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睿智眼神大智慧?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4382字
  • 2022-04-25 11:18:27

(时间已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可是书生却无比自在,悠哉悠哉、潇洒潇洒,安逸的漂在河水中琢磨起了他那几句打油诗:

夏蝉无力叫喳喳,三伏日光好毒辣,

谁说春风不过来,我这边关河满花。

没想到啊没想到,在最最艰苦的三个月后,终于迎来了一线转机。

哼哼!别了,臭汗淋漓的日子,别了,只有三个寡男人的蒸屉,别了,那徒费心力的看物鉴识!)

“等等?你刚刚用词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没啊?你的错觉吧!)

“不对…确实是有些怪怪的,你刚刚怎么说来着?”

(说什么说?怪什么怪?你怎么还凭空污人清白的……哎呀!糟了,那傻狗又过来了!)

去看水中,黑白交杂、棕黄打底的一条大哈士奇向小书生游去,小书生在水面上拼命逃离,身后那傻狗把他当做了有趣的玩具,穷追不舍。

就在快要追上的时候,小书生突然想起自己只是这虚妄之物,把扇子一打开,抡圆一画,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那条哈士奇见自己的玩具突然不见,只小小疑惑了一下,河边又有新东西吸引了它的注意力,于是一边吐着粉红的舌头一边死命往那处游去了。

(呼…这条傻狗!怎么可能察觉到小生的?)

小书生又凭空在我肩膀上出现,牢牢抓住我的一缕头发,只要形势不对,他就打算再次躲起来了。

“不知道,可能动物眼中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吧?”

不去管那小书生怎样,我自顾自的往后一仰,躺在浅水滩上,回忆起这几天的事来。

起先嘛,当然是我们博物馆剩下的所有人,都到这景区来工作了,确实,这几个月景区的工程进度不慢,眼看着就有几处新建筑拔地而起。尤其是那一处背山面水的高地上,一座钟鼓楼样式的建筑正如雨后春笋般建设着,只让人感受到了一种工业社会的活力。

和他们一比,我们这些专门和老古董们接触的家伙,真是惭愧的很,惭愧的很那!我想这大概也是陈老板要我们尽快着手“实际工作”的原因。

可正如丁老所抱怨的,这非实体的脑力工作很难衡量,我在努力了一年多之后,除了感觉到心灵上的疲劳,也不知道否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实质作用”,所以,我迷茫了,懈怠了,躺平了,逍遥了!

这种“破柜子破摔”的情绪,或许在这荒郊野外的环境下更加表露无遗,也自然也影响到了其他人,又或者他们本来就已经是躺平的心态了?

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当剩余的妹子们上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造了我们的办公室。

不得不说,女孩子在细节上要比我们这些大大咧咧的男人讲究很多,加装了窗帘,又耍着小心思,拖着小嗲嗲的声调求着我和文胖子去库房搬来了立柜、床头柜,要不是办公室的空间已经有些紧张了,我俩又对那些大家伙奈何不得,她们恐怕连洗脸架和梳妆台都不会放过。

于是乎,用来放杂物的地儿有了,妹子们带的泳衣、内衣也不会随便暴露在外了,再也不会觉得被这两个苦守边关的黑酋长占了什么便宜去了。

然后,每天例行的午休活动也热闹起来了,小河里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就连工程部的也会慕名而来。

慕的什么名呢?反正肯定不是冲着什么感受文化熏陶来的,我和文胖子扎了三月,也没在中午见过他们几次,这场景,真让我倍感不爽、吐槽不已了:

“唉…人心不古啊…这古色典雅的件件-珍品-(大嘘),也抵不过凝香玉脂……”我看了一眼四周妹子们清凉的着装,继续装模作样地感慨:“…更不敌波涛胸涌啰……”

随即心念一转,想明白了:“不对哦…美人如玉,这给人的愉悦自古就是不相上下,要不然,哪会有那么多酸词醋字儿,哪会有那么多脍炙人口的千古骚句呢?”

这时候,我却没理由的想到了婷儿姑娘,有些怅然所失……

还好,只低落了那么一小下下,就看见桃子套了个花泳圈在我面前游过,她注意我似乎有些发傻的忧愁,扑拉了一些小水花,试着逗笑我。

“还是童真好啊!没有这么多凭空的烦恼,更不会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果然是‘人生识字艹蛋始’……”

就在我顶着桃子的小水花继续思考的时候,突然听见了桃子与小书生两人惊慌失措的叫声。

“哇啊啊!”

(傻狗!傻狗过来了!)

一看,那哈士奇又吐着大舌头朝我们这游过来了。

这是我们海云姑娘从家里带过来的,因为我们换了工作地点,反而离她家很近了。我一开始还有些担心的她那陈家长辈的身份,但没想到我们不在的这三个月,姑娘们早就打成一片了。

反正我是不知道为什么的,海云就把她家养的哈士奇牵过来了,晚上也不带回去,托给辉哥照顾,几乎等于是给景区养了。

这傻狗也不是不亲人,只是没轻没重,精力又旺盛得不得了,力气还死大死大,牵它要格外小心,一个不注意就能被它带一跟头,加上它貌似凶恶的外表,站起来跟我一般的体型,反正这边的孩子是有些怕它的。

桃子当然也怕,小书生嘛…本来我倒是可以不管的……

我往身后摸去,其实早就准备了引开“哈宝儿”的诱饵,一小截泡得有些发黑的小木棍而已,拿起来在傻狗面前一晃,扔到岸上去,它便兴奋地追那木棍飞出去了。等它到了岸上,又被其他的东西吸引,重新砸入水中,再次冲进人群,惊起一片莺叫,不过,这就不管吃瓜的我什么事儿了。

顺便带一句,“哈宝儿”是我们给它叫的名儿,海云带来的时候,它还叫“帅哥儿”来着。只是“哈宝儿”这名字太符合这傻狗的气质,很快就再也叫不回去了。

桃子抓着我的手臂,看上去还是有些怕,我就觉得应该告诉她一下,那傻狗没什么了不得的:

“桃子,那是个傻大个,你怕它么?”

桃子点点头,嘴都有些瘪下来了:“嗯,爸爸说那好像豺狗子……”

听她这样一说,我眼皮跳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夏季的原因,这傻狗的毛色有些淡,大部分是棕黄色,黑白斑驳下,或许真有些像?只是它那睿智的眼神,每每看来都令我发笑……

“就算真的是一只豺狗子,也没有什么好怕啊……”

一群才要命…不过我是哄小孩,当然不会故意去吓唬她。

“桃子”我叫了她,示意让她去浅水滩坐着“我跟你讲个豺狗子的故事,要的不?”

桃子划拉了两下,规规矩矩在河水里坐好,我也就把这故事说起来了:

这次的主角是一只豺狗子,饿好了几天,急着去找可以吃的东西,在路旁看见一只蛤蟆,张嘴就想吃掉它。

蛤蟆慌忙对它说:

“豺狗大哥!等一下!”

豺狗子心里想:“一个小蛤蟆,量你也逃不出我的嘴去。”它就停了嘴,听听蛤蟆要说什么。

蛤蟆一上来就说好话:

“豺狗大哥,你身高体大,要吃我嘛,那是马尾巴儿穿豆腐——不值一提撒。我就想和你比试一下本事,要是我输了,也被你吃的心甘情愿撒!”

“哈哈哈!你区区一个蛤蟆,敢跟我叫板?那真是笑话,行!我答应你,赢了你再吃你!”

然后蛤蟆就把面前一条沟一指:“那我们就比比,看哪个跳得过去、跳得更远吧!”

豺狗子看了一下,这条沟只有丈把宽,蛤蟆还没得它的脚杆长,要怎么赢啰?马上就答应了它。

蛤蟆就说:“那行,我喊一二三,随便站。”

等它们两个站好,蛤蟆还站在豺狗子后面的,豺狗就在想:

“你真的是看不起我哦,等下要你死得心甘情愿!”

听到蛤蟆喊:“一、二、三!”它就飞身一跃,稳稳当当落在了坎对面,哈哈大笑:“蛤蟆呀蛤蟆,你这下要乖乖被我吃了吧!”

转头一看,蛤蟆根本没跳,调起头就在跑,它发现上了当,提起爪子就想追。一用力,发现爪子已经陷进去一截,半天拔不出来。

原来是蛤蟆早就看好这边是稀泥地,专门骗豺狗子往里面跳。

等它高一脚低一脚跑回坎这边,蛤蟆早就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豺狗子正在恼火,听到“嘻嘻嘻”的笑声,一看是个驴子在草里面偷着笑。这驴子本来是在里面吃草的,看到蛤蟆骗到豺狗子,一不留神笑出了声,就被豺狗子发现了。

豺狗子肚子饿,又是一肚子气,上来就要咬驴子。

驴子赶忙说:“等一哈!”

豺狗子那个气啊,就问它:“你又要等么子?要比本事我是不得搞了的啊!”

驴子装着留眼流水(泪水)的样子去跟豺狗子说:

“豺狗哥哥,你看嘛!我前面,没得么子肉…”它把自己的细脚杆给豺狗子看,然后再说:“…我肉都在屁股上,你去看嘛!”说着就转了过来,把屁股对着豺狗子。

豺狗子一看,这个好啊!后面肉是多得多啊!它凑上去就想咬,被驴子一歪心脚踢在眼睛上,飞出去老远,躺在地上乱扳(方言,鱼在陆地上的挣扎就叫做“扳”),眼睛珠子都被踢暴啰!

等豺狗子起来要找驴子报仇,驴子也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豺狗子肚里饿得响,眼睛又瞎了一只,脚也有点跛了,又疼又气又饿,被一匹马儿看见,主动上来跟它打招呼:

“吔!豺狗大哥,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滴?”

豺狗子一看马比它大好多哦,自己又瞎又跛,心里有点虚,跟它撒谎说:

“摔…摔的…不小心被石头绊了,摔倒的时候又背时(倒霉),眼睛撞到树枝枝上了……”

马儿赶紧上来关心地说:“啊呀,这么惨啊,那要搞点好东西吃,好成补一哈才行了!”

豺狗子一听,心里欢喜着了(方言,取“着“火这意思,当“欢喜极了”这样理解):“就是撒,那你看你是不是……”

马儿其实刚刚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不慌不忙,对豺狗子说:

“么(别)忙么忙,今天我主人家娶新姑娘儿(新娘子),家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鸡鸭鱼肉、虾蟹蚌螺,要好多有好多。走!我带你去好好吃一顿!”

豺狗子是有些傻,但又没完全傻,语气幽幽地对马儿说:

“那不得行,人看到我要打的。”

马儿就说:“没得事,你看那边那个小车儿没得,我就是路过歇脚的。你去躲在车里头,把脑壳上盖个红布,我直接把你拉到厨房里头,你不就有得吃了么?”

豺狗子这下欢喜了:“那好,那好,今天终于碰到个好畜生啊!”

它就真的跑到小车上找个布把自己盖起,马儿就这么拉着它往家里走。

等到了人多的地方,马儿把车往人中间一撂,大声喊:

“车上有个豺狗子哦!快打死它啊!”

豺狗子一听,赶快掀开布就想跑。

起来一看,周围到处都是人,被他们围上来,用扁担锄头几家伙儿就奈何啰!

故事说完,桃子看着我,突然说道:

“浩哥哥你骗人,我都晓得动物不得讲话!”

(啧,现在的小鬼没那么好哄了啊……)

对着小书生点点头,对桃子用起了知识压制,诡辩道:

“它们讲啰!其实一直在讲,你们屋里狗儿一天‘呜呜呜’‘汪汪汪’不都是在说话么?就你听不懂而已…“我加重砝码,要逗逗这小姑娘:”和你现在学的英语一样,你不学,晓得他们叽哩哇啦在说些么子哦?”

“咦?”

桃子疑惑了,我则在暗暗偷笑,然后又自己回顾了下刚刚说出来的故事,自言自语道:

“呵呵!世间哪有什么无理无稽的故事?说那其他种种,皆是在说人哦……

这‘反客为主、以逸待劳、走为上计’,那‘无中生有、香饵钓鱼’,还有最后这‘笑里藏刀、落井下石、关门捉贼、借刀杀狗’……

倘若这豺狼不傲不贪,这一计也不得成呢!”

“哈哈!那照你说的,像“哈宝儿”那样的,才是大~智慧啰?”

又是那虎灵精怪的臭小鬼在吐槽。

我四下看了看,此刻河里也有三两个坡上的小鬼头,只是没见那小鬼了:

“嘿,算你躲得快!”

没找见他,却看见了一脸睿智在妹子身上又舔又蹭的“哈宝儿”,不禁去想:

“不过…莫非真是如此?”

书生被自己的推断弄糊涂了,又或者书生本就一直糊涂着的?

(哼哼!有说那:“人生识字糊涂始”

甭管这是不是真糊涂,有那傻人连“装糊涂”也不会了,那算空抄了些书本上的东西,不是真糊涂又是什么?)

这话让我很是不满,朝他打了一波水花过去,却被早有准备的小书生跳着躲开了。

([得意笑]嘿嘿!

小生收扇,这就去也![慢慢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