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李尧臣武术大家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40字
  • 2022-05-19 20:36:04

刀,到也,以斩伐到其所乃击之也。

中尉差遣从内丘到达阳泉,神采依旧。马弁长虫彻底报废,在行军路上学会骑马,没有摔断手脚都是这孩子皮实,青青紫紫不算事,数百里路骑马,大腿屁股都磨烂,菊花残,火辣辣,暗自神伤。

太子爷尘土未扑,就被心急如焚的大佬们征用。长虫牵着三匹战马在那傻眼,见太子爷被夹携行去别处,跟我们好的不学,战马直接丢掉不管不顾,马弁的职责老兵可是教过,护卫嘛,三米之内,迈着可怜的大外八追了上去。

“小子,你总算来了,你来评评理,这些天那些孬货都说自己的提议才是对的,已经快要武力来决断了。”那位和太子爷交过手的大佬很高兴,感觉自己外援已到,交过手互相欣赏就有大交情,强强联手绝对压的过同僚,喜不自胜。

太子爷不用想也猜到一二,笑眯眯答应:“那必须站您这边,您功夫那么高,眼力还能差了啊。”太子爷溜须拍马一通话,说的大佬差点要拜把子。

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将军,邀请来武术名家李尧臣,白刃战研究室的大佬们闻讯,征用后勤处的宝贝卡车,风尘仆仆赶到。武人以武会友,在二十九军军部演武场就开练,都是武术名家,切磋一二也算互相折服。

一个小兵蛋子的提议,一种更精练高效的刀法对抗刺杀术,言之凿凿在李尧臣大师刀法里有那种招式,让大佬们情何以堪。大佬们研究出来破锋八刀,可以说是军伍刀法巅峰,还要更简练更进一层是难上加难,小兵蛋子开玩笑胡闹。李尧臣本尊现身,玩笑可能成真,为面子也得继续研究,不能给人小看,正式开始研究精练招式可能性,武人不习惯拖拉推脱,进入状态抓耳搔腮,大佬本就不富裕的头顶,雪上加霜。李尧臣大师也跟着冥思苦想,怎样让大刀对决刺刀术不落下风,奇了怪哉?我这么厉害自己怎么不知道。

双手刀法破锋八刀,巅峰刀法,研究室大佬们浸淫日久,习惯特定,时间关系唯有取舍招式。李尧臣大师更是纳闷,其刀法是单手刀,比不上双手刀的刚猛,是以灵巧多变取胜,破破锋八刀刚柔并济,自己刀法优势何在?

演练大刀与刺刀的对决,用刺刀的一方,被武术名家们各种蹂躏,参议各种记录,众人感觉微妙,和太子爷交过手的大佬有所感触,这里所有人使用刺刀的时候,都缺少太子爷刺杀术那种狠辣,那种一往无前的凶悍气势,统一不了意见,就电报张自忠师长把中尉差遣征用。

二十九军军部,演武场,太阳下,很多人都脱下了军装外套,瓷实的泥土地,挽起袖子的武者踏起尘灰进击格挡。太子爷一如既往的帅气,抬手向众人敬礼报道:“三十八师中尉差遣安德馨,前来报道。”随手回礼的大佬们可不在意这些,蜂拥而上,这小辈的意见很加分,敢不给面子就小本本记上。

太子爷众口难调,引发众怒的节奏,军伍人习惯破阵直击中军。抱拳行礼,谦虚谨慎,问候道:“李前辈,晚辈久仰前辈风采,今日一见不胜荣幸。”

李尧臣体型壮实,个不算高,劲装打扮,头戴常见瓜皮帽,在一群军装里也容易猜出来,抱拳回礼:“久仰久仰,听闻还有青年俊杰点名找我,我才是真的不胜荣幸啊,哈哈……”被庸人推崇平常事,能人才俊推崇,当浮一大白。

太子爷直奔主题,道:“偶得见李前辈外传刀法,小子心有所感,是对战刺刀妙法,能否赐教?”

“嗯……外传最多的算是六合刀法,我先舞

几招六合刀法你辨认,不是再换……”李尧臣不磨蹭,寻过单手刀,六合刀法展转滕拿,灵巧多变,刀光忽闪。

太子爷握持棉包头端的枣木枪刺,示意李尧臣,道:“前辈,是这刀法。我用刺刀,您破解这一招直刺……”

李尧臣换过木刀,二十九军的木刀,同样是双手刀,这几日也用过多次,已经熟络,武器虽不趁手,不是生死对决,影响不大,见太子爷行擎枪礼,回刀礼后,拉开架势,等待太子爷出招,言道:“请……”

太子爷木刺枪在手,左脚向前一步,脚尖对正前方,两脚距离稍宽于肩,左脚外侧与右脚跟在一线上,两膝微曲,上体微向前倾,身体重心落于两脚中央消前,在出左脚的同时,右手以虎口对正枪面,右手随即移握枪颈,置于腰带环右侧稍下,枪面稍向左,枪刺尖与喉部同高并和左眼在一线下,两眼目视前方,大喝一声,猛然突刺。

咔的一声,李尧臣习惯的单身刀初一接触,就被刚猛的枪刺蹦开,忙擦身躲开,心有余悸,这小伙太猛,见众人打趣的眼神,也是面色微微一红。

太子爷左脚用力蹬地,推动身体向后移,同时两手将枪面稍向左习惯的旋一下,猛力将枪收回,收回左脚,成预备用枪姿势,道:“前辈,再请……”同样的迅猛突刺,猛虎出笼。

李尧臣连续变招去破解,最后只得被迫双手持刀,太子爷的刺杀太刚猛,双手持刀上挑刺刀……

太子爷心底明白,快了,快了哦。不会明说,黑锅太重,太子爷表示背不起。太子爷微停一下,继续标准姿态,直接突刺,李尧臣双手持刀,刀身下垂,刀口面向自己,用刀背一刀撩起,磕开直刺的枪刺,同时刀锋向前画弧,砍向太子爷,太子爷早有所防备,枪架上大刀,还是会慢半步,后退的更迅速。

“好……”大佬们齐声叫好,同样是武术名家,看的出来路数,枪刺突击不利后,再变格挡,是两招,刀式上撩磕开枪刺再顺势劈砍是一招,招式耗费时间占优,绝对的杀招。刺刀拼杀,突刺,自然的攻击对手要害,胸部是最多的选择,老手会向对方的右侧进攻,封住对手进攻路线,也防止自己击中对手后中门大开,被对手垂死爆发同归于尽。

太子爷继续试招,道:“前辈,再请,这次我攻您左侧……”踏步突击,李尧臣继续双手持刀,右手前左手后持握刀把,刀身下垂,面对攻来自己左侧的枪刺,顺势刀锋转向上提,刀锋磕开枪刺,略微习惯性收刀蓄势划回中路,也跟进踏步直刺向太子爷,防备的太子爷连续后撤,虽没有中招,但是在大家眼里知道,平常过招已经又是一击必杀。

浮水三千,只取一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