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将砸锅进行到底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81字
  • 2022-06-10 19:47:56

枯黄草原,鼢鼠和土拨鼠挖的洞坑星罗密布。

鲜血肆意喷洒枯草,有些血流向地洞,冲锋的我们很容易避开,后退的日军就很有意外。

我们跟着右翼连前进,只有道爷跟着太子爷用步枪远程射击,也没什么机会射击,右翼连在前面挡住了射界,老护卫带着田芽子和好有钱补枪。

简易营地,日军和伪军溃散,留下海量的辎重。这里有一条小溪流,可以方便取水,营地只能设在这里。几个小时前,在前方同样为取水方便设的营地,被中方一门克虏伯好一通炸,滨本大佐气的差点背过气去。中军已经有中国军队在突击,吸引了防御重心,这后方本来安稳的很,又被突击。

这个营地日军和伪军不是不能打,是未知中国军队兵力多少,怕中方是来包围的,稍一抵抗,还是选择撤退,向大军靠拢。

十几具伪军尸体,我们也不好去补枪,怕补到自己人,这个连受伤掉队的会去补,不用我们操心。

“有钱啊,去,那有两个死鬼子,去补枪,打脑门,左胸。”好不容易见到俩倒霉的死鬼子,得去补枪,教好有钱乌鸦连的必备技能。乌鸦连就是收尸,打扫战场的,传统不能丢。乌鸦连的丧葬一条龙是副业,没什么值得称道的。

叭的一枪,好有钱脸色开始铁青,手不自觉的有点抖。我在旁边举枪瞄着,怕死鬼子诈尸。好有钱见我好严肃,叭的对另外一个补了一枪,漠然片刻,颤抖着发疯般的叭叭叭的连续开枪。

我大声命令道:“士兵好有钱,立正……稍息……换弹匣,拉套筒上膛,枪口向下警戒。”

“是,长官……”好一会,好有钱慢慢的回答。

“这鬼子是土拨鼠惹的货,脚卡洞里了,旁边这鬼子去救他,一起被打死了。”按太子爷说的死掉的鬼子才是好鬼子,就是好有钱补枪补多了有点恶心。

“有钱啊,别去拿那步枪,子弹不通用的。”好有钱想去换枪,听多了我们讨论日军三八式步枪,很眼热。

“不想被自己人打死就别去换枪。万一有听枪声就开枪的,你就危险了。”这倒霉孩子,讲了不听,还是想换,不吓一下不行。“等长官给你搞把长官用的这种给你,进口的外国枪,好使。”

“好,呵呵,谢谢长官。”

“哥,快来啊,快来烧东西,太子爷生气了。”

“来啦,来啦……催命啊催,那么多好东西烧掉,造孽啊!”

营地简陋,好东西很多,好多的大米,还有些大白菜,有不少杀好的羊肉,还有些瓶瓶罐罐。太子爷直接让大家搬柴火,卸篷布堆进去,看有菜油,把几个油罐子砸了进去,从烧火灶里借了个火头,就让田芽子去点火。

太子爷指了指那冒着饭香的烧饭锅,就去用望远镜观察战斗情况。我非常无奈,把驳壳枪拔出来,给那几口锅都来一个点射,换个新弹匣插回去。

“准备撤退。”太子爷开始吩咐我们道:“该烧的快点烧掉。”

不远处枪声开始稠密,可以预见右翼连长出师不利,被日军反击了。

“该死的,羊肉你们不舍得烧,就赶快扛起走,受伤的人,还不撤退留这里等死啊,快跑,被打回来了。”

“啊……”

“啊个屁啊,田芽子你要想吃羊肉就快点跟着扛走,学生兵,去那拿几瓶鬼子酱油。”

“是……”

太子爷拔出手枪,对着那堆瓶瓶罐罐就是一通爆射,让我看的神往,也跟着打了一个弹匣的。

“走,撤出营地,到那边等他们……”

乌鸦连,再一次落荒而逃,我和田芽子都扛着一头羊,好有钱拎着几瓶日本酱油,愉快奔跑。

……

滨本大佐本来想集中优势兵力,一个经典的三板斧把中国军队击溃,先出动飞机侦查、轰炸和扫射,炮火洗地,用迫击炮和掷弹筒对付中方火力点,再冲锋。

中方徐宝珍团长的战术太猥琐,不见兔子不撒鹰,等伪军和日军冲到眼前才突然展开火力,不论重机枪有几挺,捷克式轻机枪是多的有点出奇,火力点太多了点,关键还打完就藏起来。

中方太可恶,一门克虏伯毁掉日军做饭锅,无奈把辎重后勤转去大后面。不久前中方出动的骑兵,给了滨本大佐辎重援军一个突击,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中国骑兵,某个手欠的士兵,给了装满铁锅的大车一颗手榴弹。后勤营地又被突击,滨本大佐委屈之极,看样子中国军队是和日军铁锅杠上了。

几千人没吃没喝你能咋办,神仙来了也无力,滨本大佐和远矢大尉的遭遇何其相似,也在呕血三升。

后勤营地被突击,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滨本大佐忍住要把那讨厌的中方跳蚤小队消灭的冲动,开始组织撤退。

滨本大佐开始向嫩江桥靠拢,开始收缩兵力,开始把部队一步步撤退回嫩江南岸。

风水轮流转,下半场是中国军队主动出击,大兴主阵地的防御不能动,这之外能动的兵力,以小队模式出击的那是哪哪都是。

中国炊事兵都腰插菜刀,脱掉围裙,拿起伤兵的步枪,火急火燎的冲了上去,狗日的鬼子飞机,让炊事兵只能晚上在防炮洞做点热食,炊事兵成了半个闲人,这是被欺负了,得好好出气。

滨本大佐先把火炮运回嫩江南岸,重新摆开压阵,炮击支援,装甲车巡视四周,日军在收缩,只是苦了伪军,被卖在外围。

太子爷又带着我们和右翼连的去捞一把,向着伪军远远的射击。

太子爷望远镜仔细观察后道:“防守没死角,不出动大部队,没啥可能把日军赶下江。”

“长官,还能找个点去打一打不?伪军更该死,卖国贼……”右翼连长刚突击营地,打的忘乎所以,被日军领着大批伪军狠狠的打了回来,伤心了,对伪军有了深深的怨念。

“打,打个屁啊,你自己玩去,反正说什么你也不听。打那个营地,辎重都不毁掉,跑出去找罪受。”

“长官,听您的,您说咋打?”

“你自己随便打,别去靠太近,也别打太狠,懂不懂不重要,按我说的做,长官我累了,回阵地休息下先。”太子爷知道这时候日军防守很严密,别想捞好处,也确实累了,回去右翼阵地休息。

右翼阵地,远矢大尉的中队想着可以做个落脚点,没有去过份破坏。轻伤员,在防炮洞架锅烧水,下羊肉焯水,换过水开煮。

我们闻着羊肉香味,疲劳丢在脑后,用刺刀劈一根羊排,把鬼子酱油一淋,一口羊汤,一口肉,美味。

鬼子不咋地,鬼子酱油真是个好东西,下次就抢鬼子这玩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