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风吹涩涩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78字
  • 2022-05-21 15:38:33

二愣子连长幸运的回魂了,瓜皮式军帽把护耳耷拉下来,下面带子系上,想了想,把护耳向脸上多拉了点,挡风。挡个屁的风,是感觉没脸见人了,一直暗暗与自己置气,怎么好好的,就跟一个小枝丫怼上了,实在是没法与弟兄们解释,没法交代。

日军修桥……

继续修桥……

还是修桥……

日军已经警戒都懒洋洋的,沙包工事里面,敢起身直立对着前沿阵地挑衅,远了听不清声音,也不懂鸟语,可日军的比划还是有很大杀伤力。

主官连长已经魂魄归位,着急找自己那些弟兄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阵亡也总要有个交代,不想弟兄们打鬼子丢了命,最后结果不算逃兵都算失踪,那样良心过不去。命令一个字,挖,就挖那两个碉堡工事,阵地最牢固的地方,弟兄们肯定在那里。

从开始的摸摸索索,小心翼翼,到一边挖到尸体,一边听到活人声音,很多士兵都不管不顾了,露出身子,最后在阵地上面,哭喊着挖,挖啊挖。

左边碉堡看着破损,只是炸塌了一点,硝烟色的浮土下碉堡坚强,里面人全部炸晕,现在有人缓缓苏醒。

右边挖到烧灼稀碎腿脚以为是尸体,挖到后面只有腿,下面都是肉伴泥,撩焦的碎布条,胸标一个都没挖到。

“别挖了……让弟兄们就睡这里,埋回去,轻点,别再把弟兄们弄疼了。”

“对照那边,记下弟兄们名字,阵亡。”

连长又跑那边,过去一看,灰头捧脸五个士兵,有四个有人在喂水顺气,一位士兵安详睡去,旁边有士兵在滴着眼泪整理遗容。连长把军帽带子解开,抽搐着脸,拿下帽子,过去仔细看了看,可能想记清楚这张脸,道:“是老子的兵,争气。”

“把这位弟兄送那边去,与那边弟兄们有个伴,记得埋深点,别又被鬼子炮弹炸了,让他受二茬罪。”

连长勤务兵见连长望向隐蔽战壕通道,忙给连长解释是副营长执行的军法。连长了然,只是奇怪副营长那滑头货,还有这么杀伐,看走眼了?沉默良久,道:“记阵亡。别埋一起了,埋远点,等下他们在下面别吵的打架,连长我还没下去,没人劝架不行啊。”

风吹涩涩,一枪没开,弟兄们丢了七个。

连长看着这残破阵地,对面日军的神气活现,怒吼:“都他妈的别哭丧着脸,你爹我还没死呢,现在去找工具,重新修工事。”

“……”

“行动起来,修好工事再和鬼子干,怕个卵子啊。”手一指右边吼道:“那边的弟兄们昨天晚上就打了熊瞎子,我们毛都没打着,弟兄丢了七个,七个啊。”

“呼……”

连长又指在掩埋的地方向部下怒骂:“那些去了下面的弟兄们,可是在瞪着眼看我们,让他们白死了吗?”

“呼,呼……”

“工事快点修好,修好工事就开干,杀一个保本,杀两个算给下面弟兄一个,杀三个你就挣了啊,给你爹娘涨脸啊,给你祖宗增光啦。”

“杀三个,杀三个……”

“杀三个……”

“杀三个……杀三个……”

惊惧的桥边日军全缩回简易工事后面,咔咔的摆弄枪,再也不敢探出身子得瑟。

……

日军武力宣示完,开始恐吓,日本特务机关长林义秀开始秀了。

林义秀开始要求黑long江省军派要员到前线劝令两军撤退,以免冲突,什么时候嫩江桥修好,什么时候在嫩江桥会面,开始谈判。以武力压迫马占山军队后撤,再以这为开端,逼迫黑long江省军投降,秀的一手好操作。

马占山天然的习惯,感觉可以先盘盘道,探探口风,再做打算。

步兵第三旅参谋长石兰斌、秘书韩树业、副官那连宿,乘车去嫩江大桥谈判。车队行进时,被日军飞机盯上了,日军滨本喜三郎大佐与林义秀命令将恐吓进行到底,命令飞行员恐吓投弹。副官那连宿头部中弹片,血流满面,与受伤的士兵一起送回后方昂昂溪战地医院救治。

……

我们与前沿中路参谋们汇合后,太子爷就去检查参谋们的作业,一通咆哮:“你们就记了点这?还有个什么都没记录的,找死啊。回去等着萧参谋长打军棍吧,等死吧你们,是不是被炮弹炸傻喽?”

“……”

“老子那么费脑子,想办法让他们在后面又设了这个防炮洞,不就是为你们这几个人多活点时间,多记录点有用的东西吗?”

防炮洞,还有几个士兵在修整这保命的地方,本来看见大长官很激动,准备等大长官训完话,去好好感谢救命之恩,原来是自己矫情,人家只是单纯为了自己手下几个兵,我们一个满编加强连只是顺带的,此时心情很复杂,心碎了一地,还要再碎八瓣的那种。感激个毛线,话听的想撂挑子,想说看不起谁呢?可惜喊不出来,不是太子爷提醒,别说四位参谋,前沿阵地肯定没几个完乎人。

“知道你们从领到命令到现在,不服气了一路,怎么的,军衔大了不起啊,没我,你们到的了这里,你们路上就死光光了。”

“……”

“费尽脑子把你们弄这里来,屁作用不顶,你们这样的如果在我手上,只能当个大头兵。”

“……”

太子爷一把拉过我,道:“还不如我兄弟,昨天晚上就第一个开枪,第一个打死鬼子,说说,换你们谁敢?”

妈蛋的,昨天晚上那也是习惯使然,我都是开完枪再后悔,上次医生擦的屁股,这次太子爷帮忙扫的尾。

参谋们虽然被骂惨,还是很惊奇昨天晚上没命令就敢开火,还打死熊瞎子,自己能不能,敢不敢,思了思,又想了想,再想一下。

“老王,你说你在的哪个连队来着?”

“不知道啊,忘记问了,连长还没发臂章和胸标,他们身上的模糊没注意看,只是他们说全师都叫我们乌鸦连。”

乌鸦连出名的很呐,非常出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士兵愿意去,出了名的收破烂,干善事的连队。

“你们4个,现在开始隶属乌鸦连,跟我兄弟学习学习,什么是血性,为期一个月,再干不好就加半年,三次糊弄事,开革。别当玩笑,回去我就向参谋长请命令,以后给弟兄们挣命的事,你们当游玩儿戏。”

“是……”4位参谋叭立正,敬礼。

“老王,你以后就是班长,好好管教下这4个兵。”太子爷压低的大檐后面目光如炬。

“啊?”我这就当班长了?还有了4个手下士兵,只是这士兵质量太高了点吧,这比师长都豪气。

叭的一声,敬礼:“班长好……”

“班长好……”叭的三声,又有3位参谋敬礼。

“啊……哦……”

“拿点气势出来,班长也是长,想想你们连长,他平常怎么样当连长的。”

连长啊,好,好人,很好的人,一个老好人。“嗯,嗯……吃的了不?你们吃了吗?”

“……”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