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火力不够战术来凑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24字
  • 2022-05-19 15:18:44

张自忠师长见太子爷进来,和总参议萧振赢一起把太子爷拎进里间办公室。办公室除了文件架还是文件,简陋到极致,两个极小的穿不过人透气窗口,电灯还算明亮,办公桌用八仙桌代替,师长摆摆手避免只有一个茶缸的尴尬。

张自忠师长开门见山,问道:“你讲武堂学期七年半,接触那些日本教官时间长,想听听你有什么看法和想法……”急病乱投医,没办法,与日军没有交过手,情报缺失,想听下太子爷了解点什么,哪怕太子爷只是个小小的中尉见习。

“各方面差距很大,我舅舅是讲武堂副校长,去过德国、英国、美国和日本交流学习,记得他说过一句话,站的越高越绝望。”太子爷很落寂,道:“国战开始了,军人只剩一条路,死战报国。”

站的越高越绝望,罕譬而喻,意味深远,谁又能知道,在以后的岁月,懂这句话的在做何选择?绝望后选择自欺欺人数祖忘典投降,还是绝望后为那一线生机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战死沙场,选择的不同,造就懦夫和英雄。

总参议萧振赢沉默片刻,问道:“大局上,你有什么看法?”总参议是参赞军机、政事和以备咨议,问的方向不同,又与南京政府关系密切,时事关注度更高。

“我们国家很大,日本快速占领不了的,只会步步蚕食,会各方面一直武力压迫我们,要我们投降……以后叛国的少不了。国际上,那些大国本来就是竞争对峙,不会放弃在华利益让日本一家独大的,我们也只能先拖,特别是这次江淮大水,很多军队境况比我们好不了多少,没办法现在就总决战,只能去拖,去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决战,等待世界格局的变数。”

张自忠师长问道:“那些是政客考虑的问题,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到时候奋勇杀敌战死沙场就够了。”

“荩忱所言甚是。中尉,说说你的看法。”总参议萧振赢道。

“是。”立正。“日军有各种军舰,那种飞机母舰我们国家没有,还有飞机、坦克、装甲车、各种口径火炮、毒气、轻重机枪、骑兵卡宾枪、三八式骑步枪、手雷。其中日军重火力我们毫无办法,只能硬抗?”

“硬抗?要想办法减少伤亡,军队伤亡过大后面还怎么打。”

“工事,战壕防御工事,现在就开始指导训练,我们很多士兵飞机坦克都没见过,要做准备。开始准备大量镐、锄、铲、锯等等工具,必须准备大量的麻袋,我们地雷不多,需要大量铁丝做铁丝网防偷袭,鬼子习惯夜战偷袭。”太子爷看大佬们没说话,又接着道:“我们很弱,是事实,也是战机,日军不会想到我们会主动突击。观摩师长处理公务,师长应该有做准备了,师长在囤积毛瑟手枪弹,在集中各方面手枪队的信息。”

张自忠师长轻笑,道:“说说看。”

“日军夜战强,是反应机制迅速,拼刺熟练,他们伙食比我们好,体力好,关键没有蒙眼病,我们肉食少,时间长了很多士兵有蒙眼病,夜间视力不行,是我们一起来的医生说的,所以我才提议加强伙食。近战最好的不是刺刀,而是手枪,挑选没有蒙眼病的士兵,组成成建制的敢死队夜袭,其中选可以速射的毛瑟手枪,组建敢死突击队,配手榴弹数颗,最好绑10余颗,配大刀,突击队行动必须快,以手枪快速杀敌,不能迟滞攻势,哪怕拉手榴弹冲过去,大刀杀敌必须一刀制敌,要不然就一刀换一刀换掉,现在破峰八刀杀敌不快,看白刃战研究室后续研究,需要一招杀敌的刀法。”

张自忠师长有想法,虽古有慈不掌兵,但是绝对没有太子爷心狠。

“火力不够,战术来凑,与其等日军重火力打我们,我们先突袭,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军队士兵与日本的仇恨值不够啊,士兵大多日本人面都没见过,战争又没在他们家乡,长官只喊护卫国土军人天职是不是弱了点。我们可以派兵去接引东北逃亡过来的民众,再找点东北学生来演讲嘛,学生单纯热血,斗志昂扬,是我们需要的。利用我们传统啊,编歌,刷标语,那什么宁做沙场鬼、不做亡国奴,为国杀敌就是民族英雄,杀尽奸淫掳掠的倭寇等等,然后……”

“然后?”

“就组建敢死队,热血疯狂不怕死的杀才才可以完成战术突击啊。再传小道消息出去,孬种别进敢死队,不怕没人报名,呵呵。当然了,敢死队那各方面待遇要比一般的强。”

张自忠师长好无奈,这个中尉差遣还是先砸自己手里吧,没有朋友的,派出去带兵,他绝对会把所有部下当敢死队用,会把一支军队变成炮仗,与敌阵地同归于尽。

“我已经和后勤部商量了,我出资买一批猪来,猪身上大字写上大字倭寇小日本,让士兵满山追着砍,砍死倭寇猪的连队吃猪肉。以后打靶,靶子全画个倭寇头像,打着打着就习惯杀倭寇了。”

“……”

“呃,没什么想法了……哦,对了,我与医生商量了,让家人从美国走私来一些吗啡,量不多。医生还让联系购买一些云南白药,哦,医生在培训战地护士,据说需要后勤部帮忙,他要挑人……”

“战地救护重要,这批征兵,新兵先用来组建救护担架队,现在形势还不明朗,说不清什么时候就接到命令上前线,时间很紧迫啊。”

“师长,将军,您们还没吃饭吧,要不我叫人来开饭?”太子爷看大佬们应该是还没吃饭,想找个理由开溜。

“你吃过了?”

“吃过了啊,去新兵营看朋友,在新兵营吃的。”

“呃,去把外面那些吵死人的教训一顿,一伙人推演个小队的对抗至于吗?去吧,输了自己去领军棍……对了,叫人送我与萧将军饭食来。”张自忠师长一指门口,这是不耐烦了,部下们小队的推演对抗,张自忠师长无奈摇头,亲自上场丢不起那人,关门放狗,简单直接。

“是。”立正,敬礼。走到门口时,用能听清的声音,低声对自己道:“中午吃的羊排,真香!”

这是炫耀比师长吃的好吗?两位大佬愕然后又相对而笑,部下是看长官们心情有点郁结,故意逗逗大佬。

“滚蛋……”

“滚……”

两声怒吼,太子爷落荒而逃……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