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太子爷的战斗宣言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88字
  • 2022-05-14 17:39:04

10月24日,国联理事会做出第3次决议,要求日本在11月16日以前将军队退到南满铁路区域之内;要求中国切实保护在华日侨;撤军完成后,中日两国开始交涉。这是自事变以来国联对日本提出的最强硬的要求。尽管如此,但决议仍然没有谴责日本侵略者,而且由于国联理事会投票13票赞成,日本1票反对,大会主席白里安宣布:依照盟约的规定“未获全体通过的决议没有法律效力”。这说明,国联仍未改变对日本姑息迁就的立场。

日本不理会国联,以洮昂铁路有日本满铁株氏会社借款为由,现在哈尔葛江桥桥梁被毁,交通断绝,为保护投资,日本满铁工人要修复嫩江大桥,保护日本工人安全为名,集结日军对峙黑省。

太子爷开始无脑国骂,不单骂日本,除了自己祖宗,谁都骂,然后西斯底里吐槽:“都这样骑到脖梗子上了,张副司令还以为是地方性冲突事件?国联靠的住,母猪都上树,自己骗自己这是干嘛呀。”

“参谋部是干什么吃的,今年欧美那么多国家经济危机,哪有精力管我们这些事情,他们自己都焦头烂额的。”

“日本经济也被波及,伤筋动骨,就没有警示?去除国内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出去,还有什么是比对外发动战争更容易的办法了?”

“张副司令以为与日本方面上层关系好,送钱送的多,人家就是朋友了?怎么可能啊。”

“妈的,我现在相信讲武堂日本教官的戏言了,日本有个叫石原的疯子,早就做好了吞掉关外满蒙的计划,肯定是确有其事了。”

“黑省马占山布置的防御情况如何?如果你们没带回来好消息,我现在就干掉你们……”说完,太子爷就去拔他的鲁格手枪。

全体哑然,错愕。东北老兵更是委屈的不要不要的,消息好不好我能怎么办,怪我喽?变不出来好消息,枪毙也做不到,枪毙吧,臣妾做不到啊。

太子爷说的啥,我完全不懂,像天书,听都听不懂,只知道喷了我们老大的老大的老大张副司令,似乎癫狂了,准备杀人泄愤。

东北军老兵无奈至极,跟王溥少校对了下眼色,把从情报网得来,要多线传回北平副司令行营的消息告诉太子爷,道:“在原来参谋长谢珂和将领的部署基础上,调整部署方案,以朴柄珊为省城警备司令,加强省城防御,王南屏为黑河警备司令,接替马占山将军原来的职位。从索伦支援来的苑成谷部三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炮兵营,编为步兵第一旅,布防在大兴以南。黑省守军以洮昂铁路为轴线,布置从江桥至昂昂溪宽约10公里、纵深40公里的三道阻击阵地,防御还在持续加强中……”

太子爷凶狠的瞪着报告情报的老兵:“还有呢……”

“没,没了……”

“怎么会这样布置就没了?外围游击是哪支部队?藏了哪支精锐去寻战机出击?”太子爷又语气不善的问道:“你们是不是带了什么密令过去,还要继续隐忍,以避冲突?被动接战也不能放开手脚?”

“呃,呃……不清楚。”

“呵呵……肯定有,不然只这样去布置,马占山就不是战将,让将军捆住手脚摆战阵,政客都该死。”

在今日,近此时,先我们从朝阳轻装快马出发至黑省的东北军特务官兵们,带去过时的密令:北平张司令长官,时刻想念江省父老,只是道路为日军阻断,此次冲突,已为国际关注,中央正与列强外交解决,对于张逆海鹏须迎头痛击,但对于日军务取谨慎态度,不可扩大事态。马占山与众将领心若死灰,已经多次电报去北平请援,没有具体回复,没有下文,连战与不战都未有答复。

太子爷沉思半响,直接问王溥少校:“事态迫在眉睫,北平方面不会连与日军开战不开战还没决定吧?”

王溥少校知几分内情,出发前长官也面授机宜,此刻太子爷咄咄逼人,一时无言以对。

“黑省必定开战,不是谁能决定战与不战的。参谋长谢珂已经做了表率,现在全军将士能不战而退?不存在了,悠悠众口,他马占山决心开战最好,不想开战也只能开战。”

“日军唯一的担心,就是担心苏联在黑省边境的两个师介入,按时间算已经快有谈判结果了。日本与苏联在我们国土争斗多年,长时间以来我们很多困局,都有他们的身影,早已在拿我们国家做棋盘,各用各的办法手段想来瓜分我们。”

“士兵们,我们现在站在一个哀伤的年代,抵御外敌保家卫国,而不是去开疆拓境……我们又幸运的站在此时,不再自我争斗,杀外敌荣耀先祖……士兵们,拿好武器,想象一下,我们击毙强敌,砍掉他们的头颅,立在倭寇的尸体上欢呼,是何等的痛快啊……呵呵……”

战争狂人,好战分子,都不足以形容太子爷,战斗宣言让我们热血沸腾,只盼着来几个日本军人让我们杀一杀,好不过瘾。

太子爷又接着命令道“命令。全体整装,携二日干粮和水壶,被服一件,其余通通不要。一人一马,再备三匹马携带马料。前路危险,老把式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我们全体开始忙碌整装,拨马前进。

太子爷指医生一护卫,又指一位东北军士兵道:“命令,你,还有你,为排头兵。遇哨卡查明敌情回报。”

“是。”

“是。”敬礼接令,快马前进。

“最后一次检查武器,子弹上膛。”太子爷领头,带领我们前进,速度不快,需要保存马力,太子爷不会犯低级错误。

“我将带你们杀穿敌阵,直接去到齐qi哈尔参战,呵呵……”

“开战吧,黑省将吸引众多的日军,战机要出现了,我们必胜。”

太子爷已经神经,胡言乱语,说的什么我听不太懂,但是声音在王溥少校耳里如闻惊雷,看着太子爷表情惊恐,活象见了鬼。

太子爷对王溥少校轻蔑一笑:“见过那份对战方略?框架是我推演的,够劲吧,呵呵……”

“士兵们,把自己当死人吧,杀敌就是你的本能,没有俘虏,懂什么意思吗?对敌人补枪,对我们掉队的补枪,对自己补枪。”

“这是命令,我说的话都是命令,违抗军令,没有选择,只有枪毙。”

命令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别人不知道,我只有兴奋与惊恐,战栗与发怵,这就准备死了?还是没得商量的那种,何其幸能有这种兄弟,有这种兄弟伤不起啊。

我们张自忠师长没有说错,这货就是个炮仗,战场上的导火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