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军旅从光头开始(马克沁重机枪)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159字
  • 2022-05-19 18:44:22

起床号,悠长,第一次在新兵营响起。

晨曦熹微,越过连绵山峰,柔和朦胧,有军号催促也从从容容,带走湿润清冷,留下空气清馨。

“夭寿啦,廖黑子你是发什么神经啊,大伙都倒霉成这样子了,还作死啊……再这样老子回三营了啊……”某位部下发出灵魂呐喊。跟了个不省心的老长官,堂堂大排长,手下一个兵都没有就算了,还要排班站岗,站半宿岗,大清早老长官又作妖,不能忍。

廖营长收起军号,忆峥嵘岁月,司号兵时的本能还是那么熟悉,军号老伙计一直保养蹭亮未蒙尘,中军大营后起的军号声跟自己没得比,莫名的沾沾自喜。

“营长早……”

“长官早啊……”我们赶紧与进来的营长打招呼。手忙脚乱穿戴,找出毛巾去洗漱,解决个人问题。

……

我问道:“营长,带我们去哪?”

“领枪啊,军装,军鞋。”新兵营唯一的好处,有专门的小后勤部门和小仓库。

小仓库,值班长官看到我们直乐,道:“就是这两货昨天丢一堆东西不管的吧,人才。钥匙拿去,里面要什么自己找,我补个觉,出来喊我入账。早上号吹的不错,该有个兵营的样子了。”黑脸营长被生活毒打,调侃来的伤害性不大。

打开木箱,营长帮我们挑选军服。“你们个子不大,军服还是要选大一点,马上变冷了,里面加衣服,棉衣应该没那么快发,衣服大点有九龙带扎着一样精神,裤子长了折起来打绑腿不影响的,赶快试,等下那边箱子试胶底布鞋子。”

“营长,我们自己有皮鞋呢,不用拿布鞋吧。”田芽子觉得军鞋难看不愿意要。

“以后统一着装,连袜子都必须一色一样,还不换鞋子,军棍20,要试试吗?”

田芽子盯着脚上皮鞋惋惜不已,我懒的理睬田芽子,在这里,长官说啥做啥,当刺头不划算,你以为你是太子爷?

新兵营后勤小仓库,大小木箱子几个,物资极少,一排锈迹斑斑老套筒,连汉阳造都没有,膛线都快磨平了,保养都懒的保养,样子货。唯一的亮眼,一挺马克沁MG08重机枪,冷冰冰,几抹锈迹,几抹油污,廖营长凝望那斜扬着挂灰的枪口,想到那不够一个半弹链的弹药箱,几许悲怆,几许凄凉。

马克沁MG08重机枪口径7.92mm,全枪长1175mm,含H形枪架,全枪重62kg,枪身重26.4kg,枪管长719mm,理论射速450发,250发布制弹链供弹,枪管采用水冷式降温方法,水冷套筒可以装4公升的冷却水。很多人对重达35.6kg的四脚架有所不满,但在使用时,却发现,这个重枪架给予枪身很好的稳定性。战场上的死神镰刀……

“走啦。”廖长官让我们一人两套军服和两双军鞋,看我们在那打趣瞎闹,无奈的顺手拿两顶军帽,几套绑腿布带,其实已经下大本钱拉拢,外面士兵谁还没几个补丁。

“理发,理完发差不多开饭。”

“我们前几天才理的啊。”我很不解,问营长。

“呵呵,理光头,战场上最好的就是光头。胡子以后自己备把剪刀自己绞。”战场上光头最实用,射击不会有头发挡视线,近战滚一起,被薅头发的肯定赢面少,还没有头虱这个麻烦事,有军帽保护光头刮擦,万一受伤也好消毒包扎。军队人多,难道还专门养一群理头匠,不现实,理光头最简单快捷。

廖营长喊来自己的亲信勤务兵,军礼后,让用理发手推子给我们推光头。

“营长,抽烟。哥,你也来根,顺便帮忙把胡子刮了呗。”理发手推子推了个斑驳光头,剃刀刮一刮,光头蹭亮,刮了胡渣,田芽子更是和尚清秀,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营长,不发长枪啊。”我可是听太子爷说过,老兵才可以用轻机枪,机枪轮不到,步枪还是想要一把,男人,哪有不喜欢枪的。

“仓库的枪太老旧了,领来干嘛,你领了就别想换,你确定要?”营长想着关照点两个兵,不想凑合。“再说,你们自己可以找后勤的去说道说道嘛,还要我教?”自己军饷不够花销,不替俩新兵蛋子操那闲心。

“……”

田芽子等老兵解掉理发围布,手摸刮过的头皮,凉飕飕,赶紧戴军帽,拉平整军装,做个威武状,问道:“哥,怎么样,挺好的吧?我也觉得好看。”裤腿有点拉地,别的都挺好,就是不管怎么看,俊秀的白瞎了这套军装,军装能穿出几分风流倜傥,确实过份。

“呵呵……挺好,好样子。”我坐过去理光头,当兵当的头发都没了,心情沮丧。用心去看去记营长在教田芽子打绑腿,太子爷说过很重要,聚精会神用心学。

“折好裤脚,裤子别拉太紧,布带平头端从鞋帮开始绕脚腿平裹,脚踝这里适当紧点,绕三圈,后面慢慢松点打,每一圈将绑腿翻面,以保证平贴腿面不断向上打到腿弯处。记得站着打绑腿,松紧适度,太紧迈不开步,太松不起作用。”廖营长边讲解别示范,让我们跟着练习,接着讲解道:“最后将分叉端打平结后固定在一侧,就好了。开始会感觉腿肚子涨,过几天就习惯了,今天你们就练打绑腿,打好后就去走一走跑一跑,那样绑腿还不松才算合格。多练几次……”

廖营长吩咐勤务兵:“等下找两个装水竹筒他们。”转过来跟我们道:“有什么不明白的问这李哥,现在去吃早饭……”

“是,长官。”

“是,长官。”四不像的军礼。

廖营长不忍直视,扶额直叹保姆难当,对勤务兵道:“等下教下他们什么是军礼,军容怎么整理……”廖营长不再管田芽子的风纪扣,军规军纪被大营子无良的忘记,新兵蛋子毛燥小伙,挨过军棍才刻骨铭心。

……

二十九军从山西移防过来,带的存粮,偷懒的炊事兵一以贯之,看样子还有段时间要啃窝窝头。

早上还有小米粥,难得的见到咸菜,咸菜香脆可口,想吃到要看炊事兵大爷心情咋样。按炊事大爷说的,我都混成伙夫了,你们能把我咋的,跟我二五六,大家就断顿吧,早想挨个20军棍,换个地方继续混,新兵营真心瞧不上,伙夫肚里都没油水,这地方还有天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