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锅盔要背锅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33字
  • 2022-06-10 19:47:04

老护卫被弹片削掉了左手的小拇指和半根无名指,鲜血淋漓,捂着伤创忍痛皱眉。

道爷又急忙去给老护卫包扎,十指连心,老护卫疼的身子不停发抖。

田芽子自责得抓脑袋,好有钱见识到真实战场是何等残酷。

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太子爷指挥,队伍里大部分是老兵,不然一波就拼光了,一点撤退的机会都没有。侥幸的,是日军和伪军没有使用迫击炮和掷弹筒,火力全开的话,一点撤退机会不会有,一下没被炸死,也只能等着被补枪。

驻守的警卫排,没有重伤员回来,在十倍的敌军攻击下没机会。

远矢大尉听闻到讨厌的马四环枪声,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是滨本大佐的军令之下,重武器还是不好使用,就命令部下驱赶伪军开始不计伤亡的对拼。

大屋后跑进来进来一位东北军士兵喊:“后面在合围了,快撤,快撤……”喊过后又急匆匆跑回去,我们乌鸦连纷纷跳下架在院墙边的桌子板凳,带上伤员忙慌跟着跑路,被围住没有挣扎的余地。

见马四环们一触就想溜,远矢大尉是新仇旧恨,命令合围,要把这里的中国军队全部消灭,什么锅盔,吃饱喝足的大尉不需要在意。

太子爷在院子里命令:“快撤,向外面丢一轮手榴弹再跑,快,快……”

日军督促伪军在玩命冲击,战士们被压制,只能跳下板凳,向墙外丢手榴弹,跟着太子爷撤退。

门外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压近射击,打的院门弹孔密布,很多的手榴弹手雷飞进了院子,跟着响起日军大正三年式重机枪咯咯咯的怪叫。警卫连落后的士兵被穿过门板的子弹击中,被大正十年式手榴弹吞没。

我们架着伤员,道爷背着光屁股六爷,合围前冲了出去,再回头玩命的顶住缺口,接应太子爷他们冲出来。我们全部被日军和伪军赶出了村子,人都是懵的。一位在屋顶跳下来崴到脚的勇士骂道:“见鬼了,死鬼子枪法好准,不是跳的快,就留在屋顶了……”

“去汇报,这里有一支日军和伪军准备绕到我们后面,准备包围我们。”排长马上派了个士兵去团长那里汇报。

太子爷与我们道:“走,回营地,让担架队送伤员去昂昂溪……”

我们一群被欺负了的,落寂的向着后方大营地转移。

大营地在忙碌的转移伤员,日军的飞机盘旋而来,没有扫射攻击,在找寻那门从这个方向不时发射炮弹的山炮,这门山炮必须摧毁。让日军到现在饿着肚子作战的罪魁祸首必须找到,这是两架飞机上日军飞行员领到的作战命令。

在我们快到达营地的时候,营地不远处响起飞机的尖啸,俯冲投弹。克虏伯为了意外情况不影响营地,在营地外围,粗糙的隐蔽没有逃过日军飞机搜寻,暴露方位的克虏伯,被日军飞机炸毁。太子爷望远镜后面的脸色铁青,带着我们跑去救援,看还有没有幸存的士兵。

日军飞机完成军务,趾高气扬的飞回主战场。

大兴主阵地打的火焰翻滚,让日军飞行员中尉大针新一郎激动的嚎叫。飞行员是日军的宠儿,小中尉在佐官面前都能得到礼待。没有中方飞机来对战让大针新一郎感觉很可惜,又高兴见到地面中国军队在飞机下的惊恐。

……

远矢大尉不负众望,为日军抢到了锅盔,撤退的我们,不会注意堆在一个厢房里的锅盔才是目标,这些锅盔,成了日军的战利品。

伪军饥肠辘辘,想先饱餐一顿,这想法被远矢大尉制止谴责,锅盔担回去给滨本大佐安排。

滨本大佐见到那一摞一摞的锅盔,喜笑颜开的呦西,拿起一张锅盔又大骂八嘎,差点晕了过去。大锅盔上面是一个个日本旗,锅盔虽然是食物,可是日本皇军怎么能啃日本旗,日本旗怎么能吃下去。

我们在哀伤失去的战友,日军在看着锅盔发呆。

所有日军全傻了,全绝望了。

滨本大佐肚子里咕噜咕噜响,立令援军赶快出发支援,关键是带铁锅过来给军队做饭。

伪军已经在磨洋工,皇帝都不差饿兵,日军实在是太过份。伪军饿着肚子上阵,几口锅的饭没伪军的份,抢到锅盔又准备一点不给,日军自己藏起来吃独食,这谁受的了,撂挑子谁不会。大兴主阵地已经打的丢了两道战壕的一个防线,突然压力顿减。

……

日军出动7架飞机,数十门大炮,4辆装甲车,以伪军主攻,日军压阵,攻击大兴主阵地。战斗从开始就白热化,徐宝珍团长督战,命令先躲避日军炮火,等炮火停了,再回战斗位置,伪军冲锋上来先忍住,等冲到近100米再突然攻击。

日军和伪军的几次进攻,都被卫队团打退,伪军是冲的猛,死的快。

中尉大针新一郎的飞机,与那些日军飞机一样,低空飞行扫射,帮助伪军和日军终于冲进了中国阵地战壕。

徐宝珍团长命令卫队团拼死反击,双方士兵近战火拼,上了刺刀的步枪打到空仓挂机,来不及装子弹就用刺刀白刃战,顽强的卫队团艰难的拿回了阵地。

大针新一郎惋惜又气愤,又把飞机低空掠过大兴阵地扫射,被中国军队气愤至极的士兵们,用步枪机枪对打了一轮。

大针新一郎的飞机猛的剧烈一个晃荡,飞机挂上了黑烟。有颗仇恨又顽强的子弹,穿过了大针新一郎的大腿,打进了前面仪表控制盘。大针新一郎身体不听使唤,飞机也不太听使唤了,心胆俱裂的嚎叫:天皇万岁,天皇万岁……

摇摇晃晃的飞机让大兴阵地骤然响起振奋人心的庆贺枪声,一举把伪军和日军的进攻彻底打了回去。

泰来五庙子机场,为这次作战匆匆忙忙抢修起来的临时机场。在天皇保佑下的大针新一郎,飞机是回来机场,飞机一侧机翼着地,大针新一郎又被那狗屁天皇保佑了一下,幸运的活了下来,飞机死了。

消防员不管不顾,兜头给大针新一郎冲一身冷水,飞行队长长岭龟助大佐给这个又快冻死的大针新一郎说:“你是第一个被击中的日军飞行员。”听闻这话的大针新一郎彻底晕了过去,差点活不成。

我们在营地,救护送下来的伤员,忙的手上血就没干过,一直被我们的战士鲜血反复浸染,一批批的伤员被担架队从阵地送过来,又送去昂昂溪。

伪军被打的胆寒,张海鹏的精锐更是伤亡惨重,不管日军怎么督战,伪军就是踟躇不前。伪军们流传开日军的恶毒,伪军弟兄们抢到了很多的锅盔,被日军全藏起来,偷偷的吃独食,不说全部弟兄们,出力的弟兄们都没吃到一口,完全把伪军不当人,畜牲都不如,吃的一口不给,只想用枪顶着弟兄们去送命。

张海鹏已经把控不住自己的部队,日军见伪军有哗变的苗头,无奈下令停止进攻,等待援军送来大锅,全军用过饭再组织进攻。

徐宝珍团长不知原委,但是可以看出战场形势有了转变,支援来的萨布力骑一团,开始从两翼突击进攻。

大兴主阵地也主动出击,日军无视伪军死活,一通无差别炮击,把卫队团打回了阵地。

徐宝珍团长捂住受伤的手臂看着日军,嚎叫着还要拼命,腿部中弹的张竞渡营长把团长扑进了战壕。

日军炮火阻断轰炸,在向着阵地延伸……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