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日军夜袭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23字
  • 2022-05-14 17:58:08

日军第二十九联队一个大队,此前被多门师团长派来压阵,在滨本大佐的要求下,利用初步抢修到可以行军的嫩江大桥,支援到嫩江南岸。

滨本大佐决定亲自率领这支生力军,发动夜袭作战。

第十六联队滨本喜三郎大佐和第二十九联队平田幸弘大佐本来就不对眼,此时乘平田大佐不在,顺利接过这个第二十九联队一个大队的指挥权,还能不往死里利用。

午夜时分,夜黑风高,准备妥当的日军开始突袭。

我们中国军队有前沿哨兵,虽然不会被偷袭,这种突然的袭击还是难以应付。

大兴主阵地守军在黑夜里需要防守各自阵位,形成不了互相的支援,都怕日军的进攻是佯攻,自己阵地前面会冒出日军突袭。

滨本大佐选择的进攻点在大兴主阵地和右翼阵地相连的一角。

岚岚升起的红色信号弹,指引了日军炮火轰炸的方向,日军在踩着炸点后面冲锋。

三八式步枪消焰消烟很出色,这时候有了天然的优势,照明弹熄灭时的黑夜里,日军冲锋的更顺畅。

战斗形势让滨本大佐很欣慰,中国军队在拼死抵抗,最后没有机会溃败下去的中国士兵,打到肉搏拼刺刀。

无奈的中方指挥官断尾求生,只能在日军的炮火延伸下,逐渐后撤,阵地纵深在一面倒的战斗里,最大的作用就是有坑道可以撤退,保存有生力量,等待天亮后与友军配合反击。

炮声震荡四野,扰人清梦。

“妈的,死鬼子没完了……”我睡眼朦胧的爬起来,走出防炮隐蔽处解决下个人问题。见远处草原的日军炮兵阵地,不停的发射炮弹,炮弹呼啸,打到我们中方阵地剧烈爆炸。

一条粗壮的火线刺入我们的防线,还在枪炮声中挺进。

外面真的冷,除了天气冷,还怕冷枪和流弹。

现在理解这几天老兵们话说的在理,新兵怕炮,老兵怕枪。

炮击,那玩意真到头上没法躲,等你听到炮弹呼啸时候,第一批炮弹已经在爆炸了,说白了看命。老兵遇到日军炮击不会如新兵一样,腿软或慌乱的乱跑,懂得第一时间寻找躲避,情况无奈也会第一时间卧倒,生存机会比新兵大。新兵遇到炮击没什么好怕的,早吓傻了,怕个鬼。

老兵怕枪,死鬼子枪法精准,不自觉就被瞄了。

回了防炮隐蔽所,顺过好有钱在喝热水的饭碗,吹着碗沿慢慢喝,享受着肚子里的温度。

“我没感觉错吧,鬼子真的又开战了。”道爷说着胡话,丢了根烟给我,好有钱忙着来点火,这些学生兵不知从何时起,也无师自通吞云吐雾。

“那大眼撸子扔了吧,没有这手枪子弹,带着不累啊。”好有钱大眼撸子就只有一个备用弹匣,看着来气,差点被好有钱的这手枪坑死。

“还有一个多弹匣的,我能带的了。”好有钱对用过的大眼撸子有了感情,不舍得丢掉,让那三个学生兵眼里的希翼之光刚亮就灭了。

“有钱,你去用班长我的马四环,你那枪别要了,班长的那可是好枪,外国进口的。”

“真的?”好有钱欣喜的道:“谢谢班长……”道爷嫌麻烦说几次了,哪有人打仗背两把步枪的。

我看着捷克式轻机枪伤心,这玩意应该是砸我手里了,吐了个烟圈,与道爷道:“田芽子和六爷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医生是有真本事的。”道爷嘴里说的没事,表情如我一样担心,兵荒马乱的,不知道他们找到医生没有,担心死个人。

太子爷和参谋进来就命令道:“检查装备,准备出发,快,快……”

“起立……立正……”

我们这些士兵无奈的起身,检查着装备,军令如山,你能咋的。

我肩膀头撞了下道爷,与道爷轻声诉苦:“太子爷这又是作的什么妖啊。”

道爷目光看着学生兵们,看他们有模有样的检查,喃喃回道:“你有什么真没说错,有太子爷这种兄弟,真是伤不起。”

我给了道爷一个赞许的目光,要辅助。“道爷,机枪先帮我拎一下,我一身酸痛的很,不得劲。”

“我……我刚说错了,应该说,我有幸认识你们,真是我师傅坟地没选好。”

小阵地,除了我们这二十几人,驻守的某连也支援了我们一个班,让我们凑成了一个小排。

“快,快……这群鬼子太大胆了,我们去阻击他们后援。”

我依着我们那种关系,大胆的提出了疑问,反正又不会枪毙我,问道:“太子爷,能不能行哦?那草原上呜呜泱泱的鬼子和二鬼子,我们去塞牙缝也不够啊。”

“我们在包围那群鬼子了,我们帮忙去抢点时间。”

得,又是那种危险之极,几乎送命的任务。

太子爷在我们小高地的高处,用望远镜看到大兴主阵地长长的行军火把线,也看到萨布力骑兵团在向那群鬼子一侧阻击了过去。

日军利用了黑夜,占了天时,杀穿了中国军队的第二道防线。

我们中国军队利用地利,草原鬼子的视觉盲区,秘密调动了兵力。

马占山在大兴阵地,抓耳挠腮的等着汇总来各种信息后,火冒三丈,日军这是欺人太甚,拿中国军队当豆包,敢用一个步兵大队就这样大咧咧的杀入我们军阵。

马占山在地图上“堪舆”谋划后,令第三道防线派出两个团,直面日军前锋,现在的三个团,从两侧和这个大队后面各用一个团去包围,准备一口气吃掉这个日军大队。

马占山开始命令军队,开始放水,看情况抵抗,不要有重大伤亡,按命令集结。

以迅雷之势,把日军穿过的溃口堵住,各部去到指定位置形成包围圈,等第三道防线的兵力运动过来,把日军赶进包围圈。

滨本大佐带着自己第十六联队近卫队,亲率第二十九联队的这个大队,顺风顺水的一路向大兴车站攻击过去,有下属提醒也毫不在意,攻占到位就是军功,大日本帝国皇军战力无双,滨本大佐要以点破面,天亮后就全面进攻,功于一役。

我们这个排没有去那个溃口,太子爷领着我们直接下来小高地,向日军炮兵阵地方向摸了过去。

我问道爷:“我们走错了吧?怎么摸进草原。”

“不懂,懂了我就是长官了,你自己去问太子爷啊。”

“问个屁,长虫的混蛋用那什么手电筒,也不知道照顾下我们这些老兄弟,马屁精。”

“……”

“道爷……”

“……”

“你说我等下打一梭子就跑,会被枪毙吗?”

“你妈……”

“学道的人不许骂人。”

“……”

“用这玩意开打,我感觉我活不过三分钟的。”

“别怕。”

“还是道爷体谅。”

“道爷给你埋个风水宝地,选个好方位。”

“你妈……你师傅他大爷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