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一纸幻梦·白虎子孙,定偿所愿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3668字
  • 2022-05-02 05:40:05

入夜时分,在盐阳茅草荡里,师爷找到了剑儿家,此时剑儿爹的尸首已经停在偏房,好些个乡亲们已经闻讯赶来,看见土王府的师爷只身前来,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师爷推开门,“吱呀呀”一声过后,见了火塘前等着他的剑儿。

剑儿从身后木墙上取出柳叶剑,往正中火塘里的大树兜上一砍,火星四溅,盯着师爷,却是反常的一脸平静,语气冰冷得怕人:

“张师爷!你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你的!”剑儿稍稍把头低了一些,眼睛却一直盯着面前的人。

“你之后,就是那个屁么子土王!”

师爷早有准备,反而也上前一步,去劝说剑儿:“剑儿,你么冲动,你听我说……”

剑儿不屑地笑了一声,打断了师爷:“哼!我不冲动。我要冲动,你一进门,人就没得了。”

“那就好,你听我说,你老汉是救过我命的……”

“那你,还眼睁睁看着他被打死?”

“…我…我当时没想到会闹成这样,事发的时候我也不在他身边……”

“…那好嘛,就当你不在身边,你现在又来做什么?来安慰我,说些土王的好话,做戏给我们这些平头百姓看?”

“不…我要你‘’……”

师爷最后几字说得只有剑儿听见,而剑儿明明听得分明,却无法相信这时,在这地方,这土司府的师爷,会对着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于是,他清了清耳朵,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

“哈?”

“你没听错。”

火塘里飘摇的火光照在师爷脸上,他双眼中倒映着烧得“噼啪”作响的火焰。

“……我凭么子相信你?”

“就凭,我欠你爹一条命。”

“……没得你,我也能……”

“你不能,肯定不能!”

“只要能拼命,没得什么不能!”

“只会拼命,那就真的不能了……好吧,就算你能,‘她们’怎么办?”

“……”

“剑儿?”

“……你说,我听。”

“我们,这样……”

…………

那一晚,剑儿家里的火烧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师爷赶土司府里复命。

土司刚刚用过早饭,就见风尘仆仆地师爷闯了进来,他进出是不用禀报的。

“老爷,成了!”

“哎呀!师爷,你真是辛苦辛苦了!哎呀呀!眼睛都熬红了!”

“唉…那剑儿家穷,点的个树兜兜火,小的被熏了一个晚上……”

“吃苦了,师爷为我吃苦了……”又一看面前新来的小厮,气就不打一处来,吼道:“你死人啊!还站起做么子?还不去给师爷去搞点降火的早饭?”看着小厮受惊兔子一样的去了,口中还在念叨:

“玛滴,这些送来服侍的小娃娃是越来越不机灵了……师爷么怪,跟本王说说剑儿的事!”

“是的,老爷。那剑儿要约老爷在白帝庙见面,说信不过老爷,要老爷跟他在白帝圣君面前立个誓,他是死是活全凭个人本事。”

土司一听,倒也觉得合乎常理,只是似乎还有些不太愿意。

“硬是要去?”

“硬是要去。”

“不去不行?”

“恐怕不行。”

“唉……”

“老爷……?”

“那,我们走嘛!”

“啊?啊!”

“来人,备轿!给师爷那轿带床棉被,让师爷在轿上好好休息!”

“…等…等等等……”

“哎呀,师爷,还有么子不方便滴?哦,对了,把早饭带起,让师爷在轿上好好吃!”

“…老爷…”

“嗯?”

“还要人去通知向剑儿嘞……”

“那是那是…来人,给茅草荡里向剑儿递个话儿,说老爷我答应他白帝庙相见……多带匹马,让他搞快点,么让老爷我等他!”

“老爷。”

“师爷还有么事?”

“你要装做很不情愿的跟他立这个誓吔……”

“啊?为么子?”

“…您儿还是装一下的好……”

“啧,好嘛好嘛……”

此时那新来的小厮急匆匆地端了早饭过来,土司一看他,又来了火,一个大巴掌拍了上去。

“轿子!棉被!师爷的早饭!”

每说一件东西,土司便给那小厮脸上一巴掌,小厮含着泪,头昏脑涨地走下去准备了,身后响起土司的怒吼:

“叫你马皮不机灵!”

…………

过午,向剑儿随着土司的差人来到了白帝庙,土司和师爷已经在里面等他了。剑儿他走上前,被在外看守的土司亲兵拦住搜身,剑儿没有多说什么,自己并没有带什么利器。

剑儿被搜过身后,走入了白帝庙内,土司还是那一贯的叼样子,找了个搁脚的椅子,跷了个二郎腿在上面晃着,师爷则坐在一旁打着瞌睡。

走了几步,土司也看见剑儿了,便去叫醒师爷:

“师爷?张师爷?”

“嗯?嗯嗯?”

师爷被土司晃醒了,两只手用力抹了下脸,清醒之后,看着剑儿说道:

“啊…来了啊!”

剑儿也不回答他,也不向土司行礼,只是愤怒地看着土司,捏紧了双拳。

土司本来看着剑儿敢这样盯着自己,就十分不爽,可还没能有什么举动,师爷走到这两人中间,把土司挡在身后,说道:

“那,这个,嗯…对了,立誓,立誓……”

土司一听,就接着回答了:“好,那我不太愿意的答应了!”

剑儿有些疑惑,师爷则吓得直接转过身来看着这位心急的土司王,一脸的“我们刚刚商量的不是这样啊?”

土司看见,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试图解释一下:“咳咳…老爷我是说:‘我是不太愿意答应的’,但是这个水龙嘛,你要能除脱它,也算是造福一方百姓了,那区区一个姑娘娃儿又算么子吔!”看着师爷暗暗给他比了个大拇指,慢慢转身准备对付剑儿了,他便把漂亮话说完:“毕竟老爷我,也是这一方百姓的大家长嘛!还是要以民生民心为重滴!”

剑儿不削地笑了一声:“哼!那我也是为了乡亲们。”

师爷看着两人有了言语,应该是不会动手了,于是才让开身,让两人直接对上了视线。

土司这一看,面前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年轻,心里笑开了花:

“这十几岁的臭小子嘛,可恶!这十几岁的小金花吗……哎嘿嘿嘿!真是让人催延三尺啊!”

师爷看着土司的神色,清了清嗓子,开始履行起他的职责。

“嗯!今天白帝圣君面前,两人立誓,老爷立誓!……老爷?”

土司有些走神,被师爷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急忙说着前面准备好的台词:

“我,向印龙向禀君立誓,只要向剑儿能退治水龙,我便送银千两作为婚资……”土司不太愿意说下面的话,只是看着师爷和剑儿都在等他说下去,十分心痛地说道:“唉…并且特准金花直接完婚,不用送我土王府上!”

看见土司这样说了,师爷又看向剑儿。

“向剑儿!立誓!”

“我,向剑儿!立誓不除水龙,绝不生还!”

“好!”

土司迫不及待地喊了出来,发现有些失态,便装模作样起来。

“好好好!你剑儿也是少年英雄,本王期待你得胜归来,早日和金花姑娘完婚啊!啊哈哈……”

师爷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继续履行他的职责。

“言出誓立,各人遵循,如若不遵,白帝罚临!”

师爷高声唱完,也是通知其他候着的下人前面完事儿了,后面准备的人要动起来了。

“上~~~虎儿酒!”

有人便端上了两碗水酒,里面点上了猫血,便是“虎儿酒”。

“端酒!”

剑儿和土王各端一碗,目光在空中交汇,拼出火花。

“喝!”

两人一起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把空碗摔在地上,发出两声脆响。

“白帝圣君见证,立誓完毕,请圣君受香火啰!”

然后便是下人们开始端上祭品,开始烧香祈福,焚纸求卦,这些,土司和剑儿就不关心了。

因为,他们还有话要讲:

“剑儿啊,这立誓也立了,你要去斗龙,需要些么子,说!”

“和往年一样祭祀,引它过来,你必须到场,而且不许赶人走,大家都要看起做个见证!”

“剑儿啊剑儿,你这还是怕啊!”

“是,我是怕!”

“嘿!我还以为你不怕死呢!”

“死不怕!我怕你说话不作数!”

“向剑儿!”

“在!”

“我虎儿酒都跟你喝了,你还怕本王食言不成?”

“要没得人看,那还不是随你怎么说?”

土司有些不高兴,见此师爷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劝说着:

“老爷,你去一下也好啊,可以彰显您儿对百姓的重视,而且,就这么点事情搞僵了不划算啊…剑儿多是个死,到时候金花一看,还不是悲痛欲绝,要是您儿不在那里,她要是跟着剑儿跳江了怎么办?”

土王一听,眼睛睁大了几分,看着师爷说道:“苟!你说得也是啊……”

“就是啊,老爷你看,到时候剑儿要死了你要第一时间把金花姑娘拦起滴,还不是要马上就上去温言软语,好生宽慰啊……”

“哎嘿!有道理有道理!”

土王兴奋地搓了搓手,仿佛已经看到了金花姑娘向他投怀送抱。

“老爷,那您看……”

土王对着师爷点了点头,清了声嗓子,绷好脸,转过去对剑儿说道:

“剑儿啊,本王再三考虑过了,这杀水龙毕竟也是大利于我一方百姓的事情,我亲临祭祀是责无旁贷。这些事情我都交给师爷安排吧,有么子事问他办吧!”

师爷一听,果然笑的格外欣喜,更加点头哈腰,转到土王面前:“小人愿尽犬马之劳…犬马之劳……”

“行嘛!你们去吧,本王就听你们好消息了!”

土王大手一挥,剑儿瞪了他一眼,冒出一个“哼!”字,转身大跨步离开,师爷一边在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一边恭顺地退了出去。

土司转身,接过下人准备好的一炷香,到了这庙里,也是要参拜一下白帝的。他看着上面的三尊神像,十分虔诚地拜了下去,口中念道:

“白帝圣君在上,保护你的子孙得偿所愿……”

起身,他却突然看见一只白影从神像后跳了出来,看清楚了,原来是一只少见的白底黄斑猫。它也不怕人,自顾自走去供去的祭品处想吃东西。下人一见,就想赶它,被土司慌忙阻止:

“你死人啊!在白帝庙赶白虎儿?这是禀君派的小家伙来受祭祀了!看来是答应本王的请求了啊!”

土司热泪盈眶,已经把金花姑娘当做了自己的囊中物。

“快去快去!多搞点猫…虎儿食来!让圣君神使好好享用祭品!”

下人转身去了,土司一脸痴笑地望着上面的花白猫儿大吃大嚼,不一会儿,从这庙里各位又窜出来各色的大小猫,见已经有同类在神像前大吃着祭品,前面这人又不赶它,便纷纷从藏身的地方跑了出来。

土司看见越来越多的猫儿聚集了过来,拍手大笑起来。

“这一下,是肯定成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