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石门汇合医生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22字
  • 2022-05-14 17:34:18

医生刚下手术台,见到我们漾出暖暖笑意,透窗的阳光都明媚了几分。

医生指了指手术衣,没理会旁边患者家属的问询和感激,自然会有其他的医生去接洽,带着我们去换衣间,这时候医生不在乎什么规定,我们就更没觉得有什么规矩。医生洗过手,换下手术服,西装革履,皮鞋铮亮,兄弟之间话语许多,不知从何处聊起,换着穿戴时,已经和田芽子叼起了烟,规定?严禁吸烟的标志在哪?没看见。那些见我们已经忘形的医护,皱眉吸鼻子摇头别嘴,不好意思去提醒这确实有大本事的医生。

“雅文哥,太子爷让带了好多金条来……”田芽子神态猥琐,拿手背挡着嘴型轻声告诉医生。

医生系好鞋带,吐槽道:“当个兵,穷死了,烟都快抽不起,等下我们找个地方去喝点小酒去……”

我纳闷道:“医生,你怎么不穿军装啊,没人管啊?”

“神医啊……”见我对他翻白眼,忙笑着道:“老王,王哥,行了吧……绿啦吧唧的军装,难看的要死,还软趴趴的,不爱穿,反正没人管我穿不穿,出来到这里我是老大,咋的?”医生对深绿色的二十九军军装嗤之以鼻,让我们顿时感觉身上军装不香了,都是豪橫的主,真心不能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新兵蛋子从令如流别找抽。

我催促道:“嗯,军装确实难看,哈哈。快着点,喝酒去……”

“哦啦,走着……”

医生听田芽子说太子爷的趣事,我们身后跟上来俩老兵。“这两位老哥是老院长委派的,拗不过那老头,说是保护我,我看是老头怕我跑了,哈哈……”医生打趣的介绍,老兵们也只是笑笑,不多嘴不多事,医生拿走小皮箱给老兵道:“老哥,辛苦下,帮忙看着。”

田芽子忙着给俩老兵散烟点火,得瑟小皮箱装的金子,让老兵愕然,老兵从口袋掏出来半幅叠好的绑腿,把小皮箱捆扎一圈又绑在自己左手腕,拎手上随我们同行。

医生见老兵如临大敌,轻笑道:“至于吗?”不同人眼里大不同,多说无益,转而与我们聊太子爷的军棍,师长不是号称张扒皮吗?这是想认干儿子,这么好说话的吗?怪哉。

“等我下,我去喊下与我们一起来的,路上说好,到了石门请他们喝小酒的。”

领队长官原来是乌鸦连老连长,他需要处理事务,只能相约下次痛饮,烟鬼大爷本来想继续躺尸,被老护卫连哄带拽的喊起身,道爷很爽快,言要喝倒一桌,六崽在发飙,新兵蛋子不喊六爷莫得规矩,气的我一口老血没喷出来,只得诚心恳请六爷赏脸。

所有人对医生都另眼相看,烟鬼大爷是永远的大爷,道爷无欲无求,六爷见了老兵们又成了六崽,低眉顺眼。田芽子散一圈哈德门,大伙逛出医院,溜达石门大街,按医生的说法,要去正太饭店去吃点好的补补,还要去声光影院看场电影娱乐娱乐,当兵当的实在是太无趣。

医生当兵,军医院老院长把他当成宝贝疙瘩,只要肯留下来,无所不应,想干啥就干点啥,不想干啥就让人伺候别累着。医生以别无聊来行事,看周围的一切不顺眼,伤员在这样环境里,在这些医护手里不感染丢命就是奇迹,开始无事找事可劲折腾,环境大整治,包片大扫除,检查不过关打军棍,个人卫生大检查,发现跳蚤虱子直接上军棍,一天一打,打到没有为止。至于怎么消灭跳蚤虱子,那不是医生考虑的事情,只管发布命令,士兵只管执行,军法会教会士兵怎么行事到位,当长官的精髓无师自通。

医生的轻微洁癖,令所有深恶痛绝,军法之下必须执行到位,哀鸿遍野。军医院旁边的妇人们狠狠挣了一笔,士兵们那些家当浆洗不过来,只能请人帮忙,顺带暴晒用烙铁烫跳蚤,有远见的妇人家立马小澡堂开张,请来理发匠给丘八们剃光光。老院长受够了部下的唠叨诉苦,请医生出去散散心,把自己的亲护派去保护医生,不许掉一根头发,大佬如是命令。

石门市,正太铁路、京汉铁路交汇点,成为交通枢纽,成为控燕京南门、扼冀晋咽喉、连齐鲁中原的华北重镇。铁路交通便利,物资集散,商品流通,商业与服务业繁盛,工业兴起,蓬勃发展,有在石jia庄村东创建的正太总机厂、大兴纱厂、井陉矿和正丰矿等等,火车拉出了个新型城市。

石门大石桥,大块石灰岩石砌成,坡面平缓,桥头两侧各有石狮雕塑二尊,我们驻足良久。明生大街,压实的土路,商铺林立,大百货商场也吸引不了我们这些糙汉子消费,只有田芽子豪迈的买了两条烟,医生喜逐颜开。

下晌,医生厌恶逛街,无聊,去看电影消遣。声光影院可上下两层观看电影,除了普通座位外,还有雅座和包厢,能容纳观众近千人。声光影院楼上票价三角,楼下为两角,而包厢价格两元,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医生直接要了两个包厢,点的茶水要高档,点心要精致。下午的场次,除了大门难迈的大家闺秀包下的包厢,更是人影稀疏,医生纯粹是憋屈的报复性消费。

电影《歌女红牡丹》,影星身段美丽,歌喉余音绕梁,引我们拍案叫好,无赖浪荡子狗彘不如,又引我们拍案而起破口大骂,我们把影院当茶楼的行为,大闺女气恼的面色不虞,泼辣的陪伺老娘们向我们丢瓜皮果壳,把医生逗的乐不可支,还不叫人来疯的消停,我满怀恶意的以为,那些闺女与娘们就是故意这样的,想勾搭田芽子和医生,都没人丢我,太伤人心。

石门最大最豪华的饭店,正太饭店,一座楼中楼建筑,青砖墙、木窗、圆形门,楼道、屋内一色的木地板,完全的欧式风格,法式小洋楼。只有医生没感觉,不发怵,踏步领着我们直趟,进门就要包间,敢打马虎就叫护卫去讲道理,二十九军的护卫,九龙带驳壳枪没什么,背插的大刀片一言不合拔刀在手,就问你怕不怕,老兵看淡生死的死鱼眼莫得感情,小皮箱的金子撑腰,不能让狗眼把人低看。

医生一句不怕花钱,定下规格,进了楼中楼,二楼大包厢,一排服务员服伺禁手落座,品茶听小唱,用呈上来的菜单点菜。大场面,我们咽着唾沫扮斯文,等上满席面,满上酒盅,医生说着场面话齐喝一个开席,开始觥筹交错。

酒过三巡,抽香烟的都点上开喷,一水的大汉子,菜就需要接着上,别的都是样子货,就要肉,就要大酥肉,还有金毛狮子鱼可口,那个必须盘子再上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