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枪与婆娘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09字
  • 2022-05-28 16:22:23

那天,无良营长一下都没坚持,把新兵蛋子抛弃。

那天,有一群猛士还在怼地,羡慕军装笔挺。

那天,有两个新兵蛋子开始闲逛,无聊惬意。

那天,两个小兵训练摸鱼,弹匣余弹胡乱射击。

那天,有两兄弟被遗忘在一个叫新兵营的地方……

……

几天后,田芽子用一包好烟,请勤务兵李大哥带我们去中军大营,可惜嘴皮磨破就是进不去,蛮横的卫兵用枪把我们赶到一边,只能营防外坐看工兵营打地基建碉堡。工兵营终于不用去与士兵们一起拓马路、筑木桥、清河道、固河碮造福乡里,四县要地建碉堡才是大志得伸。

卫兵没开枪,是看一起的老兵面子,不当特务枪毙算手下留情,两个连胸标和臂章都没有的新兵蛋子,能和不用胸标的几位军中大佬比?

太子爷的零花钱,单看是多,全军来说,杯水车薪。后勤处得一笔活钱周转,栖栖惶惶,付掉商人催多次的头款,五千件行军毛毯和五千件薄棉余款收货再想办法。赶紧购进一批做布鞋面的厚布,胶底布鞋,破损严重的重新用厚布制过,破洞的发碎布缝补,如果胶底都折腾坏了,那就活该打赤脚。冬装军服什么玩意,没钱买,真没钱,缝缝补补又一年。

二十九军,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大佬高兴就打发点,粮饷还是要看地盘。初来元氏、内丘、赞皇、高邑四县,地盘小时间短没什么进项,努力养活着两万多张嘴,这次想办法多少发一点聊胜于无的军饷,打发士兵怨气。

有地盘的大佬们,收税收的五花八门,一般不会竭泽而渔,穷的兜里啷当响,富的还是会适当反泽地方,没有谁敢搞的天怒人怨,没口碑连兵都招不到,会自断根基。没有地方财政大权的二十九军,连啷当响的资格都没有,就靠硬挺。

后勤部没空搭理营房外无聊的两个痞子兵,想从貔恘嘴里掏食,做梦,我们不熟。

“他妈的,难怪那些人给我们留了那么些子弹,就是为了不搭理我们。”又几次的无功而返,田芽子气的直跳脚,骂骂咧咧。

“看样子是进不去了,后勤处长官真不咋的,再看会还是回去?”我也很无奈,说找太子爷他们,现在连他们在大营哪里都不知道,找谁去,后勤处根本不理我们。

“看会呗,回去也是坐监啊,无聊透了……”田芽子重新坐到小石块上,摸出根香烟点上,玩着打火机,武汉之旅,多了个装模作样的嗜好,没啥烟瘾,关键是那什么破的打火机新奇,找太子爷要了打火石和洋油,可劲的现。

太阳懒洋洋挂在天上,新军服刚好和煦,工兵营才忙挥汗如雨,钢筋水泥的碉堡工事可是难得的大工程,不大的工地挤满工兵营士兵,现场工程现场教学,事半功倍。

“走了,回去吧,看几天了不烦啊。”太阳慢慢爬升,周边一棵树都没有,呆时间长,军帽里冒汗。大营里训练的热闹非凡,我们无良的营长放羊,枪都不给,让我们自己想办法,回去找他去。

……

“哥,站岗呢,我们营长呢?”新兵营值岗的就那几个长官老兵,大家已经熟络。

“廖黑子还不是在宿舍打屁,他还能到的了哪里去……”老兵们现在把廖营长当孙子,嗤之以鼻。“小兄弟,什么时候驳壳枪给哥玩玩啊,带哥去放几枪……”

“没问题,小事情。”田芽子回答很爽快,转手就想去摘枪,我忙用手压住制止,虽然动作看似不着痕迹,还是尴尬,忙道:“下午哥不当值了,和我们一起去练枪吧,我给你领新枪出来玩。”

“那感情好。”

“走了啊哥……”与站岗的老兵大哥挥手别过。气的拿巴掌扇田芽子:“太子爷不是说过枪不能乱给别人动的吗,自己的枪自己会用成习惯,叫什么养枪来着。不带记的……”

“哦,哦……”

……

“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到大街前……”廖营长破锣嗓子传到门外。新兵营好单位,师部隶属,可惜没长官理会,前几天特殊情况,长官走错路都不会进来瞄一眼,都烦这个拽着长官裤腰带哭丧的新兵营营长。“未曾开言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桌子上几个冒热气的竹筒,营长大人又在请部下喝茶,劣茶穷讲究,是为数不多笼络部下的手段,不知道大家私底下大吐苦水,委屈肠胃也不敢再打击廖黑子,怕堂堂营长寻短见。没事擦枪也算娱乐,手里有黄油存货是人人求着的大爷,营长最高兴这时候,嘟囔着这没擦好那没擦好,小拇指勾点点黄油帮手下润润枪机。

“营长好,各位长官好……”趴的敬礼,我们与勤务兵大哥学的,小幅德式正步教过,没练过不太会。

“有事啊,没事过来喝茶,新买的茶叶,保证好喝。”营长热情相邀,相信就有鬼了,听说大家馆子都去不起,还有钱买好茶叶?

“嗯,刚喝过水了。营长,我们训练下什么不,太无聊了啊。”

“练啥……你们两个人队列都没有,你能喊动这些懒货去训练?”营长瘪瘪嘴,这些部下都是带长的,训练别人还差不多,没看我营长都训不动这些货。“去,去,一边玩去。”

训练体能,肚里没油水懒的动,障碍训练,工兵营大爷见新兵营空营,不愿消耗铁钉扒钉,借口没空,战术训练,手下没人愿意去把衣服搞脏。不受待见没前途,大家一起混吃等死,现在部下要哄着,隔三差五要营长请客打牙祭,不然就说要跳槽回去。

“你们想练什么呢?”营长实在无奈。

“打枪,射击啊。”以为有戏田芽子傻乐呵。

“你们不是有枪吗?不是天天有练啊。”只有这个那些老兄弟天天抢着去陪练,其实就是去捡子弹壳,顺便混几枪过过瘾,这么丢脸的事难道我会告诉你。

子弹金贵,平时军队射击训练,训练几枪与子弹壳回收都有规定,不像这种捡到的子弹壳归个人,可以拿后勤去换子弹,不上自己长官账目,自己练枪自己过瘾。

“想打大枪,那个长官的机枪。”

“新兵蛋子,不知道……枪与婆娘概不外借吗?”

“我出银元租,一天一个银元,子弹换子弹。”

“……”

“五个子弹换一个大子弹。”

“……”

“……”

“租了,我应该……好像……没得婆娘……”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