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我的将军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396字
  • 2022-05-14 17:20:47

内丘城外不远,一大片新建营房错落,依地形组成营防,如建新城,就地取材,又为视野射界,只剩茫茫光秃,营内有训练的口号嘶吼,也可听见传来零星枪声。

新兵营,军营旁边远远的边角位置,车辆开进操场,一眼瞧去心里哇凉哇凉,新兵军营空荡荡,廖廖几个没穿军装汉子,喊着号子平整场地,说好的来参军打仗呢?不是该发枪,然后一起找日本人怼过去,打完收工,回家种田的吗?就是需要训练,可也和太子爷说的不一样,这里怎么训练怼地呢?

后勤军官们军装笔挺,在门口迎接,又跟过来瞧着大卡车错牙花,除了主官大佬,拥过来七手八脚帮忙搬东西下车,我忍了半天才没喊打劫。

“欢迎,欢迎嘞……”一看就是长官大佬,不是大长官你发福一个试试,大长官看出我们几个太子爷做主,华丽枪盒,手枪样式连见都没见过。名贵胡桃木的实木枪托,被太子爷破掉一小半,又镂空一些,这基础上找最好的皮匠,用鳄鱼皮特制枪盒,保留枪托的作用,再插入背带枪盒皮套里斜挎着,极其低调奢华。

“卡车上的东西送你们了,那些生活用品家里让带来的,见笑了,找个当铺当了吧……”

哦……

“手枪送你们80把,子弹……呃,送你们10万发吧,他们几个还要子弹多练练,枪法太差了……”难得这位爷还记得要留点备用枪,就这军队,轮到新兵发把好枪做梦去吧。

嗯……

“对了,卡车上还有金条,送你们了,堆哪了自己找……”

啊……

“雪佛兰轿车要吗,送你们了……”

操……

胖长官最后在心底骂娘。

……

“除了些私人物品,别的全都送你们,卡车对不住了,要开回家,家里老是说不够卡车用。”

“卡车没必要,没必要……”长官抹着额头不存在的冷汗,一辈子没见过这么豪的。

一卡车子弹,搬下来堆个小山,不多久,更是彻底被豪的无语,另外一辆卡车车箱压底装“大黄鱼”的箱子抬不下来,太重,开箱一根根搬下来,又重新装箱太吸引眼球。

长官眯眼一盘算,“大黄鱼”150根,乖乖,难怪老子这么大官站门口迎接,那新兵办事处的老胡敢无视我等,一路让车开进新兵营,还是年轻,办事不牢靠,换我就应该是直接带去师部才安稳,等下运回去,我是派一个连,还是派一个营,是个幸福的烦恼。

后勤大长官是见过大钱,全军几万人的粮饷,到账库房都不用进,丘八们如狼似虎早就等着,库房空空如也,耗子溜进去都是抹着眼泪走的。现在可以运转一些工作,秀秀存在彰显本事,后勤处就该马屁如潮,而不是唾面自干,可瞧着这架势,应该是这位小少爷出门的零花钱,心酸。

二十九军,军法严峻,作风廉洁。第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以治军严厉闻名,西北军时,张自忠师长就认为,对于军人来说,战时最不可饶恕的罪过是贪生怕死,违抗军令;平时则以贪污喝兵血最为可恶。犯军规就是军棍伺候,吃空饷喝兵血,一经发现直接200军棍,上镣铐关押彻查算总账,军棍传统一直沿用。张师长虽爱兵如子,但是军棍更出名,一直有军中流传的顺口溜:石友三的鞭子,韩复榘的绳,梁冠英的扁担赛如龙,自忠扒皮真无情!

驰来一群战马,簇拥着一位大官,威风堂堂,眉宇间一股英气逼人,装束平谈无奇,身材健壮魁伟,给人一种沉稳刚毅、不可撼动之感。

太子爷双腿啪地一声合拢,挺腿、挺胸、挺颈、目视前方,敬礼,大声道:“云南陆军讲武堂十五期学员,学期七年半……湖北,武汉,安德馨,前来报道……”

将军回军礼:“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师长张自忠,特批安德馨新兵入营……”至于我们,将军以为得一人才已知足,余下私带夹货,不值一提,顺带留着。

太子爷不会丢弃我们,继续介绍我们:“湖北,武汉,阮雅文,外科医生……江西,贵溪,彭钰,大学学生……江西,贵溪,王仁义、肖田生……”

医生,外科医生,稀罕,是真的稀罕,紧缺的人才。学生兵,挺好,通令兵起步。还有两个,嗯,好吧,添头,几万人的部队,多两个不多,少两个不少。

太子爷见长官们沉默,没批准我们入营,只能接着说:“今日还有手枪射击训练,是否可现在开始,请师长示下……”

“入列,开始训练……”

太子爷想死,丢人,师长发话那可是命令,我们还是一二三木头人,一点不长脸,气的去拿竹棍子来抽我们,下死手,人丢大发了,大家都去死算逑。人多不好意思吱哇乱叫,又不敢跑,委屈,更委屈的是太子爷没教过我们队列,他自己没觉得是自己没教过,习惯性遗忘,太子爷认知里有些东西天生就应该要会。别说队列,我道都走不动,太子爷把我心理想的太强大,小地方人,最大见过镇长,县官老爷面都没见过,现在这么一大群大官,还能要求我当个没事人走的动道?做不到。

“停……二十九军军规,对新兵,不许打……”一位军官吼到。

“是……”双腿啪地一声合拢,挺腿、挺胸、挺颈、目视前方,双手平举凶器等着被收缴。太子爷彻底暴走,太子爷要的就是面,今天是玩的稀碎,这时候的太子爷可比大官可怕。见有人指明靶场方向,扛起一箱子弹就跑。

靶场,挖掉半个小山丘来平整场地,利用断面来阻挡射界,不用担心流弹乱飞伤人,本来想在那断面习惯性划几个圈圈完事,精明干练有眼力劲的后勤,抗一堆木板标靶还有个木锤过来,我们几个费九牛二虎之力,拿子弹箱子垫脚,把十余个标靶锤进靶场,标靶设置要比我们矮一些,太子爷说过日本军人绝大多数个子矮的很,难看的如小鬼。标靶上以两肩膀头为横两点,用个土坷垃划拉个圈圈,然后我们开始以步数定距离,70步一划线50米,100步划线70米,快慢机超过70米就该用随缘枪法速射。

长官们很有耐心,看着我们忙碌,与太子爷交谈,考校。

我们累的不管不顾,一屁股坐地上,把一个个几乎空的弹匣从九龙带抽出来,装满子弹又一一插回,左边枪盒抽出快慢机,卡上右手枪盒当枪托,检查两把手枪,做好准备,50米一排散开,有不耐烦等命令的领头,开始一起“啪啪啪,啪啪啪……”,标靶碎木四溅,最快速度3发短点射,不空仓挂机速射打完弹匣,快慢机打到烫手,收起几乎空掉的弹匣,结束收工,就是这么暴躁。

长官们很新奇,毛瑟手枪还有这种可以用弹匣20发供弹的,更新奇这样玩近距离持续火力压制,咋舌这样练习的子弹消耗,大家一致肯定,太子爷家里肯定有矿……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