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我的师长张自忠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83字
  • 2022-05-14 17:27:09

张自忠将军,字荩臣,老长官冯玉祥不喜“君君臣臣”那一套,与其改字荩忱。

张自忠将军追随老长官冯玉祥14年,南征北战,从一名士兵累晋至高级将领,忠心耿耿。

1928年4月7日,蒋介石在徐州誓师北伐。在击败军阀张宗昌后,奉系张作霖被迫撤回东北,途中被日本关东军炸死于皇姑屯,其子张学良1928年12月29日宣布东北易帜,中华民国获得了形式上的统一。

中华民国形式上的统一后,全国军队数量太庞大,全国财政收入根本不够军费开支,蒋介石提出要编遣军队,蒋介石与冯玉祥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引发了中原大战。

西北军地盘本来就最贫瘠,民国十八年发生在陕西关中的大饥荒,又名“民国十八年年馑”。陕西人把一年中一料未收称为饥年,两料未收称为荒年,连续三料未收称为年馑。而民国十八年年馑是三年六料基本未有收成,实际上民国十八年年馑从民国十七年就开始了。

据9月5日陕西救灾委员会统计,在全省92个县中,发生旱灾的县达91个,除滨渭河各县略见青苗外,余均满目荒凉,尽成不毛之地。

在91个灾县中,有特重灾县24个,重灾县27个,一般灾县15个,轻灾县25个。长安、武功、凤翔、扶风、乾县、岐山、眉县、兴平、咸阳、临潼、渭南、周至、蒲城、合阳、宝鸡、陇县、澄城、淳化、长武、褒城、礼泉等县为重灾区。全省940余万人口,饿死者达250万人,逃亡者约40万人,有20多万妇女被卖往河南、山西、北平、天津、山东等地。

西北冯玉祥势力,生存都是难题,想不消亡就只有向周边富饶地带扩张,南京政府还想要圈定地盘收掉军政大权,编遣军队裁军,不存在的。

多方不肯放下军政大权的势力联合,共同反蒋,一场中国近代史上规模空前的军阀大混战——蒋冯阎中原大战开始了。

中原大战爆发,各方势力各种角色开始史诗般的联众分合,勾心斗角,反叛算常规操作,更猛的在反复横跳,我们的师长只默默的拒绝各方拉拢,在西北军一心作战。

中原大战中,张自忠师长率西北军第六师,击溃蒋军丁治磬部,击败蒋军精锐张治中的教导第二师,名将对决,我们师长胜,又与来援的王金钰、徐源泉部遭遇,双方往来攻守,形成对峙,王金钰师可是由几个师缩编而成,不仅兵力和装备充足,而且以团长为营长,营长为连长,连长为排长,战斗力超强。

张自忠师长作战勇猛果敢,指挥若定,在中原大战中屡战屡捷,连克强敌。但是这局部战场上的胜利,却不能决定整个战局。

中原大战结束时,张自忠的第六师除暂拨梁冠英指挥的第十七旅随梁投蒋外,尚有第十六旅、第十七旅的一部和手枪团的大部约5000余人,是西北军残部中最完整的部队之一。

张学良少帅出面整编西北军残部为东北边防军第三军,想任命张自忠师长为军长,被张自忠师长婉拒,引荐推举老长官宋哲元出任第三军军长。

同年1931年6月,南京政府开始整编全国陆军,第三军改番号为第二十九军。

第二十九军完成改编只是取得了存在的合法性。但却存在两大难题未解决,一是给养,二是地盘。

西北军失败,粮饷断绝,收编了以后,每月也只能从副总司令张学良处领到五万元军饷,这点钱连两万多人的肚子都填不饱,更谈不上发津贴和购置装备,后得蒋介石每月为二十九军拨特别经费30万元,才勉强维持。

1931年7月18日,石友三在张学成等人的鼓动下,接受汪精卫广州国民政府的任命,出兵反对张学良。出兵后,石友三旋即遭到蒋介石和张学良的南北夹击,7月31日,全军覆灭。

因二十九军没有接受石友三同根同源合作反叛的蛊惑,取得张学良的感激信任,作为报偿,张从自己的地盘划出元氏、内丘、赞皇、高邑四县作为二十九军防区,二十九军开始从山西阎锡山地盘移驻上述四县。

“九一八”事变,日本军阀的疯狂侵略令二十九军甚为愤慨,1931年9月20日,张自忠师长与宋哲元、庞炳勋、吕秀文、刘汝明、冯治安、沈克、马法五等将领联名通电全国,请缨抗战,呼吁全国四万万同胞“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奋斗牺牲,誓雪国耻。”

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经常需外出公干,去北平副司令行营活动,其实就是讨钱来养活二十九军,我们张自忠师长就当了半个家。

二十九军暂时不能上前线杀敌,我们师长张自忠转而发愤练兵。

二十九军传统老西北军,仍然讲究老长官冯玉祥亲自主持制定的《爱民十事》、《爱国精神三十条》等爱国爱民条规。还是除训练外,我们张自忠师长带领官兵,帮助驻地百姓耕种、收割、修路、挖河、开渠、扫街、植树……与一支红色军队极其相似。

太子爷在城里军参谋部报了个道,那些情报收纳整理分析和战术推演让太子爷差点吐血,表示自己没去碍事真是积了大德,把自己成功变成小透明。

太子爷然后上午就不再去参谋部,混在师长的师部,中尉差遣的符号就是通行证,师部各个单位逛荡,师长太忙,上午办公,下午巡查各地营防,还有四散在外的小队士兵情况,太子爷不引人注意的就一直跟在师长身旁见习。

三十八师师部多了个的二十九军最靓的崽,也多了个呆头鹅。二十九军有个老西北军留下的传统是唱歌,有《起身歌》、《吃饭歌》、《睡觉歌》、《国耻歌》、《爱民歌》、《悔改歌》等等,歌词内容都是勉励官兵爱国爱民、遵纪守法、团结互助、勤学上进、英勇杀敌的。太子爷已经很多年不唱歌,别说滇军教导团时,就是云南陆军讲武堂时,也是新鲜劲一过就打死不开口的。师长偶然发现队伍里还有个呆头鹅,好样的,就差这种作扬风炸毛的做典型,军棍20。

二十九军人多地盘小,有军权,无地方财政大权支撑,极尽窘迫。很多团、营,只能把一部分军队四散乡野,反正老传统的作为,帮助驻地百姓耕种、收割、修路、挖河、开渠、扫街、植树等等,军民关系也做的到很融洽,除了日常训练,借地开荒、种植养殖不一而足,简单点说,困难时就地挖挖野菜也方便,乡野的粮食家禽蔬菜就地购买也便捷便宜,关键还是便宜。

太子爷跟随师长看了很多,见识了劳苦大众怎么生活,也见到了兵生活的比民还差的军队,穷困潦倒,士兵们衣衫褴褛,除了精气神还在,别的一无所有,很受震撼。

师长是亲切的,师长是爱兵如子的,师长是深受士兵爱戴的,师长是没事就拎个某人出来军棍20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