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破锋八刀(擎枪礼)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25字
  • 2022-05-14 17:28:42

不是我军不给力,是这货力气太大,那用重刀也就不算欺负他。长官持刀礼:“小子,我所用为破峰八刀,我先演示一遍,看好了啊,别说我欺负小辈。”名家风范。

太子爷忙趴立正,擎枪礼,右手收枪直立靠身握紧,左手掌打开,左臂曲肘前抬至胸前。

长官起手式后,一招一式比较慢,有了教导之心:“迎面大劈破锋刀,掉手横挥使拦腰。顺风势成扫秋叶,横扫千钧敌难逃。跨步挑撩似雷奔,连环提柳下斜削。左右防护凭快取,移步换型突刺刀。”

“看清楚了,我再演示一遍。”长官有了惜才教导之心。

“请……”立正,擎枪礼。

长官收刀后,持刀礼,起手式道:“请……”

立正,擎枪礼,道:“长官,请稍等,我想下对策。”让长官休息下,作为晚辈应该敬重老师傅,等下被我刺了,就不算我不讲武德。

“嗯。”长官很欣慰,心里了然,这是等长官我休息片刻,虽然是慢走的套路,不算费力,难得的是年轻人有这份心,难得,是不是再收个亲传弟子呢?

全场只有师长在替老伙计担心,还欣慰个毛线啊,没见那货得瑟样,那是怕你输了耍赖,话又不好讲,只能心里把军棍暗暗加码。

片刻后,礼毕对峙,一位起手刀式,一个准备刺刀突击。对峙,对峙,刹那同时出手。

一位破峰八刀,连连出手,破空之声如龙吟虎啸,滚滚刀浪,气势磅礴如万马奔腾。

一位枪刺快、准、狠,突刺、防左侧击、勾踢下砸、上步撞击、外搏转身击、匣击弹踢、马步击肋、上步砍劈、后击砍劈、防下直刺、立枪挡拔侧踹、上步下砸、横劈挑击、虚部架枪、上步横击、转身突刺,刺杀术灵活变化。

双方重手对战两回合过后,都不约而同,收敛起大部分力道,拼招式,不久,双方都有小伤痕迹,良久,太子爷跳出战圈。

擎枪礼:“前辈,我认输。”

“哈哈,好小伙,不错不错。难得的好手,不算输了,真正拼杀,十个回合之内你必倒,如果你撑的过十个回合就是我要倒了啊。认真问问你,日本刺杀术都这么厉害吗?”

“嗯,不厉害吧。”太子爷见师长脸黑,赶忙实话实说,道:“是真的不算厉害,按日本教官说的,比他们那些教官是差的远的,但是日军老兵应该还是很熟练的,他们个子矮,步枪加刺刀长,力气一般,也不算特别大。看那边弟兄训练,强过日军老兵,但是这里的应该是老手吧。”

“嗯,这里是老手,对比我们普通士兵呢。”

“如果外面弟兄有这一半功夫,那绝对没问题。日军拼刺就这么几下,他们有几个人联合拼刺的习惯,会比较麻烦。我想提个想法啊。”

“说说看……”

“是。”立正。“应该加强伙食,宁愿再少点别的支出,伙食跟上,士兵体能就强,可以更加好的训练,在战场行动力会强横很多,不光是强在白刃战,整体战力会提升。近战第一就是力气,长官们也清楚的,真正的拼杀,就是几下爆发。第二是气势,躲无可躲时士兵要会一刀换命,拼杀就是五五开的,看谁狠。战场上拼杀到最后就看谁杀红眼,绝不后退。”

说穿了,就是要士兵拼着中刺刀也要给日军一刀毙命,真正的杀才。

“我见识过一种刀法,其实有些简单的招术可以让力气大的新兵练,有点意思,很有点意思的。”不要命的拼杀术才是王道。

“何种刀法?”

“不知道……”

长官们怒了,信不信我让师长都救不了你,我要抬刀了,你们莫拉着我。

“我只知道那武术名家叫李尧臣,现居于北平。别的真不知道了,没去过北平,也不认识。”

“有耳闻,据说功夫了得。师长可以派人请请看,看能不能请来一晤,人多群力群策更好。”都是国术名家,光明磊落,没有别的花花肠子,不像那个爱打扮的小伙,老是教唆人一刀换一刀,混蛋杀才,师长也不知怎么搞的,皮靴都让穿,不是老伙计功夫深,差点被一脚踢的岔了气。

“好。我会问下哪位同僚有时间。”想到什么又转头口述传令官,道:“电报请副军长佟麟阁斟酌,讲清楚具体情况,山西阳泉比我这边离北平近,依副军长安排去请,述事紧急。前几天不是送了辆轿车去军部吗?刚好用轿车去请。”

二十九军移防,地盘太小,实在没办法,最后还有不少的部队留在山西阳泉,阎锡山老是想请二十九军全部撤走,被一句顶了回去,山西也是中国的土地,我军愿意驻在此地就可以驻在此地,阎老西又差点吐血三升,穷邻居穷的只剩命了,实在惹不起没能奈何。

“命令……”师长张自忠下令,部下全部趴的立正。“师后勤部节省一切开支,优先保证士兵粮食补给,条件允许情况下必须补充蔬菜与肉类。报告去军部备案,由军部决定是否全军执行。”

“命令,白刃战术研究室进行我军大刀与日军刺刀白刃战战术研究指导,日军所用武器与以往遇到的不同。与日军作战,不是以前战场可比的,必须以必死的决心想尽一切办法杀死敌人。”

张自忠师长看了眼太子爷,本想留其在这里做研究,还是没舍得,是惜才呢还是怕少了乐趣呢,那就没人知道了,只是太子爷被那一眼看的很慌,很慌。知道了日军白刃战也就那么回事,师长张自忠暗自松了口气,再暗自构想。

张自忠师长还是决定到参谋部去看看有什么进展没有,昨天下午还有部下递交了个那什么演练计划,计划很大胆,现实很骨感,光要东西,要指导,一点不为长官解忧。

半晌午,师长与一众老伙计军礼道别后。带着部下们骑马到师参谋部,这段时间总参议萧振瀛中将一行人在三十八师,那么师参谋部也能算半个军参谋部。

师长与参谋部众人军礼问候,然后直奔主题,未雨绸缪,这种居安思危的急迫感只有主官才有,作战参谋室开会研究讨论。太子爷自动落在最后,躲开点就不会出错,现在军棍不是那么回事了,很疼的,不在师长眼门前就很安全。

开会许久,蚂蚁数了一窝,然后见几位大佬们去小办公室关门落锁,听一阵嘈杂,一阵沉默,还有偶尔的咆哮。

隐约听到喊中尉差遣,语态像极了关门放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