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军商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84字
  • 2022-05-19 14:54:16

云层阴沉许久,开始释放,忽然的淋漓而下,借风势释意斜飞。

外面突来风雨声,众人乘机缓口气,里间大佬们给的压力山大,不然大小也算个人物,小队对抗推演不够丢人钱,那傻叉团长活该被个中尉见习踩脸。

太子爷出来可不关心这些,刚到手的宝马可不能淋雨,见外面警卫士兵们把那些战马送去马厩拉进走廊,就不去找管了,这才去告诉师长勤务兵,办公室两位大佬等开饭。

大厅里无所事事,准备泡茶摆龙门,太子爷过去就是立正,敬礼,道:“各位长官好,师长命令属下来学习一次。”

一次?这不是来学习,是来砸场子的,关键师长特意派来个小小的中尉见习打脸,输了去自裁,赢了胜之不武有啥好得意,这是表达大佬对部下很不满意,除了个别猛将都能警醒。猛将都单纯点,打仗就是刚,拉开阵势找机会就是弟兄们跟我冲,主官喜爱,关键时刻很好用,需要个别这样的属下,自带奇迹光环,不带光环的早把自己埋掉了。

长官们表面坦然面对,心底都怒火中烧,想拿棍子打狗,有怒目切齿的道:“请。”

太子爷沙盘前立正,道:“长官请。我是倭军,日军的一个小队,由三个分队和一个装备三个掷弹筒的掷弹筒分队构成,因为是前锋,小队加强配置,每个分队15人,加强一个掷弹筒分队,整个小队62人。”倭军就倭军,不挨军棍就好,不选优势一方那不是脑子有坑,只要可以不挨军棍,情怀是什么,暂时不需要。

“遭遇战,我方连级急行军,120余人。”长官大手一挥就是一个满编连,指挥少了丢不起那人。

太子爷道:“倭军前锋机械化行军,前行两辆摩托车为前侦小队,使用望远镜侦查到你方在接近,迅速后转,全体抢占有利地形,卡住要道,开始修山头阵地。”

机械化?我忍,谁让我们骑兵是宝贝旮瘩,除了侦查,战斗时候开场就出动骑兵,后勤部的能在你指挥部门口上吊。抢山头阵地什么鬼,倭军不是应该摆开阵势后,一通火力压制,指挥官鬼子刀一挥,“天闹黑卡板载”的吗?难道情报还有别的说法?开始纠结了,人数是优势,但是武器火力变不出来,对面那位是知情的,连队只有轻机枪两挺,还有就是步枪手枪,手榴弹大刀,攻击是必须攻击的,加上地形劣势,只能试探性进攻,收集敌火力布置情报,等待后续支援到后波浪式强攻。“我……”

“倭军以逸待劳,等待后续中队到来,中队联系大队,成整体布置,等你方兵力聚集后以重火力打击,再依命令进攻。”趴立正。打完收工,只要不输很简单,倭军难打怎么打不用小中尉去操心,长官们摸鱼的推演,被直接一步顶全军大战,大坑已挖好,等长官们讶然中反应过来,会不会先把小中尉先埋了,那就再说。秋雨连绵,淋漓一阵,淅沥一阵,现在滴滴答答,那就该跑路了。

“……”

“师长说没有推演完不开饭,长官们先推演,现在已经超出属下推演的能力,就先退下了,长官们请……”立正,敬礼,立正,潇洒而去。

“……”

参谋部的推演终于进入多方联合运作,长官们已经没心思和小中尉置气,现在才是师长出的考题。师长对部下避重就轻没有扒皮,难道是现在伙食不好,吃素吃得和气?

传令兵进去汇报师长情况,又汇报中尉差遣又跑路了,师长与总参议还是慢条斯文就餐,师长还道:“高粱米饭配这种蔬菜汤很不错……”

“呃,还行……还行吧。”总参议被高粱饭哽到,无奈喝一大口清汤寡水,不去管胃受不受的了,饭总还是要吃饱。

……

后勤部部长招见,我们把东西留在小走廊,跟着警卫在雨中小跑,警卫士兵把我们带到后面几排的宿舍区。

“长官好。”趴的立正,敬礼,立正。田芽子的怂货不敢见大佬,和长虫在宿舍门外等。

胖长官回军礼后,客气的拍打亲昵,笑着道:“来,来坐,喝茶。小兄弟应该是叫王,王……”

“长官,我叫王仁义。”

“是……王仁义,瞧我这记性。仁义啊,坐,来这坐,喝茶,喝茶。给你介绍个人,这位是外兄,梁记商号老板,你叫梁哥就行。”胖长官推过瓷杯茶盏,介绍旁边一位中年长褂。

“梁老板好。”我忙又站起来客道,抱拳见礼。

梁老板忙抢先半步抱拳行礼,道:“王长官好,小商人,当不得老板的称呼,不嫌弃的话还是叫梁小哥吧。”

我忙乎的摆手,道:“不,不。我不是长官,就是个新兵,不能是长官,梁老板叫我仁义就好。”

“那叫你王兄弟吧。这次啊,是部长组局,我们几方谈谈利益分成。”

“分成?”完全不知缘由,来龙去脉一无所知,什么生意?就分成了?

商,聚集财富,通过非法或者合法的手段取得超然的财富。取得财富的叫商,取得权位的叫官,官商自古不分家。时代特色里最猛的不是官商而是军商,军队手段垄断地盘的一切商业活动,稳站高台,利益分配哪怕军队一方要拿掉大头,稳赚不赔的好买卖,无数商人趋之若鹜,军商同军队命脉相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军队会对不是一伙的商人,用武力强征各种另立名目的税钱,限制不是一伙的商人介入本地商业。军事押运货物逃税,势力之间互相卖交情或者强硬,那各种税是不交的,还去设卡阻碍商业流通。一件商品走州串县之后就已经翻了几番的成本,不同势力成了商业活动的阻碍,商人有门路才能依存军事势力生存。

胖长官解释道:“前面与安中尉谈过,要他家商号在湖北和上海等地的货源,他同意了,详谈协议什么的他嫌麻烦,这不,把你找来了嘛。”

我只能点头,顺着长官的话向下接,问道:“商量好了就成,没意见,分红什么都好说……咋分啊?”

胖长官正式道:“梁老板那边,商号安排进出货物,我安排别的事,你那边让安中尉与家里打好招呼,优先安排我们需要的货物……嗯,你再出个两百根小黄鱼意思意思下吧,分红我六,你们各两成。”大佬两百根小黄鱼都要,一点不大气。

“只要太子爷肯出钱我没意见,我们只要一成分红,要实打实的一成分红,要分的到我们账上,行的话就这样决定。”太子爷肯定不在乎这些,宁愿多放弃一点,落在实处的才是真的。

长官很高兴部下这么给面子,道:“嗯,小伙子,有前途。”

“太子爷有什么交代的吗?”我多问了一嘴。

“呃,安中尉没说什么,就是说别做鸦片生意,丢不起那个人……我们也从不做那生意啊。”收收过路税不算吧,那肯定不算。

“……”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