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还是冻的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15字
  • 2022-05-22 10:07:17

太子爷有点恼火,400米撩一个很奇怪吗?长官开枪了,部下还在发愣,战场带这样的士兵玩伤不起,想喊乌鸦连集合,需要自己的兵补充火力。

400多米打骑兵不奇怪,太子爷打飙马的伪军,一枪打下来就惊奇了,一个惊讶,伪军骑兵向前突进了百多米。

成群骑兵一起冲锋,那轰隆隆的压迫感太强,骑兵冲上阵地就是步兵的末日。太子爷的命令打破了伪军骑兵的冲锋布置,那么老远就开始开枪了,还就对着前面的玩命射击,伪军哪受的了这个,猥琐的老兵拔出的骑歩枪都没有来得及回击,自觉的跑出射界。太凶残,对着快死透的马还在玩命射击,几匹马像筛子样四处飚血还在中弹,到最后轰然倒地,这种视觉冲击后面的骑兵自觉的拔马回头,什么仇什么怨,至于吗?

彭金山珊珊来迟,听完老兵变通的汇报,上火发脾气,重新布局,命令道:“对面已经被日军打残了的,有什么好怕的,一个排多点的火力,还都是辽十三步枪,不急,整三队冲锋,这次谁都不许跑乱队形,违反的枪毙……快,整队……”

“打死一个士兵奖大洋10块,军官50,拿下这块阵地,日本人那还有重赏。冲,冲,冲过去……”彭金山呼喊着,啪的开了一枪,命令冲锋。

小小的阵地,都是大洋,据现有的情报知道,这个前沿阵地就是一个连,还和日军打的那么激烈,应该就是这么一个排士兵了吧,是万万抵挡不了一个多中队的骑兵的。骑兵中队分成三队开始冲锋,轰隆隆的奔马声中,呼喝着,怪叫着,也远远的就开始开枪威胁,还是有鬼精的伪军老兵,在慢慢落后。

接近,接近,这次还是三排的辽十三打头阵,在三排压子弹的时候,营长命令下了。一颗颗脑袋探了出头,一把把机枪与步枪架上就开始突突,晨曦下血色的浪漫开始了,前冲的骑兵,战马与骑兵身后是一道道的血线。

“哒哒哒……”“啪……啪……”射击声响彻阵地,这么好的机会没人在节省子弹,换弹匣的和拉枪栓的恨不得爹娘多给几只手。

彭金山看着自己的家底被那些机枪无情的收割,心如刀绞,喊的嗓子冒血:“撤退,撤退……快跑啊,快啊……哪个破马张飞的告诉下老子,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机枪的?”

远矢大尉在一刻钟前,带领勉强修整到还可接着战斗的部下,用前锋小分队探查着埋伏,来到了阵地前面,在芦苇荡里安排着部署,这次准备也来个狠的,掷弹筒与机枪准备好,火力爆发后决死冲锋取胜。见到伪军有一个中队的骑兵来源,更是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一次接战微小的受挫不用在意,在远矢大尉活见鬼的表情下,伪军骑兵中队全体无脑冲锋,远矢大尉整个人都不好了,送人头还有这种操作,活久见。不等了,指挥部下准备,摸到芦苇荡边沿,就开始攻击准备,也算是帮忙吸引了火力,废物利用。

我们和防御芦苇荡里日军的一个排,守在向江面方向的战壕,我和田芽子带学生兵蹲着听那边的热闹,太子爷安排道爷给我们做哨兵观察阵地前面,那就安心蹲着,没事别探个头,万一被神枪手瞄了,到哪说理去。

那边热闹还未止,这边道爷对着天上就是啪的一枪,一拉枪栓又是一枪示警。

远矢大尉吐血,机枪才刚安排到位,掷弹筒还在等攻击开始,砍开一小片芦苇荡才好安排,不然就是为了视野,把掷弹筒得安排到对面阵地射界前面。远矢大尉没办法了,在对面辽十三的连续射击下,只能接战,命令机枪开火,掷弹筒先顾不上了,先盲打吧。大正十一式轻机枪开始“嘟嘟嘟……”的怪响,打的阵地战壕上面堆着的沙包卟卟的炸开一个个弹孔,我们不时有士兵被子弹击中倒进战壕。

我和田芽子射击过几枪后就受不了,吐着泥沙把头藏进战壕,骂着鬼子的娘把驳壳枪抽出来,开始换弹匣。

“有钱啊,去开医药箱,帮受伤的包一下,别打枪了,留条命等下帮班长背东西,快去,听命令,不听话揍死你,低着点头啊,有钱。”我一把拽下不管不顾把步枪打的左右横跳的好有钱,新兵蛋子把不住辽十三步枪。和田芽子对视了一下,我们偷偷探头瞄了一眼前面,把驳壳枪举上去,对着前面就扣一梭子,打不打的中完全不要去在意。喘着粗气去换弹匣,我还是感觉不对道:“不行,这玩意应该不停的撸,先把弹匣拿出来备着。”

我们开始向沙袋下面放弹匣,然后瞄一眼,开始不停的一梭子一梭子,有什么用不管,按太子爷说的,打出去就是火力,留着就是看戏。突然,我和田芽子这里受到很多的攻击,听沙袋受的子弹打击声很猛烈,一声怪响,不知道怎么的,我的驳壳枪被打飞,手腕一阵剧痛,田芽子忙慌查看。我没大事,手腕动能拉扯扭到,手背很多被沙粒弹出的小擦伤,这时候顾不上痛不痛,把驳壳枪捡起来一看,有凹陷,肯定是坏了,下了枪托,把弹匣也拿下来,大骂一声:“老子砸死你个小日本子。”用左手把坏掉的枪甩了出去。

“哥,我们是不是该换地方了,记得太子爷说过……”

“妈蛋的,快跑,鬼子掷弹筒要招呼我们了,妈啊,快跑,换地方,喊上老护卫……”我抓过马四环的枪头,拖起步枪就跑。

远矢大尉在机枪压制射击后,命令中间机枪向两边转移,开始成交叉火力,给步兵让出冲锋线路,步兵开始在曹长和小分队长的带领下,去匍匐前进,利用一切可隐蔽的地方战术前进,去找机会搬开或炸掉那中弹无数的拒马和木栏,好准备冲锋,不能再等了,再等那边的机枪就过来帮忙了。

远矢大尉突然见对面又有不少的驳壳枪,子弹不要钱似的打了过来,把那些好容易运动过去的士兵打成了鹌鹑。掷弹筒参战,喊到前面有视野的地方蛮干,200米日军武士直面生死,掷弹筒可不能趴着打,拉过几具尸体挡一挡,跪那不是身上冒血就不让停,开始掷弹筒正面硬刚,200米,已经是掷弹筒极限距离。

中国军队太可恨,临时工事沙包都全剌了大口子,大日本帝国军人差那点东西吗?日军自己也带了麻布袋,现在没来的及灌几个,就驳火了,后面还在灌,先前的被机枪拿去挡子弹了,掷弹筒的要完全来不及,尸体拉过来凑一凑,没动静的就算阵亡了。

我们的人都有驳壳枪,虽然没有我们换弹匣的方便,没有弹匣子弹多,可是驳壳枪一起开连发火力压制,也算有点猛。掷弹筒对着那个子弹飞出来最多的地方,就是“嗵嗵嗵……”的连续发射,什么注意弹药消耗,远矢大尉也顾不上了。

亲近的曹长军士忙去远矢大尉劝到:“大尉,对面有迫击炮,需要马上转移掷弹筒小组。”

“纳尼……”

一样的配方,一样的苦涩味道。两声尖啸,两声又两声,一样的熟悉,一样的看着部下翻滚,远矢大尉解释道:“井上君,我确实是被江水把脑袋冻的很不灵光,这点,你的明白……”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