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狼与狈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58字
  • 2022-05-23 09:38:47

防炮洞突然湧进来很多的担架队民夫,差点把里面堵住,在手慌脚忙的转移伤员。

“快撤退,前面顶不住了,命令退去大兴阵地右翼。”

“快,快……能带的赶快带上……”传令兵喊过民夫把弹药箱抗走,清理防炮洞里能带走的一切。

我正在向没弹匣的九龙带弹袋里塞子弹,好有钱把田芽子的九龙带穿戴好了,也在压驳壳枪子弹,急的差点哭出来,道爷忙给这孩子帮忙。

田芽子的驳壳枪被我和好有钱分掉,我把驳壳枪的短弹匣都检查好,按习惯把右手边的驳壳枪上膛调到单发。田芽子马四环步枪归我用,我把枪膛里残余的子弹退掉不要,在弹药箱里又拿了几排子弹,多的放口袋,一排子弹压进枪膛,上膛后把保险板到右边关闭保险。

好有钱急的冒汗,又喊道:“我步枪也丢了,咋办?”

太子爷道:“去墙边随便拿一把,快去,子弹我们给你拿来,拿了枪先挤出去。”

“是,长官。”墙边竖立不少把伤兵留下的辽十三,在传令兵收拢起枪械前,好有钱忙去拿了把步枪,向中间向后的出口先挤了出去。

太子爷在嘈杂里喊:“准备好了吗?”见我们点头,领着我和道爷就出防炮洞。

好有钱被长虫看着别丢了,望见我们,赶快过来汇合。好有钱见面就问:“长官,我子弹呢?”

我没好气的骂:“子弹,子弹,子弹能吃还是咋的,跟我们赶快跑。”这倒霉孩子,什么时候还在纠结这问题,日军见阵地后有一路火把,已经有一门炮在向火把路发射了几枚炮弹,恐吓性炮击。

军大衣那些杂物我们嫌麻烦,根本就没要,那些东西会有担架队的民夫去收拾,我们胳膊上有红十字袖标,不缺东西用。

太子爷带着我们离火把远点,用着余光,快速的前进,也不在意脚下的泥泞。

草原,有了落雪,现在还没有特别冷,行人一踩,泥泞的过份,遇到松软点的地方,成了沼泽地,幸好长筒马靴做工好可以防水。泥泞的非常好,我摔一下,裤子的湿漉有了完美掩饰。

到了大兴阵地右翼,我们还是跟担架队去大兴主阵地的后方营地,我们身上的绷带跑松了,迫切需要去修整更换。

第一道防线在天亮前被日军占领,第一道防线的士兵都向大兴主阵地的两翼撤退回来。

日军过嫩江集结,在稳步展开,这次没有莽撞的对大兴防线进攻,在稳步推进。

这次滨本大佐不再讲究什么日再食,直接在残破的中国阵地埋锅造饭,让一队队士兵用饭盒装上吃的饭食再派出去,多么痛的领悟。

日军和伪军全体出动,8000余人,轻重武器和后勤物资及弹药陆续过江。

日军清扫完中国第一道防线,稳步推进,前锋赶跑中方几支侦查队,打破中方利用地利溪流的小股部队阻击,越过五桥,建立炮兵阵地,拂晓就对大兴主阵地开始炮击。

飞行的炮弹击碎飘零的雪花,在大兴阵地炸起一个个橘红的涟漪。

我和太子爷早换过新军装,我是军装又湿又脏,还破破烂烂,太子爷是要干净,长官特权。

在炮声中醒来,恶梦一场,差点吓尿。出了窝棚见到,营地更加繁忙,士兵成群结队,各种弹药物资在等着一批批补充进大兴阵地。

“太子爷,怎么这么多兵?”

“步兵二旅,吴德霖团,在等日军炮击停。”

日军在猛烈炮击,消磨大兴阵地战意,利用炮击抢来的时间排兵布阵。

“全集结在这里,不怕鬼子飞机啊。”

天亮后日军就出动了飞机,在侦查和压制我们运输物资支援大兴阵地,民夫运输队和担架队,吃尽了苦头。

我在半醒半梦间,听到过飞机声音,恶梦里飞机差点就把我吓尿,飞机真是噩梦。

太子爷翻白眼气急败坏道:“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的兵,运气好呗,胆子大,不怕飞机呗……”日军是知道我们这后勤基地的,分散的后勤人员,没有明显的物资集结,只是处置伤员,没有什么大的轰炸和杀伤价值,飞机都是一飞而过。

“太子爷,我们别去前线了,就在这里救救伤员吧。”

“别怕死,能出点力杀一个鬼子也是好的,多少人想来参战还来不了呢。”

“怕个屁的死,才打了两天,我们能动的都没几个了,就我们几个,还都是一身的线头。”伤口麻木,牵扯包扎的绷带,极度不适,一点刺痛告诉我们,身体的主人是何等的幸运,活着。

在帐篷的背风面,一泻千里。一队队的士兵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补进大兴阵地,插肩而过的士兵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寒颤后的我,甩了甩被打扰后湿淋淋的手,口袋里的红十字袖标套上,没这玩意太不方便。

回窝棚后,见道爷找回来的参谋们,在捧着海碗,呼啦白菜羊肉汤泡锅盔。

道爷永远给力,参谋们在同伴猛掉了一位后,终于有所收敛,老老实实的做战地护士,顺带做好观察员,在阵地靠后的防炮洞让道爷寻问找到。

参谋们脏的只剩人形,饥肠辘辘的狼吞虎咽,还要接受太子爷的问询。

话题太高深,太子爷问话咄咄逼人,热食吃的参谋们额头冒汗,热食的贪婪和回话的局促,更是看着就可怜。

口袋里香烟拿出来和道爷一人点了一根,香烟和洋火留在参谋们身旁,就和道爷出去透透气守门,好有钱留着那里认真的听,好新奇。香烟舒缓紧绷的压抑,不远的大兴阵地枪炮声骤急,营地担架队有组织的向大兴阵地支援,准备运送伤员和运送回来烈士遗体。

日军飞机轰炸响彻云霄,方圆十里地都能听到轰隆隆的声响。

苍茫大地,万物凋敝,人类在杀戮。

为地盘,为物资,为种族,为一些人的权利欲望,为各自的正义,其实就是征服,征即杀戮,杀戮到一方服输为止。

不到一亿人的日本,是杀不光中华四亿多人的,那,就只有征服是唯一的选择。不到一亿人征服四亿多人,怎么征服?羊群规则,领头羊最后会把羊群自然的领进屠宰场。西北军赶出北平紫禁城末代皇帝溥仪,成了关键。

“九一八”事变的主要策划者坂恒征四郎,石原莞尔等在沈阳秘密举行会议,土肥原贤二提出了建立以日本为盟主的“满蒙五族共和国”的计划。

11月3日,土肥原贤二前往天津,溥仪住处景园,劝说溥仪,不达目的后诬陷恐吓。

此时11月5日上午,溥仪在日本方面和清朝遗老遗少的劝解、蛊惑、恐吓下,接受命运。清朝遗孽开始在日本的资助和谋划下,准备收买暴乱分子以制造暴乱,方便溥仪出逃。

日方需要一个过渡的统治政权,清朝遗孽需要一个虚假的荣光。

狼与狈,谋划中华,向中华大地狠狠的插上一刀……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