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太子爷要报复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490字
  • 2022-05-22 10:07:51

第二道防线,大兴防线,是以中间大兴主阵地为支点,两翼进行点式防御,很多小高地以班排为单位进行阻击,这样主带点式防御,发挥地形优势,两翼可以灵活的收缩和出击。

滨本大佐用飞机早已探明了大兴防线明面上的防御情况,准备好了三板斧,飞机轰炸,火炮犁地,再士兵发起冲锋,一战而下。按预定攻击方案,先一侧破点,再去攻击大兴主阵地。

此时,滨本大佐带领嫩江支队和伪军张海鹏部已集结运动到大兴主阵地右翼。埋锅照饭好不热闹,轻松的好似提前庆功。

一门75mm克虏伯山炮挂在两匹马拉的大车后面,一个炮兵小队伺候着,在张竞渡营长副官带领下,集合过来。

这门克虏伯山炮还是1929年幸存下来的,那时候大佬张学良想一展抱负,中苏打了一场“中东路战争”,只是结果不太好,我们溃败。

这门炮是徐宝珍团长留给张竞渡营长的,怕点式防御被一个个围起来攻打,让在紧急情况下使用,给被围的部队火力支援,打开一个缺口好突围。

太子爷遥遥一指,道:“快快,拉去那边的小高地……”

太子爷早就盯上这门炮,见副官去领过来,那是都不让马停的,直接就指引远处那个右翼小高地。

这个天气,在野外埋锅照饭,煮那一口口大锅,很费时间,在开始飘饭香时,克虏伯山炮安置好了。

“别等了,快点的,对着那煮饭的地方打。”

“那得最大仰角去打,没准度的啊。”

“要个屁的准度,就对着煮饭的地方,装填手准备好啊,最快的速度给他们来十发,打完就撤啊。”

“真打煮饭的地方啊?”炮长无可奈何,还以为是找到什么重要目标,指挥部,弹药辎重,最不济也是集合一起的目标,结果真的是打饭锅。

“执行命令。”太子爷不高兴,大檐帽后面目光盯着副官。

“好吧,就打那片,十发急速射。”

“是。”炮长用炮长专属的炮队镜去定好目标靶位,指挥把钢块垫上,强行调高射界,让几个装填手卸炮弹,搬过来10发放在旁边,让一个大汉士兵抱个炮弹准备。

“瞄准目标,十发急速射,放……”轰的一声,炮弹飞出去,克虏伯山炮被推的向后一坠,炮兵又忙的把尾坠抬起来,把克虏伯推回去一点,那边已经有炮兵在卸弹壳。山坡的土层松软,尾坠不能完全卡住冲击力。没人动作敢慢,开了炮,那粗劣的伪装作用就不复存在,怕日军炮兵报复,心提在嗓子眼。

这个小阵地有两个班,抹着眼泪在收拾家当,本来当家布置的阵地,想捞点好处,万不得已再撤的,现在看情况还是先跑吧,去旁边兄弟阵地混,这里是待不得了。

一发又一发,全打在那片低洼点的地方,十发炮弹,战果斐然,把那片地方炸烂,除了杀伤铁锅,炮长想哭。人可以卧倒,还可以跑,饭锅跑不了,那密集成排方便烧柴火的大锅,最后没几口是完好的,完好的也炸翻了,饭算是吃不成了。

滨本大佐傻眼,日军是日再食,忙碌到现在饭没吃上一口,来欺负人的被先上了眼药,没办法了,开打吧,喊过张海鹏让他命令伪军先上。

我们是帮忙护着车和山炮,两匹马拉着装了炮弹的大车,大车后面挂的大炮,大炮轱辘吱嘎响,想快也不能快,翻了炮架算谁的,现在太子爷可没地找门炮来赔。

10发金贵的炮弹毁了那几排大锅,原因就是长官啃的干冷锅盔,不想日军吃到热乎饭,炮长心底直骂娘。下了小坡后,炮长带着心爱的克虏伯,跑的飞快,不想再见到那过份年轻的长官。

“爽,把鬼子那一通炸,炸飞了不少。”前面我们大气都不敢喘,现在撤下来,六爷开始直呼过瘾。

田芽子是笑骂:“那么老远,你看个鬼哦。”

六爷强辩道:“我,我……我在长官望远镜里偷瞄到的。”

我们没去纠结怎么偷瞄的,我打趣六爷道:“六爷,你老吹你老猛了,看你子弹打那么不老少,鬼子干掉几个?”

“这个,这个,那肯定干死不少,记不清了。”

“哈哈……”

见我们笑话,不信,六爷求救道:“不信问道爷,他眼神好。”

“应该打到两个,死没死不知道。”

“六爷你那不行哦,你看我和副班长,那子弹打的撒沙子样飞出去,一撩一大片,不信问道爷。”

道爷很无奈,没见过班长打仗缩着脑袋撸枪的,撩倒一大片是真的,打死鬼子那是没看到,说破天也是不信,对我和田芽子这种讲究人不能打脸,只能帮腔说:“是撩倒不少,猛……”

“哈哈……”大家心知肚明,清楚道道,只是好话题大家闹一闹,心情真的压抑,身后的小高地已经开始起枪声。

小高地的两个班长,合计来合计去,还是觉得花了大心血构筑的工事,轻易放弃可惜。后面山脚下的小村子,乡亲们撤离战区,把能带的都带走,大门和横梁被乡佬长者拆下来送了周边阵地,捣毁窗户和大炕,推平了烧火灶带走了锅,更多的人家,让士兵需要什么去村子里拆。小阵地,有了乡亲们的期盼在,俩班长纠结之下,还是决定一个班在阵地防守,一个班分开守退路。

伪军被命令去向几个点式防御的小阵地进攻。伪军的迫击炮开始炮击,掩护伪军士兵冲锋,战斗从一开始就白热化,驳火,枪声四起,手榴弹炸响,卫队团士兵打出血性,后面一个班不管不顾又扑进阵地,辽十三枪声密集到零稀,最后几声手榴弹炸响后,阵地,只有成群的伪军。

太子爷用望远镜观察着周边的战斗,眼神凝重深邃,带领我们无奈的回大营地。

大兴主阵地右翼,几千伪军被日军赶鸭子似的,漫山遍野,向着大兴主阵地涌了过去。

日军火炮对着大兴主阵地,一轮炮火攻击后,还在几分钟给一炮,压迫卫队团守军的神经。

徐宝珍团长命令士兵注意防炮,敌军上来别急着开火,等靠近了再打,犹如张竞渡营长打彭金山骑兵,隐藏起火力点,然后一波猛烈火力。

滨本大佐忍着饥饿督促张海鹏伪军进攻,伪军的消耗滨本大佐不心痛。

太子爷早就把所有参谋长官和有证件的少校长官,派去了大兴主阵地以战地护士身份帮忙,主要是观摩。

我们跟着克虏伯回去大营地的路上,留在一个小村庄帮忙,帮忙处理大兴右翼撤退下来的伤员,再安排担架队送去昂昂溪。这里是后勤设置的几个中转点其中一个,在靠近大兴阵地侧后方一点,一个叫乌花头的小村子,这个村子还算保存完好,这里存放了很多从后方送过来还没有分发完的锅盔。

滨本大佐在忙碌,伪装成中方担架队的日军特务,送过来了情报,有限的情报里有重大利好,中方还有方便好吃的,难怪生龙活虎那么有劲。

滨本大佐一个呦西,命令吃饱喝足的远矢大尉现在立即马上给滨本大佐去抢吃的。焦灼到现在,大日本皇军可真饿得不轻,伪军伙伴?那个可能,也许不用太在意。

滨本肚子咕咕响,臆想着锅盔是如何美味,咪西咪西……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