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嫩江哈拉尔葛桥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411字
  • 2022-05-21 15:38:31

江桥,其实叫嫩江哈拉尔葛桥,位于嫩江泰来段的铁路桥,大木桥长853.2米,高30.6米,距齐qi哈尔市80公里,它既是齐qi哈尔的南大门,也是从洮南北进克服水障的唯一通道。

这座哈拉尔葛大桥本地人又称一桥,在它以北的嫩江江汊上,又有二桥、三桥、四桥、五桥四座小桥,五桥再北,就是大兴火车站。

嫩江在这个季节开始进入落水期,水流开始慢慢减缓,虽进入封冻期,但是也才开始河边起冰凌,这座桥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江桥,拆掉了三个桥孔,拆下的枕木和钢轨偷偷藏了起来,准备冲突结束后方便维修,现在顾不上了,用来修阵地。

铁路桥的这个前哨阵地,修的再坚固,也守不了多久,这里肯定是战争爆发点,会受到第一波猛烈的火力打击。

铁路不能便宜日军,除了铁路桥近段铁路需要做做样子没拆,后面不远就一路拆到大兴主阵地,拆下来的枕木和钢轨,用去修大兴主阵地。

我们来到江桥前哨阵地,少校看了看对太子爷道:“这阵地工事修的,可真是有模样,漂亮。”

教科书式的工事,战壕前堆整齐的沙袋,还用了枕木和钢轨建了两个碉堡,好几个防炮洞,修了一个用沙袋垒好的重机枪阵地显摆武力,两边还错落好多个轻机枪位,可以方便捷克式机枪手换位射击,明面上的这些机枪阵地都是拿来唬人的,碉堡才是机枪该呆的地方。

“用枕木和钢轨修的,能不结实,再结实也没用的,一开战,这里将是死地,一轮轮的饱和炮火攻击,直到完全炸毁阵地,希望防炮洞可以多撑点时间吧。”

“会这样?”少校不可置信。

“会的,日军为了给部队建立信心,也为了宣誓武力,炮火洗地,直接摧毁。”太子爷很肯定,又道:“如果我是日军指挥官,就一定会这么干。”

匆匆赶来的前哨连长和副营长,听了太子爷与少校的交谈,疑问道:“请问您是?”

太子爷使了个眼色,少校无奈的去掏军官证。太子爷的大檐帽和那亮眼鲁格手枪太唬人,身边还有个少校在当士兵,真有可能是个小将军。

连长和副营同时叭立正,敬礼。“长官好……”

太子爷回了个军礼。“稍息……”

“……”

“你们应该也有那种猜测的吧,说说,怎么解决。”

“这,这……奋力杀敌,誓死不退,与阵地共存亡。”连长没别的想法,自我心里建设了多天,要视死如归,不给自己的祖宗丢人,也这样天天给部下打气。

“呵呵……”太子爷吼道:“你这种人在我手下就只能做班长。”太子爷视线又看向这里的副营长。

“嗯……请长官训下。”副营长很机灵,也是营长和连长的本质区别。

“桥被你们拆了,一下过来不了多少人,除了观察哨,全部去向后隐蔽战壕样式的通道,记得,挖斜线,不需要解释了吧。”

“……”

“晚上去选好地点,摸黑再挖防炮洞,千万不要点火,不要搞出大动静,再做好封顶,隐蔽工事不需要我重新教了吧。”

“不用,不用。”两个军官抹着冷汗。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是累死还是被炸死,你们自己选吧。”

“是……”连长匆忙出去,去带人干活,去联系后方,请求工兵支援。

副营长磨蹭不走,欲言又止,太子爷瞅着这无耻的副营长直乐,道:“呵呵……我是客军,只提参谋意见,你可以听,可以不听,怎么,还想长官我去要随时撤退,便宜行事的军令?”

“没有,没有……”副营长慌忙的摆手,立正道:“谢谢长官,多谢长官教诲!”

什么军队这么豪橫,战地护士兵领队都是这么年轻厉害的将军,把少校都当士兵用,这些战地护士兵装备好的过份,看看就知道都是见过血的老手,难怪后勤都要一个战地护士给配个勤务兵,过份,还是不过份?

前哨阵地,派了个一根筋的连长,这种军官听命令,抗压。一个连,补充了士兵,满编,还有重机枪组,迫击炮小组,就近150人。

马克沁重机枪,一个完整的重机枪班伺候,配了3000发机枪子弹,太子爷还发现有两个弹药箱500发是重尖弹,这个在二十九军可难得一见。捷克式轻机枪2挺,副射手都携带了备用枪管,共备机枪弹3000发。士兵都是配的辽十三年式步枪,配备刺刀,子弹也充足,每个士兵携弹一个基数60发,还有备用一个基数弹药。前几日还要来了一架无轮80毫米迫击炮,炮弹一个基数20发,黑省的军备缺乏,炮弹弹药基数调小了。

虽然前期参谋长谢珂派发了99把捷克式轻机枪,这个连补充到一把。有了重机枪和两把捷克式轻机枪的加成,这个连不算迫击炮,都算黑省军队里火力非常好的连队。

田芽子他们瞧过了这个铁路桥拆毁的新奇,早已经去了前哨左翼,我们这队在太子爷的命令下去前哨右翼,留下参谋们在这里充当战地护士。

……

大兴阵地,三道防线的第二道防线,更是三道防线的主阵地,有纵深,有层层防御工事,后面集结了新整编的菀成谷的步兵第一旅。

大兴阵地的前哨阵地,算第一道防线,在日军的炮兵12倍炮队镜观察之内,只能少量兵力前哨性防御。

前哨阵地的右翼,浅滩,大片的芦苇荡。

对岸就是哈拉尔葛镇,意为蒙语“黑色的崖”,也就是“黑岸”的意思,和西南方向的富拉尔基“红岸”的含义相对应。之所以取名黑岸是由于沿江黄土坡被嫩江冲刷后形成一道陡崖,崖上裸露的树根经日晒变黑,故得此名。

有人生活的地方,除了方便军队驻扎,意味着周边有了地利,开垦过的地方方便排兵布阵,对岸又是浅滩,有利于登陆。

太子爷研究过地图,又找本地人打听咨询后,选的观察点,不会第一时间直面炮火,又可观察日军。

对于我们的到来,可是给右翼官兵们打了一针鸡血。

芦苇荡有利于隐蔽工事,虽然没有良好的视野射界,但是不暴露目标更重要。

“这里挺好,可以伏击。”少校又开始发表意见。

太子爷也同意,说道:“是好地方,可以利用,这里也更需要注意别被偷袭。”

“应该安排了明暗哨的。”

“你喊这里的连长过来问问。”

少校生无可恋,还真把自己当小兵用,有听军长讨论那个战略方案,也就是听过太子爷的名,只是一路接触下来,也不得不服气,虽然凶狠霸道了点,教科书式的军事能力。

“长官好……”叭立正,敬礼。

“稍息,你这里我看了,比中路做的好,懂得做大量隐蔽工事,很好,日军肯定会从这里抢滩登陆。”

“是的,长官。我已经安排好战斗任务,去前面芦苇荡做了临时工事,到时候打一波伏击。”

“你这个连火力太差了,少了伏击的真义。”

“火力太差?伏击真义?”

那是什么鬼……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