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新兵营营长的战机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126字
  • 2022-05-17 15:48:49

起夜色,山峦成影,押运队伍启行。

胖长官琢磨雪佛兰轿车,觉得自己那膘肥体壮的宝马不香了。“中尉,跟我去后勤部,明天师长会安排你见习,留这里你明天别说师部,军营都进不去。”接着又道:“医生兄弟,等下去后勤部,那边条件相对好点,明天去军部医院报道,军部医院那几个医生是砍手剁脚的货,生病的士兵还需要送地方医院去,丢人啊。”这医生不简单,要重视,看手术器械箱就知道,里面器械玲琅满目,泛起的光泽,除了贵还是贵。

“恩……学生兵,你被后勤部征用,明天开始上午跟着我学习,下午跟警卫营训练。”明面上卖太子爷个好。“就这样吧……”吩咐把几份行李让士兵带走,一溜就坐进轿车,等开车。

这就没了?还有我和田芽子呢?我忙给太子爷打着眼色,不是一起的吗?

“留这就留这啊,你和田芽子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我们得空就过来看你们,好好学,保命的,开不得玩笑……”太子爷知道原委,军队不可能让一起的,抱团是大忌,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适当的拆分融入军队,军队才是抱团的整体。

望着远去的轿车屁股,一股扬起的灰尘,渐散成片,清风拂过,淡去不现,终无不散的宴席,惆怅不舍。

……

我身旁蹭过来个丘八,中等身材,行走之间与常人不同,笔挺刚硬成一种习惯,军装老旧还算干净,脸色黯黑不好猜年龄,眼底布满红血丝,一脸脏胡子茬,手上满是老茧,勉强挤出假笑露了黄板牙,让人瘆的慌。

“干哈……”心情顿时更糟,想退伍带田芽子回家。据说不干了可以退伍,自己跑就是逃兵,逃兵会枪毙,我不知道的是退伍还要长官批。

“我,我是你营长……”倒霉的,被新兵蛋子鄙视,让堂堂大营长情何以堪。师长要爱兵如子,这子还有师长爷爷护着,不让打,管教子的会不会吐血三升,师长爷爷毫不在意。手掌握的咔吧响,暗自神伤,谁让自己背,到这里来做奶妈。

“营长?”不懂什么是营长,反正看架势是长官,这军队一样的穿着,兵与长官也分辨不清。“营长大人好,田芽子,过来,见过长官。”

“不要叫大人,没那叫法,叫营长或长官都可以,记住啊,别出去给我丢人。”昨休沐,弟兄们去城里一通吃喝,一通胡混,晚上一起找个大通铺小赌到天亮,手气好心情好,近来难得好心情,不破功,不生气,不骂不打。

“长官好。”田芽子忙掏出香烟,用太子爷那里顺来叫什么破来着的打火机,给黑脸长官点上。

“嘶……恩,去找地方先住下,嗯……”困的不行,睡觉去,谁有空理新兵蛋子,看他们什么都有,懒的再管。

我与田芽子见没人搭理我们,把东西左搂右抱带上,找人打听在哪住,后勤留下的几箱子弹几把枪懒的管,明天再问谁收去保管了,军营还能丢东西?

新兵营黑脸营长,廖长官,师长老部下,跟着老长官敢打敢拼,慢慢升到主力团的营长,平常时候主力团跟着警卫营一起戒卫师部,也算师长眼下人。

几月前,休沐日,小酒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板娘热情风骚,会让食客们揩点小油,打情骂俏,满堂客人生意挺好。不知是酒喝过多,还是山西老陈醋醉人,手不自觉的也过去掐一把那左右摇曳,忘记自己杀人的手有多大力气,老板娘捂着肥臀,泪珠涟涟,痛骂::“乃刀货,脏头脏脸的二流子,膈应人欺负俺……”

“嚷个别人摸得,我就摸不到,半掩门的还矫情上了……”这就怒了,喝蒙圈把话顺嘴出溜。

“活不了啦……当家的,你个干饭的,快来啊……”被踩到痛脚恼羞成怒,哭天呛地。

一起喝成酒蒙子,总有酒醉心明的,打着眼色,连拉带拽,心底发寒,直叹要完犊子,丢下饭钱,不顾后面追着怒骂的店家,撒丫子就跑。

老西北军传统,军纪严明,若有违纪者,绝不宽恕,一定受到军纪的严惩。前几年,张自忠师长有位远房堂弟张自遂,调戏妇女,被张师长亲自下令军棍20,关押半月,去职驱逐,毫不姑息。这万一被算成道德败坏、行为不端、调戏妇女、扰乱社会秩序坏分子,就得玩完。

小城新闻,传播话题,军纪处冷冰冰军规,事实有出入,难判,只能上报。张自忠师长对这倒霉催的也无语,一众同僚帮忙求情,好话说尽,主意建议一堆,不罚不行,怎么罚才是关键,一团浆糊,师长圣裁,军棍40,滚去新兵营。

主力团的营长,成新兵营营长,最最悲催的是新改编的二十九军,军队满编,新兵营只有编制单位没有兵,空营,近期没有招兵需求,穷的也没条件去招兵,哭都没地方哭去,撒泼打滚才让放给他几个亲近老部下,家底装备更不用想,几人抬走一挺水冷马克沁重机枪是最后的尊严,重机枪组的兵都没要到带走,悲催到姥姥家。

廖营长开始还努力想办法,各种打算谋划,给老弟兄画大饼鼓舞士气,慢慢的,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起浑浑噩噩,一起混吃等死,莫得盼头。

战机,稍纵即逝,突兀出现。今天新兵营来了几个新兵,在新兵营还留下来两个,不一样,大不一样,好兆头,很有财力,新兵蛋子还能翻出我廖大营长手心,把握战机是必修课,这还能抓不住?

第一次接触不咋顺利,廖长官还是决定不与财力斗气,向勾践老兄弟学习,自己把自己鼓气到感动,决定明天开始训练自己的两个新兵,那几个走过场的要不要一起训是个问题,两个兵不成排、不成列是更大的问题,问题中沉沉睡去。

新军营,新兵营,月朗星稀,我与田芽子两兄弟讨论留下还是回去,讨论明天退伍回家要种几亩地。

……

日军第2师主力已占领吉林。

今天,东北军黑long江洮南镇守使张海鹏在与日本军方谈条件,快要投敌。

此时,日本鬼子正在大摆筵席,欢庆胜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