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炊事班的鱼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52字
  • 2022-05-18 18:57:45

“马是我的了吧?”半天见没人说话,太子爷可不在乎这些,那匹战马太子爷很喜欢,到手了很高兴。

长官大佬们感觉恶心,战场上卖队友,让士兵去换命,军人丢掉武器去裸奔,标榜的武器是军人第二生命不存在,对敌人狠,对部下更狠。张自忠师长看着这个中尉差遣叹气,这种人没朋友的,也活该没朋友,见习时间结束也派不出去,砸自己手里了,这货还在高兴,忍住喊军法官过来的冲动,门口一指。

“是……”立正,敬礼。明白,了然,又该滚蛋了。肯定麻溜,可以去找在新兵营的兄弟愉快玩耍,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复杂目光注视下,太子爷板正军帽,习惯性压低军帽前沿,走的不急不慢,军人姿态。

院子一角,赵大团长正踹着个黑脸汉子,外面警卫都转过头不看,非常理解,还非常同情,同情施暴者,没人多事,由着那个团长发泄,被太子爷看到,团长不好意思了,骂骂咧咧要走,廖黑子没注意四周,抱住赵团长裤腿,顿时,又遭来一顿毒打。

……

兄弟相见,轻松愉快,一些趣事,一起取笑,军棍20也是兄弟间的笑料。

“仁义啊,我刚问你吃(qi)的了不?用你们那边的话回答,你是不是没答全?”

“……”

“你们不是都回答,吃(qi)的了,你吃(qi)了吗?”

“呃,是啊,太子爷厉害,这些细节都被你注意到了。”

“你应该问你吃(qi)了吗?现在就问。”

弱弱的,不明所以的,疑惑的问:“你吃(qi)了吗?”

“没吃(chi)。”太子爷表情很无辜,道:“是真没吃,饿死我了,快去找点东西来吃,快点的。”

是真没吃啊,这个可以有,赶紧的。“我们去伙房,炊事兵在训练,我们可以自己弄,今天加菜,还有羊肉。”

“哦,伙食比我们的好啊。那黑脸看样子对你们很好啊,难得。”不是伙房重地,闲人免入的吗?不是军法官,不操那闲心,喂饱肚子才是正经。

“你们也吃窝窝头?”

“师长都吃窝窝头,最多就多两碟咸菜和一碗蔬菜汤,说是叫什么以身作则,难为人。”太子爷是吃完正餐吃小灶,女兵们太热情,拒绝不掉。“跟师长去乡野巡查,下面兵是真的苦。”

“……”

“这里炊事兵还行。”太子爷东看看,西摸摸搞的像长官视察,见我们疑惑,就接着说道:“你们看水缸,里面有几尾半大的鱼,这个可有门道,这是防投毒的。你们行不行啊,烧个火这么半天。”

我暗自嘀咕,难道不是养大了再吃?还防投毒?是不是哦,田芽子都准备明天红烧了,乡下人单纯,你可别骗我。

“马上就好,整锅烧要点时间,这炊事兵准备了一天的羊汤。太子哥,等下我捞那一整条的肋骨你吃,那个好吃,香。”田芽子边说话边心急猛加柴火,气的我把这碍事的赶开。

“哦,对了,医生在那天天叫无聊,发牢骚,要不你们去陪医生玩去。你们挂职到师医院去怎么样,手续我找人办。”太子爷坐等,田芽子去宿舍把我们竹筒拿来,洗过后,装好温水推给太子爷。

“都可以。”我回道。“不过田芽子惹事了……”

“呵呵,你们能惹什么事,新鲜,有人欺负你们了?”

“欺负倒没有,这坑货为了闹动静找你们,什么事都答应,什么事都点头。”

田芽子颠三倒四,半天才说明白烦心事,太子爷听的费力,连蒙带猜。

“小事,叫他来找我,把他能的。那些东西我需要用了,甭理他。田芽子再去捞几块肉,怎么就一根肋骨啊……”

那根肋骨还是我中午没好意思吃的,太子爷是真饿了,田芽子忙着捞羊肉,加点汤,做了错事很乖巧,问咸淡,要不要加点盐。粗盐羊肉香是香,吃粗盐的军队是真的缺钱。

“等下去收拾东西,上次留的枪和子弹全部带走。你们就一人两把枪够用的了,多的枪我要收走。配件包知道吗?”

“……”

“那就是全在后勤,一人去拿几个配件包,你们会拆装,有问题自己修,自己换。我记得配件包有弹簧和弓簧,好像还有罗丝板手。留几件九龙带,装满子弹留着,以后一天打个弹匣养养手感就行,就你们那枪法,练不练也就那么回事,不崩到自己就好,呵呵……”

“哈哈……”我和田芽子也是跟着笑,随缘枪法,凑个热闹。

等太子爷吃好,我与田芽子回去整理东西。太子爷去操场遛食寻热闹,龙行马步,吃太饱撑的。

操场,老兵们在闲聊,不怕脏的就坐地上打盹,万一廖黑子回来了,也好马上整队,再怎说,总是营长,面子还是要给的。

老兵们刚统一了意见,一人顺了三颗手枪弹,虽然军法盗窃处罚的很重,几个子弹在他们感觉就是与我们闹的玩笑,知道我们根本就不在乎还有多少子弹,平常有人打着教导的名义开着玩笑会要几颗,我们也会痛快的给,来蹭枪玩的也会压几颗子弹给老兵玩,再说军人嘛,顺子弹不算偷。

太子爷溜达过去后,加进闲聊队伍,这群老兵别看衣服有补丁,军衔可是不低,这里都是连长排长,上尉都有两个,中尉差遣就是个名头,虽然据说是师长看重的,老兵性格都不怂,相处自然。

弹药箱上平放一排步枪,太子爷拿起一把九成新的汉阳造,枪的主人是后勤部的小长官,枪使用的少,平时保养的特别好,太子爷咔咔的玩枪,有老兵主动递过来两个压满子弹的漏夹,那就不必客气,压漏夹上膛,开始慢打,一枪一枪习惯这把枪,后面一个漏夹压入弹仓,快速射击拉枪栓联动,“嘣,嘣,嘣……”沉闷的枪声很响。“请你们也一人打一个弹匣的吧。”太子爷知道地上木头子弹箱和四把快慢机是我们的。

老兵们笑容更甚,也没必要客气做作,移开步枪,开箱压弹,把玩全新的快慢机,近看迷人的烤蓝,爱不释手,把快慢机卡上枪托。有老兵问道:“兄弟,打10发,我留10个子弹以后用可以吗?”

“可以的……”太子爷清楚,在老兵们眼里子弹金贵,不想瞎糟蹋。

叭叭的枪声,引的那边在训练小幅德式正步的新兵老是回头看,勤务兵李大哥怒吼连连也没用。太子爷见那些人无心训练,这是自己的锅,就喊:“要不先休息下,过来一起打枪。”

无奈的教官只能口令解散,激起欢呼一片……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