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二十九军最靓的崽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195字
  • 2022-05-14 17:26:39

枣红马高大雄壮,油光水滑,驾着骑士闲庭信步轻踏马蹄,长长的颈项挺立马头,鬓毛柔顺,马尾飘逸,于风波浪,骄傲如骑士,骑士随俊马轻盈起伏,军帽前沿习惯性压的低沉,半挡住骑士目光锐利,军装修身得体,扎九龙带斜挎手枪盒,中帮皮靴护住脚踝,扣住绑腿下端,意气风发。

太子爷一手缰绳,一手马鞭,见我们俩跑过来,笑脸迎人。

“太子哥,你咋来了呢……”田芽子跑近前,想去亲近枣红马,也不怕被马踹,太子爷赶紧吁住,下马把缰绳递给田芽子。

“无聊了呗,过来看看你们,挺好的,有个样子哦。”帮田芽子理了理军装,拉了拉九龙带。

“太子爷,来了啊。我们找你们好多次了,大营就是不让我们进去……”我没田芽子跑的那么急切,那么快。

“王家兄弟,吃得了不?”抱拳见礼。

“呃,呃……吃的了……”见鬼了,太子爷怎么会我们江西贵溪见面问候的,太子爷一个诙趣话语,直接拉近兄弟情谊,忙着回礼,道:“大家都好就好,没见你们,田芽子天天念叨。”

“医生和学生弟都挺好的,要见还不简单,等我带你们找他们去……”太子爷与我走在后面,田芽子牵着俊马,去给那群老兵去现宝。

“这么热闹啊……”太子爷看着老兵们道:“值岗的呢?不怕袭营啊”开着老兵玩笑,语态轻松。

“营长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可能是丢了,这破营,不要了呗……”

“营长说全部参与训练,做什么准备,人头少,全抓来训练了。”

“你们营长不会真是那个黑脸吧?这会……正抱你们团长大腿哭着呢?”太子爷调笑着道:“弄个破计划,没一点解决战斗的方案,要东西一把好手,糊弄鬼呢……”

“……”

“……”

“太子爷,你……你……不会欺负他了吧?”活久见,肯定是惹到这位爷,那还能有得好。

“呵呵……”

“……”

……

不久前。

师部,顿时热闹起来,看轿车,看运来的物资,看医生温文儒雅,看学生崽害羞腼腆,看手枪华丽,只有机要科电讯室的女兵们简单纯粹,来看帅崽,踩着高筒马靴的女兵们煞爽豪迈,直接就是围过来招呼打趣,直到大佬开始赶人。

太子爷别的不在乎,军旅套装最在意,因为习惯,因为喜爱。库房随意挑选,胶底军鞋打死不肯要,布鞋难看配不上自己。要修改军装,大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决定先忍忍这作死的,不好强赶的女兵们,顺带就帮太子爷解决了这个大问题。

军队女兵,一般在机要科或电讯室就职,全国一样的福利,长筒马靴和标配香水,马靴臭脚,不配香水让女兵怎么活,长官大佬们也受不了,还有不成文可以修改合身军服的特权,小方面是处处关照,处处特例,不这样还想留住有学识的女兵?一辈子军伍,身边全是糟汉子,没有女兵们养眼,长官们日子还过不过?

女兵们立马接过修改军装的活,后勤缝补破烂军装的士兵与女兵们没的比,女兵们有高档脚踏缝纫机,平常不光给自己改军装,还会做漂亮服饰,都是不差钱的主,福利特好,成家的也是军队里比较高级别的长官,更不差钱,很多长官家属都在城里住,修沐就可回家享家庭之乐。

女兵们军队混久了,没扭捏性子,乐呵着给太子爷量尺码,顺便卡卡油调戏调戏,难得一见的公子哥,精壮帅气,年少多金。主动要送姐妹们香水,要多少去后勤部门报数,让后勤部去采购,全算太子爷账上,更是激起女兵们的热情。香水好贵好贵,长官不给买,军队削减开支,女兵们也被砍了一刀,咬牙自己买,用的扣扣搜搜,花自己的更是好心疼,现在好了,有个知己贴心人。

军帽与女兵们的一样,再加缝内衬,搪瓷茶缸加开水压烫定形,圆润无皱褶才好看,军装修身后加缝内衬,女兵们有的是好布料,惋惜绸缎不好衬衣服,熨斗一熨,再把衣扣重新牢牢的缝上,挺直挂起,沾几许脂粉气。

忙半宿的女兵们,第二天清晨找来太子爷,惋惜太子爷被可恨的部长安排到后面一排宿舍,部长很闹心,不是不放心太子爷,是不放心女兵!几双手齐动,豆腐吃了无数,给太子爷装扮上,连军帽都给戴好板正,平整好军服九龙带,一把破枪不挂才好看,等太子爷在镜子前军帽前沿一压,慵懒彪悍尽显,满屋都冒小星星。一致认定太子爷就是二十九军最靓的崽,现在不许打绑腿,破坏气质,不舍的送别后,觉得太子爷这样的才能把军装穿的出彩,商量要多做几套军装才行。

太子爷神清气爽,食堂里的焦点,这些小问题不是妨碍,习惯成自然,顺便秀下太子爷怎么打绑腿。

直到最靓的崽见到同样英气的师长,师长不等部下敬礼就指着皮靴,道:“军棍20……”太子爷都不带趴地上的,现在只有这一套军装,不能搞脏,立马直挺动作下倒,双手撑地等着军棍20,挨完还不忘整理军装。

师长逗笑,再道:“这样能上战场?来搞笑的吗?”

太子爷立正,敬礼,回:“报告师长,上战场是上战场的样子,长官稍等。”小跑出去,几个战术规避动作,军帽地上扫一扫,看不太够样子又滚几圈,抓把土把鞋子与枪盒擦一擦,拍掉厚灰,小跑回去。立正,敬礼:“报告师长,这样上战场……”

师长沉默良久,还是惜才,放过了这个闹心的痞子兵,心底暗叹自我安慰,痞子总比兵油子好。这痞子兵是知兵事的,步兵,最重要的就是保护脚,尖锐物扎伤、刮擦伤、战壕足等等,造成无奈的减员,好鞋子哪个将军不想让军队都装备上,不缺钱的军队装备长筒马靴,二十九军军鞋是胶底布鞋,还是硬着头皮配置的,没办法的军队只能老布鞋与草鞋一起用。见痞子兵在别嘴作死,又道:“你这么得瑟,不吃个一身灰,和谁共事。去参谋部,向总参议萧振赢中将报道,上午参谋部见习,下午过来跟我见习。”指了指门口,师长张自忠一脸的写满快滚蛋。

太子爷出了门,抖着一身灰苦笑,长官让你滚一身泥还是为你好,到哪说理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