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小插曲,几句话就谈掉一栋楼?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2019字
  • 2022-05-04 23:54:02

今天我一大早就看几个妹子在交头接耳,我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只能装作一边习练书法,一边把耳朵竖起来偷听。

“……博物馆……大厅……”

我用笔杆去戳了戳小书生,示意他过去帮个忙,他不满地拨开了笔杆,嘴里碎碎念着去了。

我自把中军帐稳坐,要听那前阵把捷……

“浩哥儿!你听说了吗!”

“啊!啊?”

白派人去打探消息了,我转头微笑着看了看,是王妹妹。

这并非是我性格变了,又或是突然记性好了,只是……就这么几个人了,这又都闲了下来,我要再不记住,就真有些说不过去了。

我露出满脸的疑惑,等待她为我解惑。

“听说我们博物馆的主建筑不得建了吔!”

(哈?那我们这群人玩蛋去啊?天天守库房?)

“不会吧?哪听说滴?”

“…浩哥儿你是真不用VX啊?我们群里都吵翻天了!”

(书生还在QQ时代啊……)

“你们人不都在这里么?还搞这么多此一举?”

“浩哥儿你快看看撒?我们都有点慌了吔……”

“么(别)慌么慌,不要道听途说,听书生我,来说个故事……”

从前啊,有个喜欢嚼嘴巴的人,一天就晓得到处去耍嘴皮子。

一天他跑到赶集的地方去找存在感,听见有人在吆喝卖豆腐,他就造谣喊:

“啊哟哟!不得了啰,斗虎,斗虎,斗老虎了哦!”

旁边的人听见,就赶上去问他,这斗虎的在哪儿?

他耳朵一转,听到买早餐的在喊“馒头!”他就扇别个(骗别人):“听到么得?是‘南头’,南头就是在南边撒!”

一群人就跟着他往城南跑,跑到哪里鬼么子都么得,别人就想去骂这个人造谣,就听到有人在卖大蒜。

这个嚼嘴巴的就赶快说:“你们没听到啊!都‘打散啰’(大蒜哦)!”

说完故事,我自以为十分高深地看着面前的王妹妹,不见她有表现出那么一点点宽心的样子,心中一痛,赶快转移了话题:

“文主任呢?他今天有事?”

王妹妹白了我一眼,似乎有点无可奈何:“浩哥儿!看哈VX哦?今天有人来看博物馆,文主任去接待了,如果要来参观库房的话再请您儿老人家挪座……”

“咳……”

我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我从何时起与他们有了这么大的代沟?

说曹操曹操……人没到,电话到了,我的电话一响,刷开一看,是文主任。

估计是旁边有人吧,完全不见我们“刀客”常用的词句,听上去只是拘谨得要命,俨然是某朝中天使,向着边关大将传达圣上就将御驾莅临的语气。

得!我的清闲没了。

等挂了电话,有条不紊的收拾起来,收笔墨,拿茶罐,烧开水,洗茶壶。

“姑娘们!准备迎客啰!”

这话我也就敢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还不得被报以一顿粉拳?

茶头啊茶头,我又开始了这份工作过,不过倒并不是特别失落,因为,好歹有着这么些美女与我同守边关不是?

前后三辆车来到了我们这简陋的小地方,一看,丁老、陈总都对着来人恭敬有加,再看了看对方的肚子,呵呵!这少说也是个“县太爷”以上的,不会是州府的老爷吧?

我正在合计,文主任在前开道的就冲进了办公室,我偷眼看去,他在空调的滋润下如获新生,只灌了一杯茶水,用毛巾抹了抹,问了什么,就出来了。

径直站到我身边,脸不转,眼不看我,却对我说着话:

“门开起的?”

我不去回答他,看见各位那反正都是领导的一群人,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前方库房的门大开着,一左一右两个妹子微笑迎宾。

于是,就着库房的东西谈天说地、扯东拉西的时间就开始了,浅尝辄止,问再答之,反正有丁老活跃气氛,再怎么也不会让场子冷下来……

这一行人只喝了茶水,并没有逗留的意思,两辆车就这么去了,而丁老扯着陈总,非要在办公室里讨论一下博物馆的“未来大计”,也就留了下。

在空调的加持下,两人谈得有些多,有些广,但最后终于回到了这我们博物馆的问题上。

省去鹦鹉学舌的过程,书生我在旁边越听越有些不是滋味了。

没想到啊,这早上王妹妹说的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那,陈老板要我们今后先以鼓楼,还有“杨家老宅”为重点展开博物馆的工作。

……意思就是,这计划中的博物馆主建筑,可能要押后再建了……

他们两人终究是走了,留下心情稀碎得一地的我们,王妹妹看着我,小嘴撅得要上天了。

“浩哥儿你看……我就说是真的嘛……”

我也很失落,没有余力安慰别人了,可却突然起来了一个故事,把自己逗笑了,逗得无奈的笑了……

看他们疑惑的目光,我也不想有个“神经病”的传言,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这故事娓娓道来啊……

从前有个小贩十分喜欢三国。

一天,他一边卖着水产一边想起来“赤壁之战”的桥段,张嘴就来:“这话说曹操领了一百万大军要破江南……”

旁边有人插话道:“鬼!曹操只得五十万人马!”

这小贩一听急了,就去和那人理论:“明明是一百万人马!”

那边也和他抬杠:“五十万!”

小贩急了,站起身子就去抓那人衣领,带翻了自己卖水产的盆子,鱼虾满地都是。

别人好心劝他:“快么扯了!你的鱼虾都要死了!”

小贩却不管,只要和那人分辨个清楚,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这么点鱼虾算么子?他一句话逮脱我五十万人马啊!”

哈哈哈……哈·哈!

唉!他·们,几句话也逮脱一栋楼去了啊……

我们这些人不看着点自己的小鱼小虾,还去分辨哪些莫须有的东西做什么呢?

书生说完故事又笑了,笑声不止,到最后,那脸上已毫无笑意了,只是为笑而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