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山与河,龙与虎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3284字
  • 2022-04-27 00:01:08

夷水岸边,有着一块茅草丛生的稀泥地,它叫“盐阳”。盐阳是一块不太适合耕作的地方,只是有很多茅草,所以就地取材,便于搭建简易的茅草屋,可这一点点便利,也比不过稀泥地的恶劣环境,所以,这儿只住着一户人家。这对夫妻已经年过四十了,还是膝下无人,他们一边满心期望能怀上孩子,一边又害怕生下儿女引来恶龙。

又是一场大水过后,这户人家却能幸免于难,只一间茅草荡里的茅草屋,恶龙暴怒之下从他们面前一掠而过,并没有留神这荒凉的地方有些什么。等到一切又回归平静,两夫妻又战战兢兢地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丈夫去村里查看了,想着能不能帮上一点什么,妻子便在水边用竹竿打捞东西,有时候恶龙卷过的洪水也能带来一些有用的什么。她看见水面上飘过来一个瓦罐,心里有了一点小小的欣喜,这搞不好就会是今天最大的收获了,生存,有时候就是这么无奈……

妻子轻轻地用竹竿把瓦罐拨了一下,瓦罐一歪,她就看到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鲜血淋漓的孩子。她大惊失色,急忙跳入水中,拉着瓦罐游回了岸边。到了岸上,她赶紧把孩子抱起来检查,看见孩子浑身上下没有一条伤口,只是安静地在睡觉。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脸慈爱地把孩子带回家,烧起热水,小心地给孩子擦拭血迹,等到晚上丈夫也回来,一进家门,就被妻子拉住,说起了孩子的事。

“当家的!你看你看!孩子!”

“…我……我看见了,这…这…这……”

“这什么,这我们的孩子!”

“啊?”

“水里捡来的…我们就叫他‘捡儿’吧!当家的,你说好不好?”

那丈夫看了看妻子用来给孩子擦拭血迹的布头,隐隐约约闪着七色光华,又向外散发着点点金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这孩子…有些不似平常……

“当家的?当家的?”

“嗯?”

“我看孩子还小,要找一些奶水来喂养,你能不能去村上问问……”

“算了吧!刚刚我刚从村子里回来,活下来的人比我们这还难,就算有奶水的,也已经有其他村上的孤儿要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和他们……”

毕竟还有些生远……他们的茅草屋虽然简陋,但是屡屡能躲过恶龙的肆掠,村上的人还并不知道。

“那…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小家伙活活饿死吧?”

“…你先看看家里还有米吗?熬一点米汤喂给他试试……”

“唉…那就只能先这么办了……只是这样一来,捡儿他恐怕…恐怕……”

恐怕就是活下来也十分瘦弱了……

“唉……”

妻子抱着捡儿流泪,丈夫锤着脑袋叹气不已,山中却传来一声虎啸,然后夫妻两就听见什么东西落到了他们这茅草荡里,惊起好大的声响,于是便赶紧出去查看。

屋外,是一只硕大的老虎蹲坐在他们的屋前。

丈夫年轻的时候也能和老巴子(老虎)斗上一斗,但是身前的老虎却让他生不出这个心来,这只老虎全身上下都是雪白的毛发,在黑夜之中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老虎只是蹲坐,不怒自威,就连四周的茅草都无风飘荡,似乎都屈服于这老虎的气场之下。

两夫妻一看这怪异的老虎,又一瞧怀抱中的孩子,顿时明白了,这老虎是为孩子而来。

“不行!这是我的孩子!不会给你!你快滚回去!”

妻子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丈夫把她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白虎。

白虎动了,把尾巴悠闲地一甩,慢慢走到两夫妻跟前,一只野兽,却能从它的脸上看出一些母性的光辉。它只走到夫妻跟前三步,就地侧躺,露出了樱色的R头。

刚刚被命名为捡儿的男婴醒了,看着白虎“咿咿呀呀”地叫着,一双小手挥舞在空中,想要去抓白虎。夫妻这一看,将信将疑地把孩子放到了白虎怀里,看着小家伙扑上去吮吸了起来。

白虎突然张口了,吓得丈夫不知道要去护谁,下一刻,却看见它只是伸出舌头在捡儿身上舔着,小家伙只觉得毛刺刺的,“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等小家伙吃饱,白虎就起身离去了,剩下一脸不可置信的夫妻轻轻拍打着小家伙的背脊。

就这样,一连十天,十天之后,捡儿已能一边笑着一边在地上爬动了,白虎亲昵地在他身上蹭了蹭,起身跳入山林之中,再也不来了。小家伙面朝白虎离去的地方大哭着,爬着就想跟上去,被捡儿他娘一把拎了回来,心疼地给他去擦弄脏的地方。

“捡儿捡儿,你快快长大吧,长大之后就能去山里找你的虎妈妈了……”

捡儿他娘这么哄着捡儿,只是小家伙好像听懂了一样,自此再不急着去追那白虎了。

只过了三个月,捡儿已经能蹒蹒跚跚走动了,七个月,捡儿就能喊出爹娘,捡儿长到五岁,便失踪了一天。一天之后浑身是伤的走了回来。捡儿他爹一看,就知道是他心急去了山上,让他坐下,一边替他清理伤口一边有些生气地责骂他:

“你还小,去找你那虎妈妈至少要能打得过山里的豹子、野猪,你要连它们都干不过,碰上逛逛瞎(黑熊)和老巴子(老虎),都不晓得跑不跑得脱哦!”

捡儿强忍着泪水,不是因为疼,是因为这一次,自己是被猴子们追打回来的……

捡儿他爹看见小家伙这么倔强,其实心里高兴得很,把捡儿脑袋一拍,跟他说:

“你爹虽然现在不行了,豹子野猪还是奈得活滴,明天起你跟我好好学打猎的本领,先把它们能干过才行!”

捡儿瘪着嘴用力点了点头。

于是,捡儿七岁的时候,已经打服了山上所有的猴子,更加能够提着长矛弓箭,独自狩猎野猪花豹,就算碰上山里那些最大的家伙,他也能安然无恙地逃回来,自此,捡儿便在山里找起他的虎妈妈来。

又是找了两年,不见踪影,捡儿却飞速长大,已经同村里那些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一样身材了。

捡儿活动的范围广了,碰上不少也在山里打猎的村人,问起他来,他便告诉村人自己是茅草荡里的捡儿。

有一天,头人的信使找来了茅草荡里,告诉捡儿爹娘,村里已经决定了,下一次祭献的,就是捡儿。

晴天霹雳,捡儿的爹娘发起楞来,更加泪流不止,谁能想到,自己躲躲藏藏这快十年,还是被人发现了……捡儿从山上打猎回来,看见父亲哀叹、母亲痛哭,把手中拎着的猎物一扔,跪在他们面前就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哪知道爹娘看见他,抱着他嚎啕大哭起来:

“捡儿啊!你别管我们两个老不死的那,自己快逃吧!”

“爹!妈!出什么事了?”

这两夫妻才把恶龙为祸一方,现在他已经被村人发现,要把他当做下一次的祭品的事说了出来,捡儿一听,“唰”的一声从地上站起来,告诉父母:

“爹!娘!不要怕!我已经长大了,现在我就去找虎妈妈,她一定有办法!”

父母一听,也不反对,只是催促他赶紧上路,只希望捡儿离这里越远越好,临行时捡儿爹妈依依不舍、万千嘱咐只化成一句:

“捡儿,好好活下去,找到虎妈妈,再也不要回来!”

捡儿一愣,把那反驳的话吞了下去,同自己的决心一起死死压在了肚子里,他拜别父母,快步奔入山林。

一晃,约定的时间到了,头人带着抓人的队伍来到了茅草荡,找不见捡儿身影,听他爹娘说早已经跑进了山林。

头人嘿嘿一笑,也没觉得他有多惊慌,熟练地命人绑上捡儿爹娘,再上前说话:

“捡儿爹娘,这就怪不得我们了,本来只要交出捡儿,你们俩夫妻也就还能躲在这茅草荡里享享晚年,现在你们放跑了捡儿,我只能看看还有谁家倒霉的要顶上去了!只是……你们这些牲畜和东西,今后就用不上啰!不如就给了我们,也只当是我费心操神的酬劳罢!”

说完便把手一挥,示意手下把这茅草屋掏空。

捡儿他爹死命挣扎,只是已被反绑着不得松动,捡儿他娘大哭起来:

“你们…你们这做么子啊!”

看见手下从茅草屋翻出来的东西,头人啧啧称奇:

“哎哟!没想到你们的小日子,过得这么舒服啊?”

捡儿打来的猎物被他爹娘细心做成了熏肉,存下了许多,足够他们吃几年的。

“头儿!你看!”

头人循声望去,那是一件兽绒锦翎披,捡儿她娘用心挑选动物皮草中最细腻、最润和的部位,再慢慢将一根根收集起来的锦鸡尾翎缝上,这是为了捡儿今后有了媳妇,要送给她的一份大礼。

“放下!你们快放下!其他东西都给你们,唯独这……”

“这些都是我的那!啊哈哈哈……”

“不!不!你们…我…我…我跟你们拼了!”

“拼?你拿什么跟我们拼?我们可是龙大人的队伍!”

头人这些年来,早已经变了很多,他不当这婆娘的威势一回事,只是觉得她的哭喊声有些刺耳,上去警告她:

“死老婆子,你给我闭嘴!再不闭嘴,我就!”

头人从手下身上抽出短刀,作势要砍。

山林之中好似一阵急风掠过,众人头上响起一声炸雷:

“你敢动我妈!”

一颗星星砸在了茅草荡里,烂泥飞溅,吓得众人到处去躲。

坑中,一人,又见他一跃跳起,落在被绑的夫妻身后,只空手扯断了绳子,再走去他们身前跪下:

“爹!娘!我回来了!”

头人一看:“这尼玛是捡儿?这尼玛是十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