是鬼子机枪吧?”

“嗯,鬼子的机枪,歪把子。”

日军的机枪简易工事,被丢了颗手榴弹,刚才的战斗,没起到什么作用,机枪也没有损坏,那少尉排长要亲自操作,现在在收集日军的子弹等下使用。

歪把子,大正十一式轻机枪,鬼子自己又叫一一年式轻机关铳。枪托为了便于贴腮瞄准而向右弯曲,所以在中国被我们俗称“歪把子“机枪。

日军强调步、机枪弹药通用的同时,还强调步、机枪供弹具通用,步、机枪同弹药、同供弹具,打开一箱弹药,步枪手可以直接使用,机枪手也可以直接使用。战斗中,可以把步枪手的枪弹收集起来供机枪使用,机枪坏了,或为了节省弹药,可以把剩下的枪弹分给步枪手使用。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就是为了这种理念设计的,奇葩的弹斗设计,用一排排的弹夹子弹供弹。

少尉排长指挥几个老兵帮忙把简易工事的沙袋垒过位置,在几人忙碌的时候,少尉排长架起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对着前方的黑暗,他的勤务传令兵充当弹药手,给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弹斗填弹药。

“你们三个学生兵,跟着我们的少校长官在这个位置吧,我到旁边去一点,别把你们坑喽。”我忙找神仙护驾,道:“道爷,有钱,我们到那边点找地方。”

“好……”

“是,班长……”

小坡地,依靠看到日军炮兵阵地光亮,找寻了个位置。

我不管不顾趴下,把捷克式轻机枪枪管就压地上对着前面,两脚架那玩意不敢用,没家伙事挖个掩体只能这么凑合。

“道爷,帮忙听着点动静啊,我可不想跟这伙鬼子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听着呢,你这样机枪怎么打,一开枪机枪口乱晃。”

“要你管,子弹打出去就叫火力压制,太子爷教的,你有意见啊。”什么掩体都没有,架机枪不是找死,找死的事情不可能干,到时候把子弹突突出去就好,黑灯瞎火的给我放心打也没准头,枪法就是一通突突,命中这个问题,完全靠信仰,祖宗保佑呗。

“好吧,你赢了。”

“有钱啊,还是你听话,把那两个弹匣给我,离班长远点。”

拿弹匣给我的好有钱回答道:“好的,班长。”

“有钱啊,等下带点耳朵,长官喊你跑,就赶快跟上,你和道爷带着的火把千万别丢了啊,带好,跑路时候看不见别把自己摔死。”

“跑?”

“你妈,还没开打你又想着逃跑?”

“你师傅的,不跑等死啊,反正就是为了拖下鬼子后腿,干嘛就要送死?”

“操……”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