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头牛犊两个人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63字
  • 2022-05-16 19:57:31

我低头耷脑,还有点伤心,找家里人寻安慰,后面亦步亦趋跟着个伙计。老太爷甩了甩手让我走人,没叫人看着我,你这伙计太为主家分忧啊。

田芽子和三叔家小子混在一起,蹲在街角评点着大姑娘小媳妇,把三叔家小子忽悠的眼冒绿光,大有看中抢回家的冲动。

大家见我神情低落,问啥也不答,知道有事情,无奈也只能跟着,漫无目的走到街外田畈上,坐下扣草皮,大伙也只有跟着坐下七嘴八舌的问。

“我给家里挣了头水牛。”我抬手示意让我说话。

“水牛?你挣的,在哪呢?”这是三叔家那没良心的,决定回去好好修理他。

“咋回事?”还是大哥好,一掌差点让三叔家小子啃泥。

“老太爷家顾短工去外地办点事,我带的头,老太爷赏了头牛。”

“去哪办事?远吗?”

“武汉,远不远?还好吧。回来还有工钱结的。”

“马上都要割禾了,瞎跑啥。办什么大事值头牛的。”

“没啥大事,推土车送粮呗,能有啥事。家里只一头老牛,现在两头,这不就够用了吗。”指指旁边站着的伙计,又道:“等下跟他去牵牛,大水牛。呃……真不让牵大的就牵条牛犊,二哥带两小的去,别被忽悠,牵黄牛犊子,记得要水牛。等下大哥跟我去政府,中午他们管饭,田芽子也跟我等饭吃去。”

见旁边伙计嬉皮笑脸,我不爽的瞪着他。这货只要敢乱胡扯,我就揍他丫的,正好揍完躲回山里不出来,伙计根本不搭理我,可惜。

镇政府,青砖灰瓦辉煌大气又略显破旧,到这,伙计就带着二哥他们走了。和大哥、田芽子进镇政府,旁厅里摆几张八仙桌,未到开饭时,桌上散落着两叠碗筷。我懒的答理迎上来的年轻中山装,心情不好,多折腾点好处看心情会好点不?

和老太爷他们见过礼问侯过后,我就开始胡话。“镇长大人诶,我这听政府的,还是我带的头,我们家能不交租子了呗。”

“租子?那叫税粮。不交粮?不行”

“税粮?嗯,税粮。老太爷你看看镇长大人,太不好说话了,咱以后不理他。”把大家逗乐了。

“给他意思意思,这芽子太闹心了,不行挂我帐上。”

镇长:“那给你家减一股,行了吧。”

“二股的一股,也行的吧。”

“滚,你家的一股是这样的?一分十的一股,少瞎闹,再胡咧咧啥都没了啊。”

“老太爷,您看这镇长大人,贼小气的。”

“让他三股吧,你们会帐的时候挂我帐上。”

“还是您佬大气,我们镇有了这桌子人啊,想不兴旺都难。”狗腿的把年轻中山装挤开,抢过大茶壶给桌上各位继茶。示意年轻中山装去写字条,“好好写啊,我可识字的,三股啊,写清楚岭上王家,我们那可是不分家的,别写错了。”只见那年轻中山装一个踉跄,摇着头很无奈,去边上办公室写令条。

把字条用边上找到的报纸,层层包好,万一渗到汗水不得跳河啊。把装铜子小钱袋从短裤带子上解下来,装入字条递给大哥道:“大哥你先去把事办完,中午你们在街上店里吃吧,吃好带大家一起回去。叫我媳妇甭担心,送个粮食,长一个月,短十天半月就回,让她把娃娃带好。”

“吃的有,带了饭团别浪费。一个月?”

“不一定那么久的。走吧,走吧……”

把期期艾艾的大哥打发走,还得敢快忽悠住田爷,“田芽子,去厨房打听下,中午上酒喝的不?”把趴桌子玩筷子的田芽子拉起来,一起去厨房。一起出远门的又都不熟,形单影只不得无聊死?

这时候物价不算太高,一块银元十个银角,几角钱也是说的几个银角子,一个银元可以换两百来个铜板,鸡蛋也就几个铜板一个。买一担大米百斤,我们这三块钱,据说大城市大地方黑了心的能卖五块钱,植物油每斤两角钱,食盐(粗盐)每斤六个铜板。一亩上等水田八十块,八十余块银元可换一两黄金,一两的黄金条也叫小黄鱼。十两大黄鱼小地方极少见到,大户人家可能有,都藏箱底也用不上。

龚老太爷不愧大方之名,银元一千块,米粮随便装,总共就这十来人送粮,能运多少。老爷子家大业大,处理不完的陈谷子多不胜数,入冬后龚家村酒房大力蒸酒,满村飘香。

老爷们总完帐目,这片乡绅地主共认捐五千五百大洋,按算重量都不下三百斤,各家会把银元送来,叠好封箱,由两位镇政府人员和我们明日一起护送去贵溪县城。

陆续到了十几位汉子,和他们打招呼都不理我,看我眼神还有点小幽怨。草草的吃过午饭,谁也没要喝点酒的意思,让我和田芽子很失落。不久,老太爷家的大掌柜带着几个伙计来接,一群人众星拱月,护着老太爷的竹杆桥子回龚家村。

龚老太爷让推车送米粮我打死都不肯,去县城听说七八十里地,今年雨水多,才晴了没几天,很多路段肯定都还是烂泥坑,据理力争需要骡马拉的车,还能少装就少装,老头气的揪山羊胡子,准备叫老伙计揍我,拉那么点东西,老太爷丢不起那人。

这时候的独轮土车,大多数是木头轮子,轮子外包铁皮的,橡胶轮胎农村人用不起,路好一般也就推的四百来斤,路远路况又不好,刚好勉强推两车稻草,路上辅助垫坑用,能不能明天天黑进城心里真没底。十余个汉子,带几辆骡马车拉着白米粮食,一车银钱着重守着,外带两推车稻草。

临出发时,老太爷招我到一边嘱咐我:“芽子,老爷知道你是个明白人,守好这些人,全是当家汉子,别丢了,别出事。老爷我会派个小掌柜的跟着照看你们,另外让他带了两百大洋,关键时让你们保命用。听懂了吗?记清楚了吗?说一遍。”老太爷此时很严肃。

“帮忙守好救命钱,关键守好人,把大家全乎带回来,保命为先。是的吧?老太爷!”

“懂事的。去吧……”老太爷一手柱着文明杖,一手背着向大院行去。我不禁向老太爷行礼,难怪人人都称老太爷,愿老太爷福寿安康。

进到镇政府,东西和人就不准出去了。田芽子也就进入疯狗模式,“你把我换牛了?白和你戏的好了,从小好伙计,做人能这样坑兄弟?”

对不住心生惭愧,气势不能弱,很轻蔑的看着他,“能咋的。牛,说了是我的啊,不给你用啊,多大的人了,还接着打短工啊?回来了去我家,哥帮你在我家周边找地方开荒,慢慢干,总有田种,你嘴巴子好,忽悠我家那些傻小子帮忙会的吧?还有两条牛用,好好干个一年二年的,起个小屋娶婆娘过日子不好啊,你这人模狗样的娶媳妇不难。”

“能行?你爹他们能让我立户,能肯?”田芽子弱弱的眨巴眼。

“怎么不行,我们家对你也熟,再说现在我也说的上话了,我们什么关系?不然出远门见世面哥会带上你,回来了哥顾着你,你小子好日子在后头呢。”自己心里嘀咕,希望到时候爹他们下手轻点,腿不给打折就行啊。

见田芽子还瞪着我,赶紧跟别人一样去铺点稻草杆在地上,短袿脱下来一垫,招呼田芽子来养精神,等酒喝。

这年月,牛金贵,更宝贝着,谁从小不得伺候牛祖宗,谁还不是个放牛娃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