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牙膏泡泡多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125字
  • 2022-05-19 10:22:05

长虫筋疲力竭,喘着粗气,勉强立正,敬礼,喊道:“报告长官,跑……跑完了。”压制着自己的急喘气,努力讨好的笑,自己很喜欢的新布鞋也不敢去捡。

阴暗天空,秋意轻袭,萧瑟如长虫。

太子爷回军礼,命令:“去牵马。”太子爷比较满意,野孩子年龄小精瘦,力气过得去,跑步过得去,马夫嘛,跟的上马慢跑就行,难道真需要马弁,等这孩子护卫,那不得凉凉。

看过太子爷脸色,长虫还是下决心先去把鞋子捡回来,新鞋子必须要,哪怕挨一脚。赶快去牵与老兵玩耍的马,什么狗屁勤务兵护卫,马弁就是马鞭好吧,马夫被说的这么清新脱俗,欺负人不是?爷现在可是认字识数的,已经不是一般人,甭想忽悠我。

识字是长虫主动认真去做的,颠沛流离中见多了干净衣服学堂识字的孩子,从小有个孩子的认知,以为识字的孩子才生活无忧,他与小伙伴不识字只能乞讨,被识字孩子们欺负嘲笑,不识字根本骂不过,文绉绉的骂人话,听不懂怎么接话回骂?捡到的大公鸡都吃的没味口。

西北军传统之一,识字班,字都不认识怎么晋升长官,不识字参加不了军官培训班,参加不了军官培训班就成不了准尉,是永远的大头兵,正职里只能当班长,以后只会喊弟兄们跟我上。长夜漫漫,不找点事虐一虐精力旺盛的大头兵,难道还一人发个婆娘?

长虫这几年混过多个识字班,最认真,也学的最好,按老兵大叔的话说,学问已经完全够当中尉的了,长虫不知道眼前太子爷就是中尉,不知道跟的长官是中尉中的天花板,哪天以为长官这样的才算中尉,那得是如何绝望?

太子爷见我们过来说准备妥当,看到不远处宿舍门口那大包小包,皱了皱眉,对那后勤的小长官道:“把那些东西先送我房间去,记得把他们安排离我房间近点。子弹与枪现在就送到师后勤部去,别马虎……呃,从我账上,这里除了新兵,老兵一人发10元,留100元给你们营长,感谢你们对我兄弟的照顾。”

“客气了。”老兵抱拳感谢。现在论的是交情,常礼,不用军礼。

“哦,对了,与那倒霉营长说,今年的征兵马上要开始了,已经与地方上在协商,不要再瞎折腾,等着工兵营来扩建营地,准备接收新兵,命令应该快下来了。”太子爷跟师长身边,小道消息多多,这些不涉及到保密级别的事,还是能透露一二。

“啊……好事。”老兵们欢喜的分享美事,可以名符其实的当回连长排长了,能不高兴,新兵怎么了,那也是兵,总比光杆好。

太子爷丢给长虫两把快慢机,还有九龙带,看长虫光脚板手里拿着布鞋,对我们说:“拿双皮靴给他,你们啊,有皮靴不穿,咋想的?”动了动自己脚上的中帮皮靴。

我们能咋想,军棍20,我们就自觉的选择布鞋呗,能跟你比,你皮糙肉厚,军法官对你也客气留情,我们挨了肯定屁股开花,见长虫那脸已经乐的不能看了,都不忍心告诉他,皮靴虽好,看谁穿啊?

……

虚情不舍,假意客道,真心的道别后,我们步行去大营。牵战马的长虫,军装被九龙带一束,彻底成了竹杆,没挂好的左右各一把枪盒,胸口九龙带插着脚脏没穿的布鞋,鞋带系个节的皮靴挂脖子上,熊孩子感觉非常高大上,走路开始像螃蟹。

这次进营防,简单的如同喝水,守卫们只是与太子爷互相敬了个军礼,什么话都没有就放行,田芽子还努力露脸,以为这样下次就能进出,不知道对我们这些小兵来说,守卫才是大爷,无令进出,不存在的。

军营很大,营防外碉堡还没拆架子,外围一排排木头房子暴力粗糙,顶上五花八门,稻草、秸秆、棕叶、油布、毡布、篷布什么都有,中间师部才见土泥砖、红砖、青砖的排屋,盖瓦的不多,应该都是要地,很多个操场,士兵一列列一行行,道路纵横交错,道路边沟渠引水顺流,方便士兵日常生活和排雨水,重点可以防火。

师部办公要地我们不能进,据说要什么通行证,见识不到。太子爷领我们到宿舍区就不管了,有事要去忙,晚饭时候会过来找我们,临走问我们还有牙膏没有,他的不知是掉了还是谁顺走了,找部长要,部长说没有了,还说梁新记牌子的牙膏就是清馨泡泡多,不是那中和用商号牙粉可比的,非常恶趣味,现在太子爷准备去告诉部长,他的宝马已经异主这个好消息。

我们和一匹战马,只能找个角落自己玩,哪也不敢去,这鬼地方好多守卫站岗,开口就说枪毙,根本惹不起。长虫找个小水沟把脚洗干净,把布鞋穿上,过来问我们这些怎么装备,田芽子很热心,给他重新左绑右挂整理,一会就天南地北胡扯成兄弟。

太子爷遇上部长,部长告知师长还没回来,宝马不算个事,只是师长在找某个中尉差遣,据说已经准备好军棍,乐的看太子爷火急火燎。太子爷只能过来骑马,匆匆又赶去城里,半路一拍脑袋,忘记顺便把兄弟们带去医生那里。

张自忠师长看着参谋们与大小军官总结讨论,大家不约而同的放下小分队的对抗,开始了小队的推演。师长焦虑的是日军重火力配置,重武器火力情报严重收集不足,饭虽然还是得一口口吃,一步步的推演还是有必要进行,才能对全军进行军官课,进行战术指导,战争还是一个个大小对战组成的,主官比别人想的多的是怎么破局,名将想的是怎么用自己手上的一切把敌人干掉。

与以往的战争不同,国战关乎国家民族生死存亡,张自忠师长一直在盘算自己手上微弱的战力筹码,战场上怎么样把敌人干掉。

参谋部在组建各种沙盘,各种地形下的各种规模对抗,拉帮结派推演骂娘,唇枪舌剑,指挥的棍子几乎叉到对方脸上。太子爷进来参谋部时,就见到长官们热情的,氛围友好的,和谐没有动武的,和谐推演……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