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太子爷的跑路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449字
  • 2022-05-22 10:07:30

右翼连长此时麻爪。

过来指挥的营长,命令了机枪连和迫击炮小组撤退,忘记给连长撤退命令。

营长来时领到徐宝珍团长命令里,没有右翼阵地的相关命令。连长坐辣啦,前有小犬,旁有饿狼,生吞活剥的节奏,一点都不美好。

日军进攻,进攻中方大兴阵地,不会留这些前沿阵地在的,虽然这些地方兵力不多,放在后面总是不稳定因素,必定会先拔掉这几颗钉子。

现在去请令已经来不急了,最后的军令是防守一线阵地,现在撤还是不撤,太难抉择。

被连长眼巴巴看着的太子爷没好气的喊:“死就死呗,多大点事。”

“……”

“没军令撤不了是吧,那你留一个排给我吧,你带其余的横线撤退走,躲起来,找好机会再咬日军一下。”

“横线撤退?不算逃跑吧?”长官就是高,再怎么说总是第一道防线,阵地留了士兵守,面对不对等的日军进犯,没守住不算严重失职。

“屁话真多,干不干,不干我就先走了啊。”

“那留一个排给长官您指挥,我带弟兄们先到向那边走远点,藏起来,等机会回来摸日军屁股。”

“嗯,这里没地雷,炸药包有吗?”

“没……”

“那留把机枪给我们,手榴弹多留几箱,你们先撤吧,偷摸着点,别让日军发现了啊。”

“是,长官。我现在马上去安排。”

少校很好奇,问:“长官,我们不走吗?”

“向哪走,按时间算,后面肯定有很多日军的侦查小队,我们两个去送人头啊,见鬼的,谁把我们士兵带跑喽。”

“这里守不住的啊,死地。”

“知道啊,不要点手下来,我们怎么撤退,路上随便一个侦查小队就把我们俩干掉,怎么走?”

“可是……”

“可是个屁啊,知道那连长有防守职责,先帮他防守一波啊,到时候我们就领兵后撤。”

“……”

“你现在去检查我们这个排士兵的弹药配给,要两个基数的子弹,一个基数留着撤退,一个基数子弹必须再防守时候全部打出去。”

“是。”

“一个士兵留两颗手榴弹,多的手榴弹防御的时候全部快速的丢出去。”

“是。”

“必须打退第一波的进攻,我们撤退才能不被直接咬住走不了。”

“是。”少校接完军令,忙着去安排,心慌意急。

连长安排的很快,带领余部一下就遛的没影。

右翼阵地战壕,太子爷喊:“弟兄们,等下带你们寻条活路,按命令做就可以了。”

“……”

“别怕,长官我都在这里陪着你们,怕啥?”

“哈哈……”

“不怕……”

“等下按你们排长安排的去打,到时候听我的命令,长官我是来带你们立功的,打起精神来,狠狠给鬼子来一波,教他们做人。”

“是……”士兵们精气神回来了,不是送死的任务就好,大长官都在那里,大长官虽然年轻的过份,可那大檐帽可是将军帽,将军都在陪着搏命,小兵不能做怂包。

“机枪,去,给前面芦苇里一梭子,打完换地方啊,长官可不想换机枪手。”

“哈哈……”一群人直乐,玩个机枪,瞧你得瑟的,现在机枪就这一把,招子弹就问你怕不怕?

哒哒哒的一梭子连发,打进芦苇荡。

太子爷怀表开合,心里计算,等了片刻后,命令道:“一个班,三发急速射,别慌的打到空仓挂机,犯错的马鞭10下,战后处罚。”

叭叭叭的一通辽十三,就问鬼子怕不怕?

“退弹啊,重新压一排,这还要我教啊。”

士兵咔咔退子弹,一个桥夹压满弹仓,大长官就是不一样,别人怕鬼子进攻,大长官是鬼子不来都去调戏,要鬼子快点来。

……

远矢大尉换掉军官服,才算把命捡回来,武士道也顶不住这江水浸透的军服,打着哆嗦听战损报告。

曹长报告,阵亡四十五个,重伤等死的十二个,轻伤四十六,小伤满营不用数。大正十年式掷弹筒损毁半数,还剩5门完好,大正十年式手榴弹还有很多,弹药还算充足,大正十一式轻机枪损毁一挺,故障一挺在修理。

远矢大尉抹着眼泪,无奈,让曹长去重新安排老兵去使用掷弹筒和机枪,死的很多是掷弹筒和机枪手,机枪手还能凑合,掷弹兵不经过严苛训练,是打不准火力点的,金贵着,心疼的难以呼吸。

中方太狡猾,敢对大日本帝国军人开火,还打伏击,不讲武德,机枪比日军中队都多,掷弹筒又被中方的迫击炮后发制人偷袭,完全不讲武德,步步被算计,一步一呕血。

现在还没多久,又开始作妖,中方难道伤员都不救了吗?不需要修整吗?这又来挑衅大日本帝国军人,这样好吗?还是又在挖什么坑准备让我跳?

一阵机枪声勾引,远矢大尉盯着指挥刀沉思,我忍,又听到一阵辽十三,我再忍,我不动,就这样静静的看你表演,已经去请求支援了,快来支援了。

呀,中方还手枪挑逗,这就不能忍了,命令1个还算完好的小分队去陪中国军队打,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去一挺,在垒好的临时工事里陪中国军队打,远着点突突,掷弹筒先不用,别被狡猾的中方又算计了,掷弹筒兵真的不多了。

在太子爷鲁格手枪打了一个弹匣的挑衅下,又开始了交火,日军打的小心翼翼,以为中方这里比一个营火力还猛的火力,肯定躲起来等着算计。

“命令,哪里有动静,就把排长安排的活干完,打光子弹就丢手榴弹,打完预先准备弹药的先撤,慢的留这等死。”

一个排士兵一听这命令,那火力节奏打的那叫一个猛,步枪打成半挺机枪,不是天气冷的好,辽十三能打的炸膛,手榴弹丢出去就行,别在意离日军还有八百里,炸的多了非常哄人,当成烟雾弹使用也不算浪费。

日军一个小分队,有了临时工事安心不少,射击的带节奏,被一通秋风扫落叶的射击,全被打的低了头,芦苇荡又被打的稀疏不少,还有那看不懂的手榴弹飞了很多出来,炸的前面天昏地暗,机灵的日军分队长喊道:“上刺刀,小心支那军队冲上来,传令兵,去向报告大尉。”

大尉忙着组织防御,中国军队这是要把远矢中队欺负到死啊,到后面听到三八步枪和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声音也停了,庆幸前面那军曹分队长很给大尉争气,顶住了中国军队的爆发,以后得好好培养。

硝烟散尽,只有几顶中国军队的瓜皮式毛皮军帽,在战壕前沙袋后面露个顶。

军曹刚被吓到崩溃,现在是怒火冲天,命令射击,一时又枪声大噪,总算把那几个中国士兵消灭,只是有点奇怪,中国军队半天没有还击。等了等还是没有动静,军曹开始冒出是不是阵地没人的疑虑,命令手下一个勇士摸了过去。

大尉等来回报,前面分队已经占领敌军阵地,请大尉带中队过去支援。

大尉心里五味杂陈,我堂堂中队长被打的不要不要的,你一个分队长,连小队长都算不上,这就把大尉的军务完成了?

这种军曹要不要培养,很值得思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