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又演倭军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10字
  • 2022-05-14 17:29:14

窗外冷色调灰白云层,不厚,格挡住阳光,如田芽子的抹汗布,让人厌恶,好像听到喊中尉差遣,没有军棍20,应该是听岔了。

正午时分,参谋部聚来很多人,里间大佬们咆哮,大厅噤若寒蝉,压抑总以为是天色引起,有不怕长官骂浪费的去把电灯打开,似乎那样可以缓口气,刚接通电源电压不稳,灯泡忽闪忽闪,气氛更诡异。

太子爷非常想问问还开不开饭,太子爷饿了,想吃饭,多大的难题,多大个事,都不让吃饭的,还是不敢问,怕师长打军棍。

里间办公室,时有人进出,只有传令兵不时出来传人。直到有个一脸面如死灰的军官,被引领着从外一路小跑进去,太子爷好奇一打听,还是团长呢,团长怎么这德性。

团长赵光明,现在想死的心都有,本想帮一把老部下,自己出面最多就是让旅长骂一下,旅长好说话,骂完还是会多少给点物资,派几个手下辅助指导下演练,不管结果如何,东西得了,兵也练了,总是占到便宜可乐呵,旅长满意的话,到时候把廖营长功劳提一提,说不定旅长还能让廖黑子官复原职。找传令兵侧面一打听,哎呀呀,惊掉下巴,现在可好,从军部到师长,师长到旅长,全得罪光,被廖黑子坑到姥姥家。

此时,日军情报收集极度不完善,连日军编制下的军力配制情况都没摸清楚,军参谋部还在积极联络各方友军,共通有无,战术推演还在摸索,被下面的愣头青一把抬到桌面上,这种坑货就必须要抓来找理由骂。师长是主官,实力找茬,参谋部好冤枉,旅长被带坑里,团长活该,某个营长暂时还是路人甲。

长官大佬们,相继从里间办公室出来,师长张自忠不太高兴,有用的情报很少,参谋部建议不完全合意,还是只能战术推演,把现在能找到有一定级别带长的全叫来,群策群力,总能有点好办法。

师长记得让传令兵传唤过中尉差遣,据说讲武堂那么多年,很多日本教官,总应该比普通军官了解点日军,欠军棍的没见人,师长要说话,顿时更安静。“中尉差遣,有令不到,军棍20……先欠着,等下一起罚。”

“是。”角落的角落冒出太子爷,军式小跑,叭立正,敬礼,立正。

“前几天的军官课上过的吧,军事推演,我军10余人对战日军小分队。”师长吩咐,一指倒霉团长,道:“你去对战。”

“是。”团长浑然不知师长的小手段,沾沾自喜,年轻的见习小军官,师长这是送分,毫无压力。

“请。”团长很自然的走到我们军队那一方。

太子爷看了看师长,见师长狠狠的眼神,乐了,开始很自觉的过去,倭军就倭军呗,今天演过好几回,不差这一次两次的。站过去,立正,敬礼,道:“长官先请。”

“嗯,我方十余人……”

“等下,十余人多少人?”

“十,十五个。”气的差点想说19个。

太子爷伸手示意请继续。

“我方,轻机枪两挺,各备弹300发,各配副射手一名加弹药手一名,副射手与弹药手带毛瑟手枪,备弹200发手枪弹,其余九名士兵汉阳造八八式步枪带刺刀,各备弹120发,单兵水壶,工兵铲。”就是这么猛。

“还有吗?”

“嗯……嗯……应该没了。”

大家心想,果然是赵不要脸,谁一个班能有两挺轻机枪,能有一挺轻机枪的班都很少。师长没意见,就是继续。

太子爷问道:“你确定是野外遭遇战?”

“确定。”赵大团长不以为然。我还以及肯定呢,问的好差劲。

“……”

“说话啊,可以让你多想想……”

“我在数你部下多少时间死完啊,好了,就这么多时间,死光了。”

“呼……我抗议,新兵蛋子乱开玩笑,这什么场合。”

“我是倭军,小分队编制,13人,包括分队长、4名机枪射手和8名步枪兵。有轻机枪一挺,编制四人,组长、射手、两名携弹药的副射手,除射手外,其余3人加8名步枪兵,每人一支三八步枪,备弹120发,每人带手雷4颗。刺刀,水壶,几把工兵铲,不过份吧。但是我有分队长,分队长有望远镜,遭遇战总不是一下出现对方面前吧,我抢占有利地形,隐蔽伏击,机枪打你方行军的机枪手,其余全丢手雷,步枪每人速射10发,乘着手雷烟雾,冲进去刺刀白刃战,其实最后的白刃战几乎是补刀了吧。”

“……。”

“你忘记说班长了,你班长都没哪来的望远镜,你就是有班长,也不可能班长配置望远镜。嗯,如果我是班长除外……”

“有,忘了说清楚了,有正副班长,老兵,遇伏击可以反应过来,指挥卧倒。我……我……我方班长反应过来了,哪怕有损失,也马上组织撤退,先撤退,对,先撤退再寻机反击。”自己太马虎,主要是今天被骂迷糊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好吧,让你先跑10分钟的,够了吗?不行就一刻钟,这总够了吧。”

开始有点热,狠狠的说道:“够……”

“野外极小规模遭遇战,不是先遣部队,就是侦察部队。所以我方有军犬,你逃不过追击。”

狗都拉上战场,还能无耻点吗?“我伏击……”声音低八度,真热啊,汗有点多。

“你伏击也没用,那么点时间,不够找到伏击点,双方有准确目标的情况没有伏击,只能硬打,你最多就是多挖个单兵坑,我不急,我慢慢挖。机枪对射只是互相压制,只要接近400米,我方精准射手就可以打掉你方机枪兵。”

“欺负人,哪有步枪射手打400米精准的,胡说。”热的冒水了,烦躁的嘴里泛甜味,快吐血了。

“不要拿你的眼光看别人,三八步枪,能做到精准射击的日军老兵还是比较多的,或者有时间你找把新的三八步枪来,我射击给你看。我以前的日本教官聊天说的,不是胡扯的。”

“……”

“我都没让小分队加强一个两人掷弹筒小组。不算欺负你……”

沉默,安静,只有大家不平静的呼吸声,想呐喊,堵住一口气,都想砍死、咬死、踢死、踩死那个已经在压帽子前沿的玩意。

张自忠师长轻蔑一笑,不以为然,命令道:“赵团长,你去指挥日军。中尉差遣,你去指挥我军,只能赢,输了的话……就丢你进烂泥塘……”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