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最早的伪军张海鹏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59字
  • 2022-05-20 12:30:34

张海鹏,五大三粗,满脸麻子,外号张大麻子,在张学良麾下任洮辽镇守使,驻守洮南。因向张学良谋求黑long江省主席未成,心生怨恨,向来亲日的张海鹏与日本方面频繁接触,其白城一带防务形同虚设,已成日军跑马地,黑long江省就直接面临日军进犯危机。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快速占领了辽宁、吉林两省大部,开始逼近窥探long龙江省城齐qi哈尔。广袤的long龙江只有七个省防旅,省城更是防备空虚,只有徐宝珍的一个卫队团和窦联芳的一个大队。黑long江省主席万福麟在北平,以参与要政为由,没有返回黑long江主持军政要务,这是场面官话说说,此时回去黑省的路被日本人堵死,回不去了。

齐qi哈尔副司令长官兼公署参谋长谢珂承下重担,果断布置一系列的阻敌措施,调朴珊团的两个营布防齐qi哈尔,并委任省城警备司令,调程志远的朱凤阳团从小蒿子站赶赴泰来,对洮南方向进行警戒,调吴松林旅到齐qi哈尔城南布防,徐宝珍团及配属炮兵营,加上工兵连和辎重连约2000人进入江桥北段,构筑战斗工事,强行调拨库存99挺ZB26捷克式轻机枪给一线部队。同时,电报黑河的马占山、扎兰屯的张殿九、海拉尔的苏炳文各派一个步兵团进驻昂昂溪,满洲里的程志远旅做好准备,等待命令。

谢珂参谋长此番共抽调了一个旅又四个团,加上泰来退回齐qi哈尔的部队,齐qi哈尔原先就有了两个团和一个大队,总兵力达到了三个旅,虽然已经布置了防御工事,进行了兵力调动,但谢珂仍然感觉不安,黑省环境复杂,应电请北平副司令行营选派带兵大员来省坐镇,应付危局。同黑long江省主席万福麟之子万国宾分别致电张学良,举荐马占山和苏炳文,请张学良选派一人担负黑省军务。

10月10日,驻守在黑河的马占山接到了张学良任命其为代理黑省主席,军事总指挥电令。

张海鹏得知以后,当黑省主席的梦想又一次落空,愈发不满,窥探黑省主席无望的张海鹏被日本人拉拢,日本人称只要张海鹏夺取黑省,黑省主席就是他的了,还先送三千支枪、大笔军饷等物资资助,枪械后面陆续会送来两万支,在关东军的诱降下投降了日本人,并宣布就任伪边境保安司令,成了最早的伪军部队。

日军把张海鹏的旅部改成作战司令部,命令张海鹏率军夺取hei龙江。

10月14日,张海鹏率伪军分兵三路,进犯hei龙江,计划伪军第一支队由徐景隆率领,从白城子出发直奔江桥,伪军第二支队由铁路运到泰来,尔后步行至坦子城,攻击景星镇,伪军第三支队由陆路行至安广,攻击大赉镇。

当晚张海鹏部抵达泰来镇,计划于次日早晨进占齐qi哈尔。

……

太子爷,一小兵,只会给大佬们惹麻烦,没帮大佬们争脸面,还给大佬们送了个大黑锅,被很是嫌弃,用完了就不理这缺德玩意。

身无军令事务的见习官,太子爷无聊透顶,只能去军参谋部厮混,这几日参谋部很繁忙,除了自己二十九军各种军务,还需密切关注北平副司令行营的军事传报。

二十九军此时归张学良统辖,张学良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副司令行营在北平。

太子爷在军部,因为有大佬亲近,大佬也外传了张自忠师长的亲近中尉差遣,还被总参议萧振赢关注教导,也就没有过多权限不够的约束,平常的军事简报也可以查阅,可以参与一些普通参谋部军官会议。

太子爷带眼不带嘴,除了深受女兵女军官的喜爱,男军官们也不排斥这穿皮靴的年轻帅崽。

这几日,都在议论黑long江战事,除了击败张海鹏部,关键是里面有了日军的直接参战,日军用的装甲车与飞机,成了话题讨论的热点。

太子爷在女军官的媚眼下,又收到了军内简报一观,机要科、电讯科的女军官女兵们,把太子爷视为二十九军吉祥物,宠爱的不要不要的,让糙汉子们心碎了一地。

太子爷喝着女兵倒好的茶水,悠闲的翻阅着军事简报,把这几日的信息捋了捋。

此时的齐qi哈尔的军政机关、单位,已奉张学良电令相继退出,军队也大部分退往HLJ东部。

在不久前平乱石友三的反叛时,又抽调进关内12个野战旅精锐,黑long江的野战旅,王永盛的29旅和于兆麟的30旅被抽调进关内。

九一八事变到此时,被日军占领了辽、吉两省大部,黑long江野战旅已无路返回黑long江。九一八事变后,于兆麟奉张学良命令秘密返回黑long江,招募兵员,集中于齐qi哈尔。

于兆麟,字伯涛,辽宁营口人,毕业于东北讲武堂第一期步兵科。于兆麟部在帮助徐宝珍卫队团构筑好工事后,考虑到新组建的部队,依令本应从江桥站退往肇东,但士兵甚是愤怒,誓要拼杀卖国贼,不听长官命令,与徐宝珍卫队团的工兵连一起拆毁嫩江大桥三个桥孔,与伪军张海鹏部隔江对抗。

此时的嫩江防线,构筑于嫩江大桥北端。

有了嫩江的天然辅助,嫩江大桥又被拆毁三个桥孔,已不能通行火车与车辆,只有人能小心翼翼的慢慢通行,还在守军火力范围之内,便失去了便捷的进军意义。

15日,伪军先锋司令少将徐景隆率洮辽军第一支队三个团进攻江桥防线,亲率一部兵力攻击泰来县城,在泰来县城的程志远骑兵二旅五十二团的两个连,主要任务是警戒,向后方发出预警,略战一阵后,撤出泰来城,徐景隆继续逼近江桥。

15日早晨开始,张海鹏的伪军第一支队对嫩江防线于兆麟部、徐宝珍卫队团发动了第一次进攻,被于兆麟部与徐宝珍卫队团击溃。当晚,在日军装甲车的助阵下,伪军又发动了第二轮的猛攻,仍被击退。

16日拂晓,徐景隆亲率三个团进抵江桥南端,准备偷渡到北岸,在日军三架飞机的支援下,与江桥守军发生了激烈的战斗,于兆麟部伤亡惨重。徐景隆被工兵营长刘润川布置在江桥南端的地雷炸死。

此危难之际,苑崇谷部的一个团从索伦支援江桥,另一个团从突泉奔袭洮南,张海鹏感到腹背受敌,遂抽调一部回防洮南大本营,苑崇谷部军事行动大大减缓了江桥的守军正面压力。

当晚,伪军张海鹏部再次发动进攻,日军也再次出动装甲车助战,结果张海鹏再败,到17日早晨,枪炮声才渐渐平息……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