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道爷别闹(三八式步枪)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65字
  • 2022-05-24 16:30:46

日军精准射手是真的厉害,200米射击跟玩似的,一瞄一个准,不是我和田芽子怕死,不露头只举枪乱射,肯定就报销在那里。

200米远的距离,一枪把我驳壳枪打飞,这种日军射手怎一个可怕了得。

精准射手是日军老兵里的老兵,有些精准射手会执拗的用三十年式步枪,一直用自己的老枪,还是喜欢那种6.5mm老有坂子弹,子弹弹头长径比大,弹道稳定度好,虽然没打到要害没遇上骨骼就是一枪两孔,可是这种射手没必要计较这个,都是一枪就击中要害的,我们战壕里阵亡的很多都是被打中脑袋,一枪致命。

三十年式步枪为了更贴合战场环境,做了改进,加了防尘盖,标尺改成直立,标尺码度远到天际,不知是梦想士兵天照大神附体,一枪命中两千米,还是想学重机枪超越射击。改进型就是大量列装的日军制式步枪,三八式步枪,加了防尘盖拉枪栓就增加了独特的金属噪音,可是同样的消焰消烟做的很好,打夜战很占便宜。选用的6.5mm有坂弹,配合三八步枪,后坐力小,适合个子矮小的日军,为了矮个子拼刺的优势,成了有史以来最长的步枪。

跟着撤退,脚步轻快。

前面长虫有叫人先拉东西走,担架队的看长虫是小屁孩,答应非常爽快,行动偷懒敷衍了事。我亮出红十字袖标,友好的要来一辆马拉大车,担架队,多用担架抬一抬才名至实归。

拉车马脖子没有了响铃,一点都不吵,有声音也就是伤员哭爹喊娘的呼痛,盯着我们看也没用啊。

“瞧我一路了,哪里还需要再包扎下?”我被身边那伤员看的闹心,伤员老盯着红十字袖标,准备瞧出个花来。

“长官,您不给我们治治,就这样包下就完事了?”

“咋治?”

“我……我……”伤员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自己把自己搞晕过去。

“干嘛,还准备骂我们啊……上一个骂我们的伤员,已经被我喊部下揍了一顿。你想试试?”

“我,我……”

“我个屁啊,等下到营地,直接全部换马拉的大车,拉到昂昂溪战地医院,到那让我兄弟给你治,我兄弟才是正经的医生。”

“谢谢啊……”

“坚持住,别死在半道上,让我部下辛苦白费。”

“我……你……”看我牛气的不行,转头问旁边参谋:“这位什么长官啊?”

“班长啊,怎么了?我还是少校呢,他做我们班长,我都没意见,你有意见啊?”

“啊……”晕了。

“瞧把他能的,你好心给他包扎,给你摆个臭脸子,给谁看呢?受伤了不起啊,班长我步枪管子都打红了,驳壳枪都打坏了,鬼子都不知道打死多少,我跟你们说了吗?”

“还有我,我副班长也是一样。”

参谋本来还有丝感激,听完就没了。

我反正是这班长还能当几天不知道,跟着田芽子放飞自我,死亡相伴,得解压啊。再说了,当长官嘛,长官说,部下听,这么爽,谁当谁知道,难怪都想着当大长官,现在算是明白了(liao)。

“道爷,过来聊聊呗,田芽子,去给神仙散烟啊,还是副班长呢。”

“要聊什么哦,留点力气赶路吧,刚累完。”

“要来我们乌鸦班不,我们班都是能人,看看,好多个少校什么的。”

参谋们张张嘴,想有意见,又怕太子爷去跟萧参谋长告状。

“来嘛,就差您这种神仙了,六爷那种的我都不要。”

“你大爷,老子还不去呢?”六爷抽着烟差点气的蹦三尺高。

“田芽子,把藤木箱子打开,发福利,班里的先发一个九龙带子弹包的大洋,可惜了,你们那九龙带装不下小黄鱼。”

大战要开始了,万一打散了,身边有点钱总会好点,没吃喝总不能去打家劫舍吧。我和田芽子把几个包了子弹的油纸包先拿出来,就往九龙带子弹袋插小黄鱼,好不舒畅。

“班长,我要加入,我一定要加入。”六爷马上转性子。

“行啊,你喊上道爷,我就让你来。”

六爷就安静的看着亲爹道爷,眼神楚楚。

“得问问老连长啊。”

没反对就是同意,开始分大洋,红纸包一封封大洋很喜庆,扣边角麻烦,田芽子开始全部拧散,一人抓了一大把塞过去。

我给跟我们的学生兵一人也拿了两个,又抓了一大把,装进好有钱空的子弹包。

“班长,装子弹呢,没地方放子弹了。”

“等下回去了找六爷要,他那破烂多,记得让他给你把撸子,那个洋气。”

办完杂事就不管藤木箱子还有的几根小金条和一摊大洋了,边赶路边补子弹,现在哪管的上什么养弹簧,手枪弹全部压满,弹匣装回九龙带,又补了两排步枪弹。

还有的就让乌鸦连的都先补一波,太子爷让二十九军换装携带的驳壳枪都是用7.63mm的手枪弹,好通用子弹,这种子弹也是制式子弹,他们的驳壳枪是桥夹10发装弹,我们的快慢机是太子爷他们家从德国进口的试用品,弹匣10发或20发供弹。

道爷,通过和六爷多了解,还有后来的接触才知道,这位真是半个神仙。

道门一个偏支,分散出去的一个落魄小道观,老道士好心领养了几个小道童,经年后,道童长大耐不住寂寞,都散了,就还有道爷一个人守着老师傅。

道士能干嘛,修道呗,典籍无数,老道长教着瞎练呗,也不知是不是神奇,道爷武功越来越高,这功夫有小成的老道长都担心,怕道爷的功夫伤人命,就在快羽化的时候让道爷在祖师像面前立誓,一生绝不夺人性命,违誓言就是不认师傅云云。

后来听道爷闲聊过,道爷的武功与常人不同,现在武人练的都是外家功夫,练外家功夫道观穷,练不起。

外家功夫,除了饮食消耗不算,大头在辅助练功的各种中药方剂里,那些方剂里多种药材很名贵,穷文富武不是随便说说的。这样养身养暗伤,才不会到老年凄惨,外家功夫练的越深厚的,老年除一身伤痛之外,还有散功之苦,都是练外家功夫的暗伤多,伤到本源,临死散功好可怕的。

道爷拿着师傅养生的古籍跟着练,还真就有了传说中的一点那什么气,要问他咋练出来的,也说不出所以然,反正老道长练了一辈子,也就是身体硬朗点,少点小病小灾,其余和常人无异。

老道士走了,道观就彻底没落了,没有别的道观收留,道爷只能入俗世,可是入道修行,老道士按“五痨三缺”给推算过,道爷占了“鳏”和“钱”,一个不能有老婆的人,还天生缺了钱财命数,只能到军伍混饭吃,混日子了呗。

六爷其实功夫很好,没当兵之前就是家传的练家子,本来可以退伍回去,可是闹了个晚上惊到就出重手的毛病,只能留在军队,万幸还有道爷可是轻松拿捏的了他,经过道爷这两年的蹂躏,病情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道爷功夫真的好,跟着太子爷去摸哨,轻轻一按,手掌下的人就可以昏过去,分寸刚好,小石子一弹能打碎马灯,逼急了枪法能枪枪命中胳膊腿,功夫高的好处,能精准的控制肌肉,就能控制弹道。

好奇问过道爷,那传说中的气,打出去那不是了不得,那不得地崩山摇?

道爷神叨叨高深莫测说,这种深妙的功夫养两月才能打一掌,近年来可算进步不小,已经可以隔着火柴盒,一掌打死三只蚂蚁。

纳尼?

道爷别闹……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