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扮猪能吃虎,扮人能?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4478字
  • 2022-04-29 12:47:56

“捡儿哥捡儿哥!你要的花衣服,还有猪子都准备好了!”

“捡儿哥捡儿哥!你要的大猪儿我们没得吔!”

“怎么没得?头头家里就是一头老母猪,大得快要有两个人大了!闻到么子香的东西它就要抢,恶得很!”

“是的哦?我怎么把它忘了!”

“那就好,去搞过来!”

“不得行不得行!哎呀!那是我屋里的老母猪!”

“嗯……?”

“哎哎哎!捡…捡儿爷爷!好好说,好好说…不要拿剑…不要拿剑……”

“哈哈哈,就是嘛!大家都出了东西滴,要你一头老母猪又怎么了!”

“捡儿哥!酒糟来啰,放在哪里?”

“就先放在这里嘛!等哈老母猪来了一起喂给猪子吃,让它们吃得个昏头醉脑的,再把这些花花衣服给它们穿起!”

“好嘞!”

“捡儿~哥!你要的大红顶顶轿子也准备好了!”

“得成!老母猪呢?”

“这哈!它抢得比世人都凶,已经逮(吃)醉了,猪蹄子都挪不动!”

“这倒真是头头家里出来的啊?都一个样!”

“哈哈哈!”

“跟它抹两把,把身上搞干净,再刷点蜂糖水,把它甩轿子里头去!”

“得嘞!走,哥儿几个把它收拾干净!”

“搞轻点哦!么让它现在就醒酒了!”

“不得,捡儿哥放心撒!”

“还有么子来着?”

“捡儿哥,新姑娘儿(新娘子)的衣服搞来了,给哪个猪儿穿?”

“么穿,甩到那剩的半盆蜂蜜水里去,等哈(等下)一起给我。”

“好嘞!”

“最后一件事,大家的锣鼓都准备好没得!”

(齐声)“好嘞~~!”

“好好好,现在么(别)敲,都听我说,你们先装成送祭品的队伍,把这些醉猪子、大桥子放起就走,别走远了,看见我从轿子里跳出来跟恶龙动手了再出来。站远点,不要被搞到了,只要你们把锣鼓敲起来,我就有二十成的把握把这那个小泥鳅搞死!”

“大家都听到没得?”

(齐声)“听到了!”

“那得行!我去轿子里躲起,辛苦你们抬过去。”

“捡儿哥!”

“哎!”

“砍完龙我给你做媳妇儿要不要?”

“哈?……那你跟我妈去说嘛,我才十岁吔!”

“啊?”

“哈哈哈!”

……

一切收拾妥当,村人抬着前所未有多的祭品,来到了恶龙盘踞的潭水前,那前面,就有一个天然的大石台,被头人带着大家修整了一下,变成了恶龙的祭台。

这一次,恶龙在水下等的时间额外的长,可它一点也不生气,因为这会儿等的时间越长,意味着村人送来的祭品越丰厚。

村人们放好祭品,慢慢离开了恶龙的视线,恶龙从水中看见了一地花花绿绿的衣服,以为这些都是绑好的男女。

“吔!这些人是不打算活了哦?今天一家伙送来这么多?”

“平时送一对来就够呛,有时候多上几个他们就要死要活的,怎么今天突然就转了性子?”

“是不是有外乡的来了?被他们一家伙全送来啰?”

“管它呢,先出水看看再说。”

水面隆起,水潭中升起两只乳白色的眼睛,恶龙的内眼睑还有没退下去,它就迫不及待地爬上了祭台,抽抽鼻子,闻到空气中满是飘散的酒味。

“难怪这些人只会哼哼了,他们是用酒把别个灌醉了抬起来的啊?”

“那我下次也不得少要……”

恶龙卷了一个穿着花衣服的猪子到嘴里,一口咬死,嚼了几下就吞了下去。

“哎?肉有点老,但是这个酒配得妙,吃起好香哦!”

恶龙又一连卷了几个吃下肚去,微微有点发晕,连眼睛都忘了要眨,放眼望去,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

“唉哟,唉哟…有点打脑壳(酒上头)呢!”

“放起等哈再吃,我先看看这个是什么哦?”

恶龙盘旋着,看上了最显眼的大红花轿,一边眨着眼睛想把内眼睑退下去,一边凑近了去看。

捡儿看准时机,就稍稍把轿帘打开一点,提着嗓子刻意去装作女声,对外面的恶龙说道:“外面是龙老爷啊?”

恶龙一听声音脆脆的,肯定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它的眼睛都笑眯了,认出这是村民娶亲用的大红花轿,就在想:

“今天这是唱哪出呢?还送个新姑娘儿(新娘子)给我?”

“龙老爷?”

捡儿又喊了一声,恶龙一听轿子里的姑娘平静得很,还主动找自己说话,就有点吃惊,又忘了继续去眨眼睛了,它的内眼睑才退下去一个角角儿(角落)。

恶龙就在想:“平时那些人,一看到自己,要么哭天喊地,要么吓得话都说不出来,这个新姑娘儿好玩啊,听起像是不怕自己啊?”它觉得有意思,就回答了:“嗯,是你龙老爷啊!你不怕我么?”

“哎呀,怕不怕你都要死的,龙老爷能吃我是我的福气嘛!”

“不过啊,我还有点点事情想跟龙老爷商量吔!”

“商量?哈哈哈!你胆子好大哦!那行,你说说看?”

“龙老爷要是不吃我的话,我就留下来好生服侍你撒……”

“哦?搞了半天还是个不想死的……”恶龙这样去想,隔着内眼睑,看了看四周那一圈花花绿绿在地上蠕动的祭品。

“不过嘛…今天送过来这么多人,够自己吃好久了,多她一个少她一个也没得么关系!”

“并且这主动要留下来服侍它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呢!大不了以后肚子饿了再吃吧!”

它这样一合计,就觉得这个提议还是有些不错的,便对着轿子里的人说道:“那行,你出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不行啊,我害羞,他们觉得反正我要被吃了,连里面衣服都没给我穿,就只给我外面批了一件衣服……”

说到这,捡儿把一直泡在蜂糖水里的新娘子穿的披帛捞起来,隔着轿帘扔到外面去。

“我来的路上求他们放我回去,哭的眼流水(泪水)都把衣服打湿透了,粘在身上不舒服,就脱下来了,现在光溜溜的,怎么好意思出来吗……”

恶龙围着轿子盘了半圈,听见轿子里的人这么说,又扔出来一件湿哒哒的披帛,眼睛一下子都直了,只盯着轿帘不愿移开目光,更加忘记去眨眼睛了。旁边有酒糟吃的少的猪子,有点开始清醒过来,闻到了恶龙身上的气息,吓得哼哼了几声,被恶龙听到,一声怒吼:

“哭么子哦!哭就不得吃你们了么!哼哼哼,再哼!再哼老纸现在就把那个哼的吃了!”

“哎呀哎呀~龙老爷么生气撒,他们又不学我,哈(傻)得很,要是好生服侍龙老爷,以后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么?你说是不是,龙老爷?”

“那是,那是!”

恶龙觉得这个新姑娘儿太好玩了,自己真就起了留她在身边的想法,就说:“那你先出来撒,光溜溜的也不怕,我让他们把衣服脱给你。”

“不得行,不得行啊!”

“那是怎么的?你出来撒,没的么子,你龙老爷么子(什么)样的姑娘没吃…C…见过?”

是啊,各种姑娘,都被“龙老爷”从内到外“细细品尝”的过了……

“他们那些背时的啊,为了讨好龙老爷你,还给我全身都涂了蜂糖的,我现在连个鞋子都没得,一出来怕打滑啊!”

“唉吔!还晓得涂蜂糖了啊,他们是变聪明了啊!”

“是撒,我现在光溜溜的,又是满身蜂糖,所以不好出来啊。”

“是不是的哦?你么骗我吔!”

恶龙虽然这样说,但是闻到了扔出轿子的霞帔上散发着甜甜的味道,早就不怀疑了。

“不得不得!那…”捡儿把个声音装出很为难的样子:“…那你把舌头伸进来舔我一下吗,不是就晓得我是不是骗您儿了嘛?”

“嗳哟嗳哟!要得,要得!”

恶龙听见新姑娘儿没穿衣服,又浑身上下的蜜糖,笑得眉开眼笑,把舌头伸得老长老长,要去舔光溜溜、甜蜜蜜地新姑娘儿。

“嗯~嗯~在内意(哪里)哦?”恶龙张着嘴,把舌头探进大轿子里,说话声都变得奇怪了。

“嘻嘻嘻~,这里,这里~”捡儿把轿子里醉得酣睡的老母猪送到恶龙舌头上,还装作被舔得“嘿嘿嘿”的笑。

“痒吗,痒!龙老爷!”

“嗯?嗯哼哼哼!”

“你舔得好舒服哦,再把舌头缠上来点嘛?”

“唉嘿嘿嘿嘿~~好,好!”恶龙一脸淫笑,把舌头尽可能吐出来,都塞到轿子里头,去把那个醉得只能“哼哼哼”的老母猪缠住。

“未啊啊(妹娃儿)啊?”

“唉!”

“一新航奥偶眼噢吔(你身上毛有点多吔)!”

“哪门?你嫌弃我了啊?”

“呜(不)!”

“那你继续舔嘛!”

“嗯嗯!”

“你再舔个遍,就晓得我不只是毛有点多了。”

“哎嘿嘿嘿~~哪哈喔了行喔吔(那还多了什么吔)?”

“多了你爷爷的大宝剑!”

捡儿从腰上抽出宝剑,不再提着嗓子,这响如雷霆的本音吓得恶龙一颤,还没等它有所反应,捡儿就一剑挑断了恶龙的舌头。

“啊!”

恶龙一声惨叫,直接往后倒去,它疼的直在祭台上乱扳(乱挣扎),如脱水般鱼儿的扭动身躯,再一滚,掉进潭水里,继续挣扎着,活像一只泥鳅被扔进了热水锅里。

捡儿走出轿子,一手提着血淋淋的龙舌头,一手持剑指着痛苦挣扎的恶龙,大笑着,宣布了恶龙的忌日:

“哈哈哈!把你脑壳伸出来,我给你个痛快!”

埋伏的乡亲们听见恶龙的惨叫声,跑出来一看,见到到恶龙在潭水里挣扎,都纷纷冲到水潭边,围成一圈,开始敲锣打鼓。捡儿听了乡亲们的锣鼓,身体像涨了气一样,变得有半个小山那么大,直接走进潭水里要斗一斗这恶龙。

恶龙虽然失去了舌头,再也不能命令潮水,但是它也还是这山川中的霸主,等它疼得缓过气来,看见一个人既敢走到水里来,就假装还是疼得乱扳,就等捡儿再走近一些。

一步、两步,捡儿看上去毫无防备,只要近一点,再近一点……

恶龙暴起,张开满口獠牙咬向捡儿。

看见恶龙扑来,捡儿却是“嘿嘿”一笑,正中他的下怀。在山中的搏斗让也学会了要打个埋伏,他那毫无防备的样子也是在做戏。

就看捡儿身后,早就用那截砍下来的龙舌头偷偷打了一个套环,他一个闪身躲过恶龙的扑咬,便一手从后面勒住它的脖子,另一手探向前面把那龙舌头做成的套环套在龙嘴上,用力一拉,像系口袋一样给恶龙的嘴系上了,让它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捡儿骑在恶龙背上,又套住了它的嘴巴,让恶龙心中好不恼火!它活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于是便想尽办法要把捡儿从背上甩下去。捡儿察觉恶龙的意图,便一手拉紧套绳,另一手往前一探,握紧拳头就是几锤,全都招呼在恶龙的眉眼上,疼得恶龙只流眼流水。

捡儿一边锤一边大喊:“动!动!动!”

每喊一个字便给恶龙一锤,十几锤下去,恶龙疼得有些发晕,动静反而小了下来。

捡儿盯着恶龙,吼他:“你还动不动!”

恶龙摇摇头,装作老老实实。

“那你还敢不敢吃人了?”

恶龙又摇摇头,拔出一副已经臣服的可怜样。

在捡儿视线之外,恶龙慢慢翘起尾巴,悄咪咪地把它的尾巴靠近捡儿的背后,那里面有着几根带毒的尾刺,只要扎到捡儿,唉嘿嘿!形势就能一下逆转!

如果捡儿只身挑战它的话,恶龙或许就真得手了,可是这水潭岸上还围了整整一圈敲锣打鼓的乡亲们,他们看见恶龙翘起尾巴,露出几根绿油油的毒刺,急得大喊:

“捡儿!后面!尾巴!后面!”

捡儿听见乡亲们的喊声,回头一看,气着(气极)了,抽出腰上的宝剑就是一挑,恶龙的毒刺连带着半边尾巴就被削飞了,疼得恶龙把那光秃秃的一个尾巴桩子打在河滩上“啪啪啪”的响,把血飞溅得到处都是。

捡儿把宝剑抵在恶龙脖子后面,跟它讲:

“我本来想饶你一命,但你既然还想暗算我,我就要把你脑壳一剑削下来!”

恶龙黑(吓)着了,它没想到捡儿的宝剑可以连它的鳞片都一剑斩断,黑得把爪子都蜷成一团,舌头又没得了,说不出话来,只能把身子贴在河岸上,不停地用头往底下磕。

捡儿看出来了,这恶龙是在求饶。

捡儿看见这恶龙的丑态,只是想起了他的虎妈妈,心情激动,想着马上就能为她报仇了,发了一下楞。岸上的人们看见,以为捡儿心软了,在考虑要不要放过恶龙,急的大喊:

“捡儿!不能放过它!它吃了我们这么多人!”

然后把手里的锣鼓打的更快更响,都像锤在恶龙身上一样。

捡儿一听,这才回过神来,去听岸上乡亲们的锣鼓,越敲越急,一声赶急一声,这急促的锣鼓,仿佛在述说乡亲们对恶龙的深恶痛绝,都狠不得上来活活咬死这恶龙。

“恶龙,你自作孽,受死吧!”

捡儿一声大喊,就要一剑砍下恶龙脑壳,却听岸上一个声音,让捡儿不能动手:

“捡儿!你看这个是哪个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