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夜未央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544字
  • 2022-05-21 18:41:35

太子爷交朋友随心随性,反正都没他有钱。奶奶的。

我们几个同龄人,也无甚隔阂,避过午时燥热,在小轿车上相谈正欢。

“这大户人家的日子,啧啧,啧、啧……牙齿都要用刷子粘牙膏刷,田芽子牙都捅出血了,丢脸的还把泡泡吃了。哈哈……”我摇着头道。

“没有,没有的。哥你乱说,你们俩别听哥胡说,真没有。”一句话说的田芽子炸毛,连司机老马都被逗乐。

“改之兄弟,改之是你的字吧,你叫啥?”我读过几年私熟,名和字分的清,找这种话题,能秀一秀我的学问,涨涨脸面。

“德馨,安德馨。神医你叫啥?”改之兄弟不咬文嚼字,微笑着和气答话。

“啥神医啊,我也不是郎中。我叫王仁义,叫仁义就行。”昨夜丢人丢到姥姥家,从未见过那么多好吃的,无拘束下咣咣一顿乱造,喝过白酒,又灌酸涩红红的果酒,未及多聊,我和田芽子就喝迷登,中午才醒。

小玉玉插话道:“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德馨,改之兄名好!”小玉玉的学问挺长脸,这兄弟得深交,不像旁边有点发懵的田芽子,这傻缺象哥哥我不懂装懂点头都不会,屁股挪一下,离这缺货远点。

“还是叫大德子好,多顺口。”顺嘴话一出口想抽自己,到底不是学问人,硬伤,暗暗发誓,以后家里娃敢不好好念书,腿给打折。

……

“大德子,你都好了,我们啥时候能回去啊?”管他呢,快回家了,不拘小节,挺好。

“神医,怎么也要好好招待下你们啊,没啥大事就玩几天吧,我父亲还特意交待了。你们要回去的话,我家里肯定要正式感谢你们的。现在我带你们去玩,晚上人多热闹着呢。”太子爷不算好人,拿神医名号来调侃我。

“那玩两天?”

“嗯。”田芽子和小玉玉猛点头。

“……”

裁缝铺,酒香不怕巷子深,师傅带徒弟六、七人。

太子爷领着我们和老师傅互相寒暄过后,道:“刘伯,帮这几位量裁下,都做几套衣裳。”

“几位客人要什么样式的啊?”老裁缝师傅微笑着问我们。

田芽子来劲,指着太子爷对老师傅道:“我要德子哥穿的那样的。”小玉玉眼神也流露出那种向往,太子爷帅气精神,小玉玉穿中山装太老气,小地方的眼界。

“踢死你个不争气的玩意,丢人。穿那样能作田,现在天还热你穿的了?”我踢了几脚向小玉玉身后躲的田芽子,道:“老师傅,甭听他的。”

“喜欢就行,刘伯你看着安排,凉快的长短袿、青年装、内衫都一人做两套。”太子爷示意我不用在意,又对老师傅道:“皮鞋,布鞋也劳烦刘伯让伙计帮忙去配上,好了送家里来。”

“安少爷,过几天做好了送您府上。”老师傅招呼伙计徒弟来给我们量尺寸。

“恩……”太子爷一付老爷样,架个腿,端着茶碗用碗盖子别茶叶。

田芽子昂首、挺胸、提臀、抬手、伸展胳膊,量着尺寸,在那傻乐着:“呵呵,呵呵……小兄弟,做个衣服咋还要那么久,不行让师傅先做我的,我明天穿。”

小伙计翻白眼,道:“等着吧,慢工出细活,急不来。再说了,不是看安少爷面子,够的等。”

“喲……小兄弟,商量商量呗,我哥可救了你们好多人,那满大街拉肚子拉得快死的可是我哥救的。”田芽子知道我急着回家,怕好衣服穿不上,开始胡咧咧。

太子爷正在和刘伯喝茶闲聊,见刘伯带点疑惑的看我们,便解释道:“是那位神医兄弟告诉的我们治痢疾的草药,效果挺好,我也吃过那药。”

刘伯惊喜,站起来很庄重抱拳见礼,道:“神医,勿怪勿怪,怠慢怠慢了,您是活菩萨啊!没的说的,我这就叫同行来,您和这两位小兄弟的装扮明儿一早送府上。”

谁不是一大家子,谁家又没几个亲近的亲戚不是。

刘伯亲自上手,把伙计指使的团团转,搬来好布料,让徒弟去喊同行大师傅。我们忙道:“老师傅,客气了,客气了……不用这样,用不着这样……”

“应该的,应该的……”

……

裁缝铺出来,我和小玉玉抓着田芽子一通亲昵胖揍,太子爷扶着车门大笑。

武汉汉口租界,街道墙上很多标语,“讲卫生少得病”、“勤洗手洗澡”、“勿饮脏水少饮生水”、“以工代赈”、“灾民所放粥”、“蒋总司令蒞汉慰抚难民了”……

租界区飘摇万国旗,再现繁华。维也纳酒店太子爷私人包房,牛肉块半生不熟,吃的倒胃口。

夜幕渐近,路灯已亮,万国旗边的招牌霓虹灯在闪烁,维也纳歌舞厅歌声招蜂引蝶。民夫打扮,门童诧异,我斜眼给门童一眼神:没见过民夫打扮的进歌舞厅?少见多怪。门童回了个委屈的眼神:你们不是跟着太子爷,你试活下看能否进门?

歌舞厅灯红酒绿,时间尚早,舞池空旷,歌女在舞台对着小圈圈歌唱,酒桌摆满酒水果盘。见我们望向他,太子爷道:“这歌舞厅有我们家一半,你们随意,想咋样都行,高兴就好,呵呵。”夹掉雪茄头烤雪茄,点雪茄,吞云吐雾,优雅洒脱。

“呃……医院地皮是你们家的,这也一半,刚住的酒店也一半,佩服啊,还有什么你们家不一半的吗?”太子爷吓到我们有限的思维,安半城吗?

“嗯,不是很清楚,我又不管那些。你们看看喜欢什么就喝什么。”太子爷对老马还有手下人的安排还是满意的,知道太子爷玩的就是面。

没一会,舞厅画风突变,大滚筒射灯打出五颜六色小灯柱,酒保在酒桌前花里胡哨表演调酒,一群花枝招展香水味扑鼻的舞女凑到我们四周,舞台一群衣着清凉欢快起舞,羽绒头饰的美丽歌女,旗袍开叉及腰,唱起:“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

我们浅尝各种酒,学太子爷吞云吐雾,可惜学不到贵族风范,学虎不成更似猫。酒过三巡,田芽子放荡不羁,眼睛盯着舞台上那些大长腿,对着大德子就牢骚上:“德子哥,咱坐太远了,真没意思。”

“那兄弟你觉得哪样才有意思呢?说说……”太子爷笑着逗他。

“搬过去点,进点看唱歌才痛快。”

“呃……”我们被田芽子的无耻惊呆,太子爷却示意人来移雅座。

我们霸气到舞池中间,几个酒桌拼一块,舞女们跟来搔首弄姿,一叠舞票包场全部请来陪酒。太子爷行事横行无忌,霸占舞池没人有意见,有意见的也忍着,把我们当猴看。

太子爷调笑田芽子道:“田芽子,还是你会玩,你别回去了,在这跟着哥哥我咋样?”

“这个可以,来……德子哥再喝个。”

我给田芽子脑袋一巴掌,怒道:“可以个屁,过两天就回去,不听话揍死你。”不理这不省心的,和安静品酒品雪茄的小玉玉拼酒去。

田芽子越发放浪形骸,太子爷气宇轩昂,醉眼朦胧仍正襟危坐的小玉玉,在我的心底留下永久记忆。

舞台上衣着清凉白白长腿踢起重影,听不清晰歌女长音,五颜六色灯柱旋转更加迷离,倒下前依稀还听见被两个舞女照顾的田芽子在喊:“德子哥,喝酒还是要配上猪蹄,那才叫爽哩……”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