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太子爷

  • 十四年烽火狼烟
  • 医郎
  • 2150字
  • 2022-05-14 17:13:27

侠义之人谓之“侠之大者,为民为国”,也有侠义的极品,“太子爷”安德馨。

安德馨,自小聪慧乖巧,深得父母双方家族宠爱,昵称“小太子”,祖父架脖子上带大的,随祖父进出戏院茶楼,迷上侠义之道,学习武刀弄棒。

十岁后开始出道,入武汉江湖行侠仗义,碰上“恶人”欺负弱小,上去就是一顿乱棒,打完报上名号扬长而去,留下弱小被变本加厉。问十岁孩童有何武力?背后五、六带驳壳枪家将。

“小太子”有祖父与外公宠溺有持无恐,长辈认为小孩子胡闹,本质不坏无伤大雅,然后就没什么然后,其父擦屁股是心力交瘁,欠下一堆人情债,见谁都一副笑脸,但有所求无不应允,先有武汉政商两界“赛宋江”安公的美名。

十四、五岁时家人更约束不住,怕带歪弟弟妹妹,远远的送去云南陆军讲武堂,免得惹出大祸事。真是大快人心,他那一辈人放鞭炮相送。

讲武堂学制两年半,这位爷凭着家里关系,一直在学校胡混不走,本质上喜欢武行,家里也不肯这位爷去军队上战场,赖在学校就是玩,家里更无聊,只要不混账,在哪不是混日子。

其父在其20岁及冠时,取字改之,意味深长……

去年年末,滇军教导团的副团长副校长舅舅把这位爷踢回家,讲武堂都玩没了,改滇军教导团还赖着不走,人神共愤的玩意,再不踢走,教导团的人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喽。回家后,武汉他这一辈人又开始水深火热的生活,那是行事无人敢不给面,平辈人又敬又畏称其“太子爷”。

我初见这位爷,在一间不像病房更像住家的房间,极尽奢华的房间一张西洋大床,一位温宛典雅的贵妇不时把薄毯子从这位爷头上轻柔折下。见我们进来,妇人招呼道:“雅文来啦,这几位是?”

“伯母,这几位是刚阮伯父喇叭里说的名医和他朋友。”年轻的医生介绍着我们又道:“他们还有点药,可以让改之用,效果好,好的非常快。”

“噢,阮先生说的还是真的,那谢谢雅文有心了。”妇人略带诧意又对我们表示感谢,道:“都是好孩子,谢谢你们,行善积德的人菩萨保佑。坐吧,别拘束,和在家一样就好,呵呵,都是好孩子!”让佣人阿姨给我们上茶。

床上呼一下坐起一位豹子样的男子,板寸头,面容像妇人清秀,但那眼神锐利。“日你妹的,终于能回去了是吧,这鬼地方我是一刻也呆不下去,好差不多了,姆妈就是不让回去。雅文,我能回去了,是的吧?还有,你懂的。”又看向我们道:“几位兄弟见笑了啊,把那神药给哥哥使使,算把哥哥命救了。”

见妇人颠怪的看着他,也就潸潸然的道:“姆妈,下次我注意。雅文说有药了,没问题了我们回家吧?行不?姆妈……”豹子顿时成小猫咪。

我赶忙把茶碗放下,从药袋子里拿出可以先服用的嫩稍,雅文医生接过去递给佣人,让仔细清洗干净,用干净手帕吸干水,太子爷接过后,全塞嘴里嚼了服下,起身道:“等哥哥我收拾一下,回去好好招待你们。这两天挂吊瓶和吃苦汤药,还不好,雅文也不知道治个啥。”

“改之兄,你说这话就没良心喽。你体质好,抗不住病的就凶,吊瓶用了,白头翁汤也用了,总得有个过程吧!”这年月,还没有发明抗生素,吊瓶作用就是补液,手术时补液。

太子爷母亲慈爱的看着我们打趣,对雅文医生和我们道:“雅文,别听德馨的,等下一起去家里坐坐,你们同龄人好相处。我也要去向阮先生他们当面感谢,你们可以先回家玩。”临走还对我们点头示意。

“伯母,我和您一起过去,我还要值班,病人太多了,下不了班。”雅文医生转过头对我道:“唉,白头翁汤是中药方剂,治病的中药。”摇摇头跟着妇人和两位佣人出去。

原来如此,刚才听说白头翁汤,吓我一跳,老头煮汤,城里人真会玩,感觉不可能,仍心里有点怯怯然,不煮老头就没事,瞎取什么汤头,老头汤?闹呢。

等这位爷处理好个人问题,洗完澡出来,又在佣人服侍下穿戴好,青年装裁剪合身,系带皮鞋蹭亮照人,气度慵懒蔑视,匀称身躯又具力量。

“呃……出了这门,有些事情该不记得就不记得,以后哥哥我照着你们,神医,你懂的吧?”

“懂的,懂的。”我们叁个猛点头。不就是拉裤裆了吗?有啥了不起,难道小玉玉也拉了裤裆我会告诉你。

只见太子爷黑着脸嘟囔:“该死的大嘴巴,从小死不改,欠揍的。”

“少爷,老马已备好车,在后门。”佣人边拉开门边道。

我们一路走向后门,我拎着小藤箱子和抓着药袋子,示意田芽子扶着小玉玉跟上。这位爷用我的药,跟着是本份,懂事点没坏处,话说第一次有小轿车坐还有点小激动。

街道兜兜转转,弯转上高岭,树林中别墅住宅零星坐落,车轮带起落叶驶入深处。一座三层小楼和一座二层的副楼印入眼帘,恬静的花园,优雅作业的园丁让这傍晚的景色很是醉人,见车子驶到小楼门口,早有佣人闻车喇叭声小跑过来等开车门。

还未天黑,安公馆内灯火通明,我们叁个从未见过这种奢华场景,只能说刘姥姥进入大观园,瞧啥都新奇。

太子爷父亲是一位儒雅中年人,略带病态,前年请辞要职,退下来回家静养肺疾,平日里支持和指点民间慈善组织,受人景仰。

安公於管家通报今日事后,下楼来见我们,也很是开心。“鄙人安厚信,几位小兄弟高义,一定要让我们武汉人多尽尽地主之谊。改之,一定要招待好这几位小兄弟,不可轻慢。”又对我们抱拳,歉意道:“鄙人要去卫生部商量事情,看下还有什么能出力的,现在大家晚上才有时间开会,不能作陪勿怪,几位小兄弟见谅啊!”

“您请!您请!”我们叁忙回礼道。

安公知晓我们会拘束,有他在我们更是话都不敢大声说,才找个事由出门,让出空间给我们年轻人胡闹,谅解人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