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铁兜伤(90式铁兜)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14字
  • 2022-05-14 17:51:30

滨本大佐,派出三个中队打头阵。

进攻中方左翼前沿阵地的很顺利,已经打跑了守军,依军令,对阵地做了破坏就收兵归队。

中路对大兴主阵地的试探性进攻,没有占到便宜,已后撤修整。

攻击右翼的远矢大尉中队,久久没有好消息,到彭金山的骑兵中队大败而归,才让滨本大佐放下迷之自信。

嫩江桥已经完成了兵力的输送,集结的4000多人,有滨本大佐带来的一个步兵大队1000多人,还过来了张海鹏的伪军3000余人,在摆开兵力。

彭金山这种跑腿货色真是丢人,一个多中队骑兵200余骑,捡人头都能被打没一半,让滨本大佐很生气,命令把这支残兵赶快派去修路做苦力,太影响士气,关键是影响滨本大佐的心情。

在嚣张跋扈的滨本大佐看来,对战中国军队,应该和这段时间一样,亮亮肌肉,大日本帝国军人去冲杀一阵,中国军队很快就会抵抗轻微,不是撤退就是四散逃命。

进攻大兴主阵地左翼不考虑,那边地形江汊多,不利于行军,中路直面大兴阵地,江汊的影响可以克服,还是决定以中路佯攻,先取大兴阵地的右翼,再战大兴主阵地,那样就没有羁绊。

又一支张海鹏的伪军中队被派了出去,去扫清中国军队第一道防线。

远矢大尉太不给力,战后得训斥,滨本大佐如是想。

太子爷带了一个排,向着大兴阵地撤退,里面本地兵领路,撤了一段路后,太子爷用望远镜真的看到日军的侦查小分队,这时候太子爷对这些鬼子没一点兴趣,打不了,接战就会被咬住,马上就会被围住吃了。

太子爷让本当兵领着这个排,用一个大弧形跑路,避开了那些侦查。

到临近中午时分,才跑回大兴阵地,一个半小时的奔跑,一排人都跑吐了,一个个歇气的时候身上热气喷薄,从头到脚硝烟泥灰,就眼睛那块用袖子搽了点干净地方。

远矢大尉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攻占了中方第一防线的右翼阵地,彻底松了口气,这半天过的跌宕起伏,几次差点切了腹,总算熬过来了。没什么考虑的,准备埋锅造饭,继续修整,那什么伪军又来啦,快快的赶开,又想来坑皇军,还想来抢功,说破天,都甭想来蹭饭,皇军家也没有余粮。

远矢大尉换过了士兵的军服还是冻的不行,寻到了防炮洞就躲了进去,一摘铁兜,嗷一嗓子喊的惊天动地,铁兜里冻结的头发撕下了几缕,头皮渗血,对长官来说,妥妥的重伤,还有下面本就不大的玩意被冻的更是忧伤,这得算重伤员,肯定没跑的。

“快,让士兵注意,铁兜不许摘。”指挥官的天性,喊身边的曹长,赶快去阻止士兵现在就摘钢盔。

现在日军使用的是90式钢盔,在1930年开始列装,日军叫铁兜,到后来1932年才正式更名为铁帽,钢盔在日语里也就是铁帽的意思。

90式钢盔采用碳素钢制作,厚度1mm,全重1公斤,能有效防御火炮破片伤害,前方还印上了醒目的黄色五角星,是日本陆军的星徽,海军的印有锚状标记。

远矢大尉的命令很及时,有军曹看到防炮洞,找到了办法,在防炮洞架火堆,让士兵去防炮洞温暖的场所,边烘烤解冻,再摘下铁兜,毫发无伤,得到了英雄般的赞誉。可惜的是远矢大尉不好意思去上报这丢人的小伤,军官帽被江水浸湿没法戴,戴铁兜受伤,没办法解释。

日军铁兜伤,就最早最可能被重视的机会消失了。

远矢大尉中队,需要送的送走,张海鹏又支援来的伪军中队,饭没蹭到,被当成民夫使用,也算功劳了。

远矢中队,终于舒缓了口气,坐等饭熟,日军实行的“日再食”,一天两顿,上了战场是饭没点,早就前胸贴后背,不是中国军队撤退走,都准备去大部队混饭吃不打了。

日军习惯吃大米饭,支起的大锅,煮的饭香四溢。日本兵腰间挎的猪腰子饭盒,一走一晃荡,今天打仗的时候,饭盒的声响害人不浅,现在也不嫌弃了,都端着饭盒眼巴巴的等。到时候用饭盒装饭,吃的时候,手搓巴搓巴,包上几个咸豆子捏成饭团,大冷天吃口热的是真难得。

远矢大尉的战报带去给了滨本大佐联队长,遇支那军队主力,现已攻占支那阵地。

滨本大佐把4000余部队,推进后摆开阵势,开始让军队埋锅照饭,准备吃好饭就开始对中方攻击。

……

太子爷寻到我们,见大伙手指都指着我,过来就是拿脚踹。踹完就下不为例,还能咋的?

“真的以为都要撤的,再不走没大车拉东西了……”我弱弱的解释令太子爷无语,转过头拿长虫出气,骂道:“不知道3米之内是吧,再犯一次开除。”

“东西多,不跟着大车我背不了。”长虫局促不宁的回答引来了太子爷的暴打,士兵只要回答是,还有脸解释,看的我们一脸同情。

“欠收拾的,走都不喊长官,让长官这一通跑的,一身臭汗还没地洗澡,去找热水去,长官要洗澡。”

长虫喃喃解释道:“营地没热水,说是怕招鬼子飞机,白天不让烧火。”长官命令是得听,得完成,可是这个难题,那啥做不到啊。

“那意思就是这个还得继续啃?是吗?”锅盔太费牙。

“……”

“奶奶的,饭都吃不到一口热的,还有天理吗?”

“……”

“望远镜。”

“是……”

太子爷很生气,被撵了一路,战场硝烟灰尘十足,汗气一冲,这天气里都开始结块了,实在有损太子爷的形象。别说没热水洗澡,喝的都没一口热的,硬啃冷锅盔,这就太难受了。太子爷不好过了,就大家都别好过,谁都别想舒畅,太子爷都喝不到一口热水,你还敢埋锅造饭,这不能忍。

营地在大兴主阵地右翼子阵地的后方不远,营长正在安排修整,战斗过程已经让传令兵去向徐宝珍团长汇报。阵亡的士兵需要登记安排下葬,轻重伤员需要担架队民夫送去昂昂溪救治,心疼到滴血的机枪连需要补充老兵。

张竞渡营长很忙,还有那带着一群少校装战地护士的骗子领队来打扰,对着年轻的过份强扮大佬的太子爷吼:“什么,要野战炮?没有,你当野战炮是步枪啊,由着你要。野战炮我没权力调用,需要团长首肯。”

“别急眼啊,张营长,先听我说几句。是不是日军马上要进攻了?”

张竞渡营长脸色铁青,没时间搭理。

“一门就可以,现在这个点日军刚好埋锅照饭,去炮击,不需要多大杀伤,让日军没办法安心吃饭就可以了,这样对马上开始的对战有好处。”

“如果再调给我几门迫击炮就更好了。”

张竞渡营长沉默半响,道:“野战炮没有,那个炮兵团才有。调一门山炮给你,加一门迫击炮,别糟蹋了啊,打完记得还给我。”

“肯定还,一起战斗过的交情,张营长放心好了。”

“……”

“真的,我就指挥去骚扰一下,骚扰完就连炮带人马上还。”

“好。”张竞渡营长叫过旁边的副官去安排。

“谢谢啊,速度要快啊,不然鬼子饭就要煮好了,他娘的,让老子没饭吃啃锅盔,你也甭想吃饭。”

营长大人突然,有点不想把山炮借出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