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留连国土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1524字
  • 2022-06-08 20:39:44

滨本喜三郎狼狈不堪,带领残部,从中国军队包围里侥幸逃窜出来,惊魂未定,心绪难平。

平田幸弘大佐见到滨本大佐,可不会给好脸,自己的步兵大队被滨本喜三郎糟蹋的不成样子,虽然自己同样没有把第十六联队精细着用,可这不代表消气了。平田幸弘故意去搀扶滨本喜三郎,问道:“军旗在哪里?中国军队一定有几万人吧?”这是成心气人。

滨本喜三郎早就支撑不住了,听到这话,手上西洋式指挥刀啪叽掉地上,一个跟头栽倒,昏死过去。

平田幸弘看到滨本让中国军队打成这个样子,也心有戚戚不敢恋战,收缩兵力退却,固守炮兵阵地,等待今晚援军到来。

中国军队从边路追杀,见败退的日军收缩防守阵型严谨,寻不到战机,无奈退兵。

这一天,中国军队伤亡1850多人,击毙日军伪军2000多。几天的激战,特别是为了第十六联队联队旗,第十六联队被重创,虽不算全军覆没,可精锐老兵和士官损失殆尽,失去战斗力,从此后再也查不到第十六联队在东北的作战记录。日军高波骑兵大队向往西洋,得偿所愿转职为西洋的死亡骑士,真替它们高兴。

多门师团长被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一顿臭骂,皇军的面子,都让多门师团丢尽了。

平田幸弘见滨本喜三郎第十六联队的惨状,暗暗害怕,害怕滨本的可悲结局轮到自己头上,引以为戒,把陆续赶来的第二十九联队结阵以待,没有再去想着夜袭。与多门师团长电报述不是滨本君无能,是中国军队顽强,太顽强了,虽然中国军队顽强,我一定象滨本大佐那样战斗到底。

多门中将接收到这样的电报,整个人都不好了,毛骨悚然,冒冷汗,一个联队打没了,又一个也要完,这还了得,没说的,多给援军吧,看样子平田幸弘那老小子还嫌援军不够,胆气不壮。平田幸弘的小聪明奏效了,可多门也同样是个机灵鬼,添油加醋向本庄繁报告战况,本庄司令官也发怵,命令第二师团主力增兵大兴前线,朝鲜军混成三十九旅团、第四旅团配属给第二师团。

多门中将接到本庄司令官命令,立即命令天野六郎少将率第十五旅团主力,首先急速进入战场增援,其他部队迅速跟进。

平田幸弘听到有增援,兴高采烈,不用提心吊胆,感觉自己又行了,为了荣誉,想在援军到达之前再拼一把,开始整军备战。

……

大兴车站,中国军队从这里撤到三间房修整,伤兵残将默默前进,胜利还是败退,没有答案。

水泥楼背风处,一簇篝火灰殊未灭,乌鸦连卷着被子靠在墙根酣睡。太子爷的无脑命令,我们留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太子爷留连不舍,不知道是什么让太子爷丧失理智,我感觉太子爷也病了,需要医生。

道爷行事善良,一如既往,处理伤员不知疲劳为何物,送走最后一队伤员,清洗双手后戴上薄皮手套,摇摇头驱赶疲惫,深呼吸几口冷空气让自己清明,去把乌鸦连叫醒。

我在被子里出来,拎起捷克式打着哆嗦去一边释放,事后抖三抖,又顽强的活了一天,真好,拉动枪机看有没有被冻住,保命的宝贝要爱护好,再去把外壳邦硬的被子悉索卷起来。“太子爷,我们可以走了吧?”这个问题我一晚上问了八百遍。

道爷一夜未眠,领来的被子给俩学生兵多盖了一层,现在帮忙打包,向太子爷汇报:“长官,部队都走了,这里警卫连也准备出发了。”

“去要几根火把,我们也走。”

“道爷,哪有水喝啊,要渴死了。”

“那边……大家快点,我刚让多留一会,他们要把锅收起来了。”

锅盔冰冷邦硬,掰碎用热水泡,脱下薄皮手套,用手指帮忙,一碗热食囫囵进肚。

黎明前的黑暗,乌鸦连静静的跟随大兴火车站警卫连撤退,脚下的国土是多么令人不舍……

……

此时,中华大地,瑞金叶坪村一间民房内,身材魁梧的男子眉头深锁,椅子边一地的烟头。外面夜晚庆祝的提灯晚会早已结束,不远处谢氏祠堂在检查会场布置,检查谢氏宗祠和阅兵检阅台预防空袭的伪装。

一丝炙热烧灼手指,一根香烟就着油灯又点着火,欣喜期盼下更多的是忧虑。

在今天,1931年11月7日,伟大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宣布成立。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