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两把手枪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202字
  • 2022-05-14 17:22:03

残阳西坠,暮色袭来,深赭渐暗,凉风轻旋,勾回流离了无痕。

胖长官无需再为天气开始转凉着急,突然间放下心底长时间担忧后怕,身体有一丝战栗,天色映照脸庞更显血色圆润,窝窝头都不拉嗓子还吃出甜腻,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炊事兵也不让人生气,生活顿时迎来新气息。

太子爷一点点揪着窝窝头,享受着军粮的粗粝,而我们第一次吃窝窝头,一口下去,掐着脖子努力下咽,惊惧万分,我们江西贵溪人吃惯大米饭,吃这个要老命。

士兵持枪上膛四散警戒,骡马车在一辆辆装载不停,各自忙碌,不时泛起卡着嗓子的咳嗽声,没熬小米粥的炊事班就应该全部上军棍。

“文书”过来登记造册,簿子夹笔斯斯文文。

“姓名?”

“安德馨。”

“年龄?”

“22,……周岁”

“籍贯?”

“湖北武汉。”

“上过学吗?读过书吗?”

“嗯,云南陆军讲武堂十五期,学期七年半。”

“有什么特长吗?拳法,刀枪棍棒什么的,会吗?”

“军队里的事,你应该问我不会什么,那样我仔细想一想才好回答。”

“嗯……军队里的事,你不会什么?”文书很无奈。

“仔细想一想,结果是……没有不会的,全会。”太子爷迷之一笑。

落笔,军伍事略通一二。继续问:“为什么来当兵呢?”

“看日本鬼子不顺眼,干他……”

“好……”我们叫好声一片,太子爷“趴”一个军礼,洋洋自得。文书想哭,这怎么写,刚想润润笔,就听到个阴恻恻的声音道:“就那么写,爷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啥是啥。”

胖长官指了指太子爷,道:“这位啊,当兵第一天师长就委任中尉差遣,不要小看这见习官。现在都是中尉见习还有叫中尉差遣的吗?年轻的听都没听说过吧,这位就是唯一一个中尉差遣,师长以前西北军第一个职务就是中尉差遣,你好好想想……”

好的,你赢了,文书把前面改成文武全才,在为什么来当兵一栏下面,重重落笔:看日本鬼子不顺眼,干他。

……

“呼……下一个,姓名?”

“阮雅文。”

“年龄?”

“22周岁。”

“籍贯?”

“湖北武汉。”

“上过学吗?读过书吗?”

“‘武汉汉口协和医学院毕业。”

“特长?”

“医生,外科医生。”

“啊……为什么来当兵?”

医生一指太子爷:“我就他一跟班,怕他有个头疼脑热的。”

“……”啥子玩意啊,这咋的写,难道写一跟班,私人医生,没点别的原因吗?咋写,有点想哭,莫拦着我,太难为人。

“胡扯什么,添乱……”太子爷轻撞了下医生,帮忙回答道:“别乱写,就写为了来治病救人。”

救死扶伤,文书轻快写下,呼了口气,医护兵嘛。出门还带着医生,比师长还师长,啊,呸……

……

“下一个,姓名?”

“彭钰,钰,金字旁,旁边一个玉字。”

“吁……”差点写了错别字。

“年龄?”

“二十……十九……就是二十……周岁。”小玉玉狠狠的道。

至于吗,十九,二十有差别吗?十九周岁又不丢人。“籍贯?”

“江西,贵溪。”

“上过学吗?读过书吗?”

“读过,读过好多年的私塾和学堂。本来马上去武汉上大学的呢……”

好吧,记下大学学生,反正你看着我写,以后很可能一起办公,这好卖到实处。“特长?”

“嗯……嗯……识字算吗?还会打枪,玩两把手枪。”

记下:识文断字,精通双手手枪。两把手枪不是双手吗?纠结这个有点讨厌了哦,把双手划掉,还叨叨,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为什么来当兵?”

“保家卫国啊。”

写下:赤诚之心,保家卫国。总算有个靠谱的,这兄弟得深交。

……

“姓名?”

“肖田生。”

“年龄?”

“实岁21,虚岁22,晃岁23,毛岁24……”

“……”该死的,到底几岁,笔砸簿子上,瞪着这个闹心的货,还不说,就写21周岁,爱咋的咋的。怒问:“籍贯?”

“江西,贵溪。”

“上过学吗?读过书吗?”

“读,读过吧,在自己家读的。”

自己家读,骗鬼呢。落笔:不识字。

田芽子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急急争辩:“不是,不是,我家就设了私塾,我自己家里开的私塾,我爹是秀才,我爹教读书识字……”

划掉不,后面加上一二。白白生了副好看的皮囊,肯定破絮其中缺心眼,说破天都是识字一二,肯定不给改。“特长?”

“没什么特长吧,一样会玩两把手枪算不算?”

不能纠结,纠结起来这个痞子就没完没了。“为什么来当兵?”

“太子爷说不打死日本鬼子,鬼子就会杀我们家里人,把我们抓去做奴隶,虽然我家里没什么人了,我也不想当奴隶啊。反正没事干,就来了……”

是啊,谁都不会想当奴隶,最后一句我就当没听到,影响心情。听师长说过要打日本鬼子,也不知道师长什么时候带我们去,想着想着,想远了。一笔而下:一个不愿做日本鬼子奴隶的人……

……

“下一个,姓名?”

“王仁义。”

“年龄?”

“23岁了。”

“籍贯?”

“江西,贵溪。”

“上过学吗?读过书吗?”

“没。……别写识字一二,就写不识字,简单点。”我这乡下人简单、朴素、谦虚。

“……”玩我呢是吧,这还不识字?你说不识字就不识字吧,咬牙记上:文盲。“特长?”

“喜欢种田,我种地很厉害的,伺候庄稼是一把好手。算吗?……不算啊,那就只有会玩两把手枪了……”

啊,胸口闷。飞速写:种田好手。不想再听到两把手枪,啊,脑壳疼,赶紧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完成工作。“为什么来当兵?”

“不为什么。”

“为什么来当兵?”

“说了啊,不为什么……”不懂我这乡下人的实诚。

“为……什么……来……当兵?”

“……”

又赢了一个,笔透纸张:混吃食。

一会功夫,吃到一年的糟心事,悲愤交加,迫切需要回去哭一会,不然会吐血。

文书回去痛诉,这几个,有一个算一个,莫得一个好人,特别是别听他们提两把手枪,以后大家听到他们开始提到两把手枪就揍他们。

转头不经意间,发现有位同事在保养擦拭驳壳枪,两把,眼茫然,刹那,委屈的眼泪终于偷偷流下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