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一地鸡毛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24字
  • 2022-05-20 12:05:24

田芽子对面的人开始痛哭流涕,手枪弹弹头打碎碗碟,击穿桌子,其中一颗弹头崩进倒霉汉子的大腿根,太可怕了,差一丢丢就做了太监,屎尿不受控制,人完全崩溃,哭的凄惨无比,委屈万分。

我对面莽汉子又闻枪声,生无可恋,放开摸身上的手,又瞧见手上摸到耳尖的血,无声瘫倒椅子上,感觉还是快点来个痛快的,太折磨人,椅子顺流下水线,在地上晕染一片。

田芽子旁边的多嘴汉子,哆嗦不停,想躲开正在呕吐的神枪手田爷,挪动屁股,感到臀部发麻,手不自觉的摸到一片温湿,抬手一看满手鲜血,抖如筛糠。“中枪啦,中枪了,要死了,要死了……”身体阀门全开,房间气味愈发浓郁。

四枪击中三人,我一枪击中耳尖,一枪跳弹击中一人臀部,田芽子失手两枪,一枪击中大腿根,一枪穿过裤子,神奇的枪法,缘,妙不可言。

……

医生的俩护卫闻两声枪响,把医生身体前后挡住,迅速拔枪警戒,又闻两声枪响,额头冒冷汗,把医生推向墙角压医生蹲下,两人用身体死死挡住外面,呼喊:“战斗,战斗准备……”

烟鬼大爷一把拽过六爷的步枪,开保险,咔哒的枪栓推弹上膛,蹦出一颗完好的子弹,确定了枪里有子弹,跪姿瞄准大门口,喊着:“六崽,拔刀控制敌人,敢反抗就地砍杀……老夏,三米之内,注意房间门口……”

老护卫同样咔哒子弹上膛,跪姿瞄准房间门口,喊道:“六傻子,拿我的驳壳枪,快,快……”

六爷都要气死了,不是知道不能争抢,枪能随便被拿走,被个烟鬼指挥不说,还被呼喝成六傻子,六爷不要脸的啊,实在想直接砍死门房出气,门房自带三分眼力,投降的飞快彻底,举手跪地趴下,身体就一动不敢动,带着哭腔道:“别杀我,别杀我……误会,误会,肯定是误会了。”

房间里响起田芽子如中枪似的剧烈咳嗽声,还有呕吐声,让人很怀疑被伤成啥样才有这动静,可怜的应该活不成了吧。

道爷很无奈,看这纷纷扰扰,很是怀疑人生,把手枪的子弹压回弹匣,弹匣归入枪柄,检查了下保险后别入自己皮带后腰,去搀扶起田芽子,田芽子脑子已经不想事,急着找水喝顺手端起了酒碗,道爷又忙去阻拦,对我与田芽子这俩毛燥兄弟有了新的认知。

我已不知从何而起,更不知要如何结束,勉强镇定,可是持枪的手就是放不开,现在才感觉到自己汗毛是直立的,人莫名战栗,心脏仍然嘣嘣狂跳没舒缓,心底深处还有把几人全部击毙的冲动,残存的良知按住那狂暴,眼神纠结不停。

道爷看出了我这神经质的状态,先把田芽子扶出房间,见战斗队形,也知道,都是杀才,不是这样才是见鬼了,直接道:“没事,解除战斗。六崽扶住这位爷,里面还有位大爷呢,你们先别进来。”道爷在门口把田芽子交给六爷照顾,摊开双手,慢慢接近我道:“没事了,没事了,慢慢放下枪。”

房间里面三个伤员,死里逃生,跟着道爷一样感觉到了不对劲,忙慌跟着小声轻语,道:“没事,没事的,大家都没事,枪放下吧……”见我听闻他们声音,下意识的一动,差点惊叫又不敢,再一次屁滚尿流,泪水也委屈的又流了下来。

道爷喊着没事,慢慢的一手又去轻抬枪口,一手慢慢的拨松我一根根手指,把驳壳枪拿到手里,拉着我九龙带,把我带出了房间,不见我后,房间里响起庆幸的哭叫,感谢着诸天神佛,重点感激着自家祖宗保佑。我在房间外无脑的胡乱思绪,这些人心底应该更是在问候我十八代至亲吧。

道爷摇头,带着我与田芽子先撤离这是非之地,留下医生等人处理这一地鸡毛。

晚上被道爷特殊照顾,这种事道爷有心得,把我们枪械与六崽的一样全部收掉,这个大通铺就睡的我们几位。

“哥俩猛啊,那枪法神了,呵呵……”六爷开始打趣我们这难兄难弟。

“滚蛋,笑个屁啊。我们还有个兄弟,你见了后还能哈哈的出来算你本事。哦,对了,我兄弟喜欢说呵呵……到时候让我兄弟来和你呵呵。”

田芽子把拿出来准备散的烟丢六爷,给道爷散烟点火道谢:“今天真是谢谢您了啊,不然我们兄弟俩没办法收场。”

六爷去与道爷对过火,喷个烟圈,答道:“收场个屁,那些人屁都没敢放一个,就是医生给治疗了下伤,应该还在庆幸您哥俩手下留情了,都捡了条命回来吧,哈哈……”

我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听闻也就松了口气。“田芽子,给哥也来根烟。那枪口对上你,没把哥的魂吓掉了,你妹的,就你嚷嚷着要来当兵打日本鬼子,鬼子面都没见着,命就差点没了……”怎么看舔着脸点火的田芽子,怎么样的来气,烟气一冲,一边咳嗽,一边拿脚踹这坑货。

“你们是专门来参军打日本鬼子的?”六爷很诧异。

田芽子帮我拉开被子盖上大腿,自己拉过被子躺下,手伸到通铺外弹烟灰,答道:“我们哥四个一起来的,我们和医生,还有位太子爷,不是一般人,来了就是中尉差遣,厉害吧。”

六爷又开始神叨叨:“厉害,厉害。打鬼子啊,我最好是打鬼子死掉,那样算英雄了吧,总比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强,有家也回不去,混吃等死丢人啊。”

我不理这神经病,别被传染了,按道爷这架势,很怀疑我被这货传染上了。打岔问道爷:“道爷,刚才的事真没事了,是吧?”

六爷抢答道:“道爷护着你们,他哪知道。医生处理完那些伤员,赔礼赔钱,那些人是没话说,可医院不干了啊,说我们这些当兵的太危险了,让我们明天打道回府,医生今天也没争辩,准备明天白天再去说说情,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啊?”

“啊个屁啊的啊,算是给我们军队情面的了,据说医生是真的有大本事,为人也出彩,医院礼让了三分,不然不说让你们回去受罚,就是医院让你们进警察局,也够你们喝一壶的。”六爷感叹道:“你们兄弟人真不错,医院不追究,我们这边你们肯定也是屁事没有,谁叫这里医生是老大说了算呢,估计明天还要来安慰你们,羡慕啊,有个好兄弟真的挺好的。不像我,啧啧……”

“不像你什么,来,说清楚点。”道爷声音响起,又听到抓握的声响。

接着听到六爷高昂的惨叫。“啊……干嘛,放手啊,我还没睡着呢,我更没动啊。”

“……”

“爹啊,放手啊,亲爹哦,放过我吧……”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