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曲折路途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09字
  • 2022-05-20 13:10:28

出关,最便利的是火车。这年月乘火车,开始新奇,马上会意兴阑珊,大小站点多,时速也就二十几公里每小时,关键还日行夜不行。

关外东三省铁路交通发达,铁路总里程7000多公里,基本上能够覆盖整个东北的县级以上行政单位,很多地方没有正式的马路,可是一定有铁路联通。

东北重要铁路沿线,只有一小部分是中国的,东北北部的中东铁路是苏联的,南满铁路多数是日本的,虽然建在中国,但是中国没有管理权。

大车店,主要存在交通要道和城关附近,为过往行贩提供简单食宿,费用低廉。因行贩常用的交通工具大车而得名,暗示旅舍简陋,服务对象是经济实力薄弱的行贩。

大车店一般都按古代驿站40里左右设置,这个距离大约是负重马车半天的路程,以方便大车在途中打尖或住宿。开始这些店大多都独立一处,随着客流的增多,又引来了其他的买卖,如小卖店、小酒馆、铁匠炉、木匠铺、麻绳铺等,人越聚越多,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村落和集镇。大车店是铁路与水路之外,必不可少的,造就了陆路的便利,通行的行商也顺手帮忙地方维护马路。

日军占领了辽、吉两省,铁路线被日军控制,我们这么多人一起没有可能坐火车去到黑省,日军盘查严苛,时不待我,没有可能分散行动。再加上水路同样被日军控制,也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只能规划线路去往黑省。

深夜,太子爷和行脚商老者去前面东北军卡车上商量线路,前面分人来我们后车。两辆卡车陆路过不了日占区,卡车只能送到靠近日占区的朝阳,我们再斜插进内蒙通辽地区,再从通辽过日伪军张海鹏地盘,混过洮南,越过白城地区,避开泰来从三间房一带进入黑省。

下半夜,卡车兜兜转转,在天亮时又还是回来朝阳县城,卡车没办法再前进,朝阳县城没有被日军占领,东北军用电台秘令,当地驻军与政府,给我们配备军马,征用商人的大车,在半晌午又开始启行。

东北军,王溥少校带领两个士兵随我们一起行动,其他的东北军官兵骑马轻装简行,一溜烟没人影,不知道有什么紧急军务。征用三辆大车,橡胶轮胎的胶轮大车,没有货物,只有我们一行人被服杂物。队伍里只有我和田芽子看着军马发呆,连长虫都会骑马,不会骑马是一回事,连马车也不会赶,情何以堪。

行脚商老者与王溥少校身边的东北军老兵,商量路线行程,队伍里只有他们熟悉东三省路线,现在先不考虑日军的问题,怎么样通过那些土匪的地盘,需要思量。东北土匪猖獗,东北土匪常叫“胡子”。东北土匪叫胡子与地缘有关,东北的土匪多聚藏在深山老林,为的是防止政府和地方武装清剿,隔段时间出来打家劫舍一番,然后又在老巢挥霍,时间一长胡子长得长了,又没有时间打理,自然就都长着乱糟糟的长胡子,所以当地人一看这种长相的人就是土匪,时间一长,“胡子”就成了土匪的别称。

避开日军,路线难免的偏僻,土匪是当下最大的阻碍,行脚商老把式与东北军老兵就有与胡子打交道的办法和手段,盘道,攀商行的关系,花钱买路。这事太子爷办不了,太子爷与土匪交流的习惯就是把土匪变成死土匪,没有第二种选择。

东北气候,此时不是大难题,深夜野外落脚,寻个避风处不算难熬,都在老把式和东北老兵盘算之中,尽量寻到大车店住宿,这么多带长枪的人,也没有人敢明着惹。大车携带了马料,拉的不重,有橡胶轮胎,乌鸦连把车赶的飞快,军马拉大车,大材小用,备用几匹军马轮换使用,时间紧迫,不计马力,按太子爷性格,军马更算消耗品。

不时会停下,让军马恢复体力,我和田芽子被太子爷赶去练骑马。老护卫在我坐他大车时特意叮嘱过,和田爷一起好好练,遇到危险打不过也能骑马快跑。死亡阴影笼罩,练着练着,也能骑马跟着队伍慢跑,只是骑马靠过来取笑我们的长虫太讨厌,你丫的,别给老子抓到痛脚。

一两天后,路程越来越偏僻,路况更差,跑江湖的和小商贩极少见了,偶遇上大车店,也越来越简陋。每遇到大车店,老把式与东北老兵都会进去打听消息,队伍不打尖,就找店主直接花钱买消息。能开大车店的都是能人,有一定的财力外,还必须和黑白两道有良好的关系,或背靠官府,或暗中和胡子有密切来往,具备摆平事端的财力和势力。

10月24日我们到通辽,在通辽修整。25日吃过早饭才出发,准备避开通榆,直过洮南去白城郊外乡野寻路通过。

老把式变戏法的把大车打上山西大商行旗帜,还挂上了镖旗,掩耳盗铃也是没谁了,汉子二十一人,屁货物没有,走的什么镖?两日后遇到路卡才知道,张海鹏手下那些兵油子,管你什么来路,看大商行面子,上了孝敬就放你过去,大车都不带查的,大车棉被里全藏着步枪机枪与弹药,这里除了老把式都是九龙带驳壳枪,挂手枪在他们眼里不算事,眼都不带眨的就放行了,没人较真,双方都非常满意。经过的路卡有点多,非常费钱,医生的护卫不时的暗暗先给老把式小黄鱼,一根又一根,给的眼睛都泛红,痛并快乐着。

10月28日在洮南近郊修整,太子爷和王溥少校,还有那些军官大大们,开会讨论,边等老把式与老兵去打探具体消息回来。

据说白城聚集了很多日军,还有张海鹏的很多日伪军。

老把式与东北两位老兵回来,带回打探的具体信息。

马占山在10月20日宣布就职,发表了宣言:“倘有侵犯我疆土,及扰乱我治安者,不惜以全力除之,以属我保卫地方之责。”“我是一省之长官,守土有责。决不让黑long江寸土尺地让与敌人。我已决定与日本人拼命,保护我领土,保护我人民。如果我干错了,给国家惹出乱子,请你们把我的头砍下,送到中央领罪。”

马占山又贴出布告,悬赏购买汉奸张海鹏首级,平民百姓赏大洋两万,公职赏大洋一万、连升三级。

而后,开始了黑省部署调整,以日军为假想敌设置了三道防线……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