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学生兵(测距法)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34字
  • 2022-05-21 12:55:37

11月2日,一大早就开始准备,草草的吃过早饭后,我们就跟着陆军医院行动。医院派出了几乎所有的外科医生,很多的住院护士,去昂昂溪设置前线战地医院。

近几日有消息传来,日军在集结,还在把东北各处日侨预备役召回去集训。战争已不可避免,火药味越来越浓,随时都会开战,陆军医院在早做准备,卡车一辆辆,马拉大车一排排。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准备工作要做在前面,等大寒索裘就什么都晚了。

我们的伤兵,医生护卫,肩甲中了一手枪弹,在医院取掉子弹,右边胳膊抬不起来,被太子爷命令留在陆军医院,守好我们的军马,还有换下来的衣服等杂物。太子爷与贺院长说好了,我们的军马不能动,任何情况都不能动用,当着贺院长的面命令医生护卫,守不好军马就直接枪毙,态度强硬。

昂昂溪战地医院,军队后勤已经征用好地方,做了清理,完成了前期布置。

卡车载着我们到昂昂溪战地医院后,医生带着徒弟与我们道别,太子爷早已叮嘱过他们,这里算战场后方,不是危险情况,哪儿也别去,就在这等我们,大家以医生在的地方为集合点。

我们是战地护士,待遇很高,卡车直接送我们去大兴主阵地。

午后,卡车把我们送到大兴阵地,徐宝珍张竞渡团防御线。跟一起的后车下来一车学生兵,学生兵们摩拳擦掌,换的新军装,背了辽十三,气势昂扬,虽然知道后勤处配给我们战地护士帮忙,让他们帮忙携带武器,可也挡不住男儿杀敌心。

太子爷把学生兵们随手分,一人领一个走。我甩手就把医药箱,马四环步枪,和棉被甩给了跟我的学生兵,至于学生兵怎么负重,那不是我考虑的事情,长虫那么傻都有办法,学生兵聪明,能行。学生兵们想法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我披上了军大衣,剁着脚,想那熙熙攘攘的营地会不会有热汤,我这南方人在这里实在是受不了,取暖基本靠抖。我开了个好头,田芽子开始跟着甩包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群学生兵大眼瞪小眼,眼里全是圈圈。长虫还感觉不够,又拉了个学生兵,顿时轻松,乐的现黄板牙。

营地,在大兴防线后方,是后勤营地,这里住的都是征来的丁役民夫,用来帮忙挖掘战壕构筑工事,战时就是担架队运输队,战后的补充兵源,遇到凶狠的长官,战斗到关键时刻也会立即充做炮灰。

管后勤的过来,选了几个大窝棚给我们,至于窝棚原来住的民夫怎么办,丘八们是不管的。能住到大窝棚的民夫,都是有点本事的汉子,见了我们套胳膊上的红十字袖标,还很是客气帮忙收拾。不巴结不行,到时候红十字手一指,让把炮火里那个伤兵拖过来,你去还是不去,据说战场上不听命令就是直接吃枪子,窝棚可以再搭,小命不能没有。

……

“辽十三步枪,记得保养好,现在天寒地冻进了水气,到时候冻住了枪栓不是闹着玩的。”

太子爷已经让后勤的去通报防线的指挥部,通知四邻友军,这个地方要进行新兵射击训练,现在在给新兵讲解。

“这辽十三使用,等下去射击点,让教官讲。”

“现在告诉你们的是,在战场上别慌,尿裤子没事,别慌的乱跑,可没人救你们的,事后还要挨揍。”

“哈哈……”哈哈倒了一片。

“不想把带你的老兵害死,就听老兵话,你就更有可能活下来。”

“……”

“见敌人上来,你新兵不要手指放扳机上,老兵开枪了你再跟着开枪,切记,不然你一个紧张后果不可知,但是很大可能事后你会被枪决。”

“嘶……”一群新瓜蛋子直吸冷气。

“长官指挥会喊多少米,记得把你们步枪标尺跟着顶到那个位置。虽然长官很多时候前面会说多少米再打,但是情况特殊马上驳火呢?”

“……”

“有同学要问了,长官怎么知道目标多少米?是个好问题,长官事前不会自己去用步子量啊,那就知道了敌人离阵地多少米了呗。”

“哈哈……”

“和同学们开个玩笑,步测,长官事前真的会去做,这个还是比较准的。”

有同学举手问道:“那没步测怎么办呢,长官。”

“那就用望远镜和目测法,望远镜一般长官都没有的,就不解释了。”无聊跟着听热闹的长官们五味杂陈,长虫在那里马上现宝摆弄那架二式望远镜,这次太子爷比较满意,没有骂长虫别乱玩。

同学们不知就理,长官虽然年轻的过份,大檐帽精致威严的过份,还有望远镜,感觉这起码得是个少年将军,少将?听说军衔里就有少将。

“长官,那请您教教目测吧,求您了。”

太子爷还没等到准许训练的回信,就接着说:“伸直右手手臂,竖起拇指放在右眼正前方位置。先闭左眼,对右眼沿拇指看到第一个点,右手大拇指不动,然后闭上右眼,用左眼沿大拇指记录第二个点事物,然后根据经验估算两点事物间目视的大致距离。”

“长官,请问那远处距离怎么估算呢?”

“人宽大概是半米,你感觉两点可以紧排的下多少个敌人,估算下,看是多少米,再把数值大10倍,就是大概的距离了。”

然后,学生兵们眯眼睛,抬胳膊四下乱晃。

“呵呵……可以看的清楚人脸特征、手关节、步兵火器外部零件就是100米。150米到170米可以看清楚衣服的纽扣、水壶、装备的细小部分。200米可以看清楚房顶上的瓦片、树叶。250—300米墙可见缝,瓦能数沟,人脸五官不清,衣服、轻机枪、步枪的颜色可分。400米人脸不清,头肩可分。500米门见开关,窗见格,瓦沟条条分不清,人头肩不清,男女可分。”

学生兵们急得呲牙咧嘴,有灵活的拿了本子和笔在零散的记录。

“眼镜仔,你记个屁啊,这是视力正常的观察情况,你戴个眼镜的凑什么热闹。”

“哈哈……”

“以后自己都多观察,自己多远看东西什么情况,习惯了就好了。到时候,把步枪标尺卡到那个距离位置,瞄准射击就是了,不要想着自己是神射手,没那可能,精准度是子弹喂出来的。”

“……”

“好了,你们自己玩去,不懂的去问老兵,长官我很忙,别再来找我问东问西的。”太子爷本来不话多,多提点下这些学生兵,怕学生兵跟着我们,不小心会把我们害死。

学生兵们见太子爷转身就走,惊讶着长官和气亲近一下就不好说话了,掌声零星。

太子爷大檐帽大檐习惯性一压,去巡查后勤营地四周的地形。

学生兵们欢声笑语,未可知战火洗礼后,还能留下几声……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