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勇者登场,却是…老母猪?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5102字
  • 2022-04-29 00:01:12

“捡儿啊捡儿!你好~英雄哦!”

河滩上不知何时来了一行人,那头人在前,身后是四人一车,一人推着板车,一人在抽刀在旁,把刀比在车上两人脖子上,而被反绑在车上的,便是捡儿的父母。

“你砍嘛,你砍啊!”

头人叫嚣着,他看准了捡儿的孝顺,笃定捡儿不敢动手,得意洋洋地带领他的队伍来到离水潭尽可能近的地方,他知道,只要有捡儿父母这张底牌,胜负一切还是未知数啊!

“捡儿你可要想好了,只要你一动手,你的爹妈,也要陪葬!”

“你!”

不仅是捡儿,就连村人们也都气得有些发昏了,大家无法想象,为什么头人要去帮一个吃人的畜生。

“难怪我们越过越苦,他一个人越过越富!”

“他家被抽到过送人没得?”

“有那么一次,他用粮食跟王寡妇换了个崽崽娃!”

“他屋里只得那么多田,哪里多出来那么多粮食给别个换伢的?”

乡亲们越说越不对劲,终于发现了这头人的真面目。

“他莫不是给龙舔屁股的?”

“难怪他一天‘龙老爷’东‘龙老爷’西滴!”

“都是畜生啊!”

乡亲们这一下明白了,这头人就是恶龙养的一条狗腿子,而跟着头人的那两个狗腿子,一身酒气,也不知道被许了什么好处,就在这关键的时刻,跟着头人反水了。

头人见已经被大家知道了真相,他也就没什么情面要讲了,这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他认定自己将会成为胜利的一方,看着愤怒的捡儿,出言嘲讽他:

“捡儿啊捡儿,本来你跑都跑了,回来做么子?”

既已撕破了脸皮,这头人干脆连脸都不要了,看着天神下凡的捡儿被自己牵制住,得意洋洋。

“回来就算了,不晓得躲起把你爹妈弄走,你还想杀我们龙老爷,你要是把它杀了,我的荣华富贵,又从哪里去找呢?”

捡儿没想到天下间既然有这么无耻的人,害了这么多人命,只为换取一个给舔恶龙屁股的机会。捡儿看着他,只觉得怒火中烧,又顾忌父母性命,看他握剑的手捏得青筋直冒,对着石滩上大吼一声:

“呔!”

这一声,震得头人头皮发麻,吓得他倒退几步,惊慌地说道:

“唉,唉!捡儿你搞么子!我我我……我提醒你,你再有轻举妄动,你的爹妈就要人头落地!”

头人躲到两个同样惊恐的狗腿子身后,见捡儿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才虚张声势道:“你先把剑丢下,快点!不然马上就砍你爹妈脑壳!”

捡儿纵有焚天怒火,此时也只能委曲求全。只看他把宝剑往河岸上一扔,宝剑离了捡儿的手,变成原来大小,插在了河岸上。

“你!去把宝剑给我砍断了嗒!”

头人一指其中一个狗腿子,让他上去毁掉捡儿的宝剑。

那个狗腿子一边小心盯着捡儿,不愿去冒这危险,头人一见,骂道:

“怕么子哦!再灌几口猫尿,把胆子给老纸提起来!”

两个狗腿子临行前就灌了一碗壮胆酒,又在身后的酒囊里装上了慢慢一袋,就见他咬掉塞子,又“咕咚咕咚”灌下去几口,这才大着胆子走去宝剑旁边,试着拔了一下,臂长宝剑却连动都不动。他就站到一边,鼓足力气,避开锋刃就是一刀,只听一声脆响,自己的刀砍在剑脊上,反而被崩成两半,他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头人。

“哼!没得用的狗家伙!”

“捡儿,你也么笑,我晓得,这是肯定是么子法宝,但这只要是法宝,就怕一样东西!”

头人一边奸笑,一边走向插宝剑的地方,到了宝剑旁边,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竹制的水筒,在捡儿面前晃了晃,得意地说道:

“捡儿,你晓得这是么子东西不?”

捡儿不去回答他,但心里已经隐约察觉到了,有些焦急起来。

“哈哈哈!你看你看!他着急了!你是晓得是么子啊!”

头人一脸奸笑,打开水筒,把里面的黑狗血倒在宝剑上,宝剑一瞬间就失去了耀眼的光华。

头人把狗腿子一打:“快点给老纸动手哦!这已经是个破烂货了!”

狗腿子不情不愿,再试着去拔宝剑,一下子就拔出来了,两个人哈哈大笑,再把宝剑搁在两块大石头上,中间悬空。狗腿子再抬起一块大石头,往宝剑上一砸。

“哗啦啦”好似一声霹雳,半个剑尖飞了出去,直接把对面一片河滩铲平,吓得头人和他的狗腿子差点尿了裤子。回过神来一看,宝剑已经毁了,只剩半截,没了剑尖,看起来只是个指余短刀了。

见宝剑已毁,恶龙激动得直扭,它知道,捡儿再拿自己的鳞片没有办法了!

捡儿十分心痛,这是虎妈妈送给自己专门斩这恶龙的,如今既然被一个卑鄙小人毁了!捡儿气得牙都要咬碎,盯着头人,只看握拳那手,指甲都陷到肉里面去了。

“看么子,看么子哦?你捡儿今天就是把眼珠子盯暴,也拿我没得办法了,啊哈哈哈哈!”

乡亲们也生气,但是捡儿的父母被刀子架起的,他们也毫无办法,看着头人反水,恶龙只差一篾片儿(竹篾,形容很接近,近得只有一片竹篾那么薄)就恶有恶报了,都气得跺脚。又一看捡儿没了锣鼓,身子就像在漏气一样慢慢变小,再过不久,只怕是连恶龙的套绳也扯不住了!就有人大着胆子敲了一声,被头人马上阻止:

“哎哎!做么子!你们做么子!哪个要再敢敲一下,马上给我砍死那两个老不死的!”

乡亲们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捡儿一点点小下去,一想又要被恶龙欺压,好多都把东西一扔,坐起哭了起来。头人一看,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大笑着口出狂言:

“哭吗,以后有你们哭的时候,等捡儿一死,你们还不是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啊哈哈哈哈!”

两个狗腿子也笑了起来,仿佛看见了以后跟着头人荣华富贵的好日子了。

水潭中的恶龙感觉捡儿力气变小了,只要等下去,等到捡儿再抓不住套绳的时候,它只要回头一口,就能把捡儿咬死。今天受的伤,养一阵子就能慢慢好起来,今后,自己又能回到从前那逍遥快活的日子了,只是这尾巴,估计是长不回来了,齐刷刷被捡儿削去一截,以后只能当个秃尾巴龙了。

“可恶的捡儿!但最后胜利的依然是我!这个平时养的狗腿子关键时候还是起到一点儿用处嘛?那今后剩东西的时候多剩他一点好了……至于这些可恶的老百姓,既然敢在我跟捡儿拼命的时候敲锣打鼓帮他!以后贡品改为一个月一次,要有从前两倍那么多!啊哈哈,这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啊!”

胜利的天平在向恶龙一方慢慢倾斜,河中,恶龙鼓足了劲与捡儿角力,就等捡儿力泄,要给他最后一击。岸上,头人买足了力气给恶龙摇旗呐喊,只要恶龙给捡儿一个死,那两个狗腿子,一人站在头人身后摇尾献媚,一人持刀抵住捡儿父母,一群乡人急的跺脚流泪,眼看捡儿渐渐不敌恶龙。

听那河水哗拉拉,传来风声兮嗦嗦,这艳阳高照之下,那众人目光之外,英雄,闪亮登场!

那是一头吃了太多酒糟,整个皮肤都微微泛红,又被恶龙舔遍了浑身上下的老母猪。

此刻,它已经悠悠转醒,只是还有点头晕,走一步,一打滑,一个劈叉滚出了红顶轿子。老母猪膘厚,还在地上弹了几弹,这才哼哼一声站了起来,用它无比通畅的大鼻孔在空中嗅了一嗅,闻到一股酒香。老母猪记得这香味,这是它记忆中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于是,它跟随着自己的鼻子,耸到了狗腿子身后,闻了闻,确实是这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便上去用猪鼻子拱了他一下,“把好吃的交出来!”它只是这样想着。

狗腿子被老母猪拱了一下,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

“嘛地,上供的老母猪怎么跑过来了?整个皮儿都是粉红的,莫不是个酒葫芦儿猪哦?”

他发出两声“去,去…”,反射性用刀去驱赶身后这头老母猪。

就是这时,捡儿他爹抓住机会,趟在板车上双腿狠狠朝着看守的狗腿子一蹬,让那狗腿子摔倒在石滩上。

捡儿爹娘急忙站起身来,就想逃跑,狗腿子顾不得疼痛,赶快从地上爬起来,提着刀往前赶了一步,想重新控制住他们。身后老母猪闻见酒味,发现这人不仅仅不给它,还想从它面前逃跑,就是上去抢食,一个母猪飞扑,精准地咬住狗腿子身后的酒囊,把他往后一扯,让他摔了个大屁墩,“哎哟”一声又摔在了石滩上,头人看见急得大叫:

“啊呀,猪!啊呀,老母猪!啊呀,捡儿的妈老汉(老爸)跑了!”

等狗腿子狠狠一刀把老母猪砍翻在地,捡儿的双亲已经跑到乡亲们那里去了。

这一下,捡儿再没了牵制,提起他的拳头就往恶龙鼻子、眼睛上招呼,疼得恶龙就在潭水里打滚。乡亲们赶快把锣鼓敲起来,捡儿听到,力气又渐渐回来了!宝剑虽然毁了,但是只要乡亲们还在敲锣鼓,他就还有无穷力气!他要把这恶龙活活锤死!

头人一看这个局势,心里一下就慌了,要找狗腿子赶快去重新抓住捡儿父母,四处一望,哪还有狗腿子的身影哦?那两个墙头草一见情势不妙,早就拔腿跑啰!

没有办法,他只有自己把刀捡起来硬着头皮上,乡亲们能让他得逞哦?几个年轻人拿着锄头草叉把头人抵住,头人还以为是从前呢,大吼大叫,想吓退他们:

“哎!搞么子!你们快点滚开!要不是,我回去喊人杀你们脑壳!”

一看没得人退,反而越围越紧,头人有点心虚了:“哎,哎!你们想搞么子!造反啊!我喊人杀你们全家的啊!”

回答他的,只有锄头和草叉。

“啊!不…不!不…敢…了!……饶……”

头人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完蛋了,村人也没有因此就停下手来,只要把他捣成肉酱……

再看潭中,捡儿有了乡亲们锣鼓助威,又开始占了上风,恶龙见势不妙,拼起老命,扎入河水,顺着河道往下冲去。远离了乡亲们的锣鼓大阵,捡儿一个不留神被恶龙挣脱套锁,只能从恶龙后面牢牢掐住它的脖子,不让它转过头来撕咬自己。

就这样,捡儿被恶龙带入水中上下颠簸,一簸、两簸、三簸!已经不知道冲出去多远了。

岸上乡亲们看得着急,冲出来几个年轻人,一人捡上那短刀一样的断剑,剩下几人拿起铜锣,带上小鼓就顺着河流往下追,

追了一截,发现那龙舌头做成的套锁已经散在河岸上,心里就想:“糟了!”几人用尽全身力气狂奔,直冲到一片大水潭前,看见水面上“咕嘟咕嘟”在冒水泡。

这是恶龙冲到这大水潭里,已经把捡儿从背上摔了下来,在水中是它的主场,被它在潭中窜来窜去,一个偷袭就向捡儿咬来。捡儿回身用双手顶住恶龙上下颚,一时之间,恶龙无法咬下,捡儿在水中也无处借力,艰难地与恶龙角力周旋。

恶龙合不上嘴,又心生毒计,直接带着捡儿往最深处游去,它想把捡儿闷死在这大水潭里。

危机时刻,还好那几个年轻人追赶上来,就在大水潭边敲锣打鼓,捡儿在水里听到,虽然没有乡亲们的锣鼓大阵那样威力,但是此刻恶龙也是强弩之末了!捡儿咬紧牙关,拼着最后一口气,两手发力,只见捡儿青筋暴起,把恶龙嘴里的大獠牙硬生生掰断几颗,恶龙吃痛松了嘴,水中不比陆上看得那样清楚,只感觉恶龙把潭水搅得一团浑浊。

捡儿发现手上猛一阵轻松,赶紧就往水面游去,“哗啦”一声冲出潭水,才换得了一口气,就听岸上喊声:

“捡儿!恶龙又来了!小心!”

岸上打锣鼓的年轻人大声提醒捡儿,捡儿一看,恶龙闷在水里快速向自己冲来,他严阵以待,准备与恶龙好好拼斗一番。

没想到恶龙一沾即走,不让捡儿抓到实处,它只凭借在水中的速度优势来回偷袭捡儿,这恶龙虽然断了几根大獠牙,但是嘴巴里还有很多锋利的小牙齿,一个个排起来像小锯子一样。恶龙欺负捡儿离开了锣鼓大阵,就想要一点点削弱捡儿,让他在这谭水里把自己的鲜血流干流尽。

恶龙不敢捡儿正面对抗,捡儿也十分憋气,但是现在自己的力气已经没那么大得离谱了,在潭水里和恶龙缠斗相当吃亏,一时又无法靠近岸边,只得小心防备,但是免不了躲闪不及,被恶龙带过一口,新添的伤口就往外在滋滋渗血。

岸上的几个年轻人看起也着急,想不出好办法,也不敢把手里的锣鼓停下,生怕捡儿一个不敌,被恶龙拖到潭底闷死了。

捡儿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只见他脸色坚毅,毫无惧色,干脆闭上眼睛去感受周围的一切。

恶龙从水底下一看,想这捡儿是发现依靠视力无法全部躲闪它的攻击,现在是想依靠听觉来确定它的方位,心里就一乐:

“嘿嘿!你捡儿要听锣鼓才有力气,现在想要用耳朵的来找我的位置,那你不是个死么!我游得慢一点,悄悄摸到你身后,一口咬住你的脖子,那你就活不成啰!”

于是它放缓了游速,小心翼翼不发出一点水声,慢慢摸到捡儿身后。

十丈、五丈、一丈!

恶龙不觉露出奸笑,眼看它在水下就要得手,发现捡儿在喃喃自语着什么,仔细一听,好像是在说:

“哼!今天活该你要死!”

恶龙犹豫了?自己莫非又被这捡儿看破了?它在水下保持不动,却又发现捡儿说着:

“来撒!有本事出来,我力气又回来了!”

恶龙一听,慌张地往岸上去查看,还是只有那几个年轻人在敲锣打鼓啊?

“好家伙!你是在扇(骗)我,好拖延时间啊!”

恶龙越想越气,压着性子已经摸到捡儿身后了,捡儿却完全没有发现它的迹象。

“受死!”

恶龙张开满口獠牙,只瞄着捡儿脖子扑去!它还是心急了那么一点点,最后破水而出的声音被捡儿听到,但也只是堪堪偏过脖子,被恶龙咬在肩膀上。

“嘿嘿!这一口,虽然咬不死你,我也要带走你一大块肉啊!”

恶龙把爪子抓在捡儿身上,一发力,却没有感受到那种獠牙咬破皮肉的感觉,正在疑惑“怎么搞的?”被捡儿抬起一手,就像打蚊子一样给了它脑门上一巴掌。

恶龙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整个龙就被拍得有些发晕,牙口一松,就瘫了下来,被捡儿抓住机会,双手一揽把它抛在空中,紧接着左右开弓,又是“啪啪”两记耳光扇飞出去。

恶龙的身子急速飞过,擦在水面上漂了几下,翻了白眼,露出肚皮,晕迷前只有一个想法:

“哎呀!你的嘎嘎(肉)好硬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