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陈家保姆善打锣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3995字
  • 2022-04-02 05:40:06

([活动筋骨]各位,请了!

这在陈老板家整理他贴身收藏的事情,可比想象中轻松多了,因为可以一手拿住把玩的居多,而且书生又突发奇想,让妹子们组成“人肉传送带”,均匀分布站在目标货架和要清理的“货堆”房间路程上,我和文主任在里面一件一件递出来,妹子们手动人不动就放到了货架上。

陈老板和老丁看见的时候专门走到房间去鼓励了几句,大致就是,小张啊,你还有点歪点子之类的。

哼哼,他们哪里知道,这是书生工地上见过的场景,所以说劳动的人民才是最有智慧滴……

不管怎么说,套用这个方法,没两天就把东西全都整理到了货架上,占了这栋楼最上面整整一层。

三下五除二,就又要开始做档案工作了,那今天的故事,就从这个时间段开始了。

开扇吧!)

这时候正在吃午饭,陈总家里新请来一位老妈子,随便打扫下卫生,主要工作是做饭,我们带丁老一起来了八个人,就说干脆中午在他家吃,反正老妈子负责做饭,免得我们来回跑。

今天这是老妈子来的头一天,也是陈总专门交代要“试菜”,不行的话还不一定用她呢!

所以这一顿吃得丁老眉开眼笑,平时我们这大师傅都偏川、湘系,而这位老妈子恰好做得清谈,正合丁老口味。

“来来,丁馆长!再喝一碗这大骨汤,老妈子别的不行,这炖的汤确实好喝。”听见陈总的称赞,老妈子脸上笑开了花。

“那中午吃饭这个事就解决了,丁馆长这几个月就麻烦你老要带着这些年轻人,把陈某这些收藏好好看一看了,争取在六月之前搞完,到时候我们的工作重点就转到景区上面去了。”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丁老就这样拍着胸口接下了这个任务。

(丁老?感情不是你自己做,随便打包票是吧!)

被文主任还有旭哥儿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肩膀,可是也对书生尼玛奔腾而过的心情于事无补。

摇了摇头,怎么办呢?还不是自己咬牙挺着吧!好在午饭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午饭过后,陈老板就出去办事了,并且告诉丁老,自己可能平时在家的少,不能多奉陪他老人家,就请自便吧!

陈老板一走,我们就浑身轻松了,吃过饭就躺在一楼的沙发上休息,正在想眯一会儿,就看见客厅茶几上摆放的水果、糖果什么的,于是我很自然的去剥了颗糖果吃。

“浩哥,你不怕陈总说你啊?”

(哈?应该不至于吧,区区一些糖果,又不是什么高级玩意儿……)

但是这借口还是要找的,至少要多拖一些人下水……

“你们可知道‘摸春’、‘摸秋’的传统?”

我去找了话头,又剥了一颗糖果,扔在嘴里嚼起来。

“没听说过……”

“这是我们施州的老传统了,说的是春秋两季,过年和秋收之后,年轻人们有一段时间去别人家到处偷…嗯…到处摸瓜果、蜂糖这些甜的东西,如果哪一家没有人去摸,就说明这家人来年无法丰收而且人缘差。”

(这其实是有选择性的真话,峰县的传统,不过日子嘛…我们可以不要这么严谨么?)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自便,反正我已经遵循了老传统了”

“那…那我只拿个苹果是可以的吧?”

有人先动了手,又有人附和了,那么事情也就变得似乎合理了起来。我等她们都拿过之后,才去对我真正看上的目标动手。那是茶几下面一格放着的几块巧克力,两只手掌加起来那么大,看着就带劲儿!

(这下所有人都已是同罪了,那么就不会有人举报书生了,啊吼吼吼吼!)

就这样,文主任惊讶地看着我拆开了包装,从上面掰下来一块扔进了嘴里,我递给他,他就这样眼睛盯着我,但是手上一点也不含糊,恶狠狠地掰下一大块,仿佛在说“被发现了看你怎么收场”。

(那你别吃啊!)

一把从他手中抢回剩下的巧克力,一个个去问妹子们要不要,然后就看见旭哥儿意味不明地笑容,他也上来掰走一块,然后对我们说:

“我在这里也没什么帮助,我下去办公室那边玩电脑了,要车的时候洒个电话,我游戏没开的话一分钟就到!”

(MD!没义气!就不能陪陪我们啊?一个人下去爽?)

“丁馆长您下去吗?陈总白天里很少在家的。”

“行啊!这里没有参考书,我查资料也不方便,还是下面办公室好!”

看见旭哥儿对我眨了眨眼,一副得意的样子,转身就去开车了。

(这还差不多,至少老丁下去我们自在得多……)

等他们离开,我们又充分休息过后,就分组开始进行档案工作了,虽然这次是没得偷闲了,但是环境、伙食都还不错,也就这么过了。

过了几天,要到午饭的时候,陈老板少见的回来了,上楼看见我们在工作,就示意我们自己忙,然后貌似随意地聊起了一句:

“对了,你们是不是把客厅放的水果都吃完了哦?”

书生转过身去,义正言辞地训斥那些妹子们:

“你们啊,真的不像话,说都说不听!”

“明明是浩哥你……”

“我只是给你们讲个故事撒,又没叫你们去吃水果!”

“巧克……”

“巧么子巧哦?别人陈总放在家里准备待客的撒!怎么巧了就放在那里了!”

就在书生准备继续上纲上线的时候,陈总劝阻道:

“哎呀,小张!姑娘家家嘴馋吗,别这么说她们了,几个水果算什么呢?以后注意点就行了,行了你们忙…”正准备走,又想起来什么,问道:“丁馆长呢?”

这就不应我来回答了,文主任上前一步,解释道:

“他老人家说这里没有参考书,写东西不太方便,让旭哥儿送他到下面办公室去了。”

“吃饭还是上来撒?”

“嗯。”

“小文啊,你给老婶子说一下,今天中午搞丰盛一点儿,等下有两个客人要来。小姑娘们也下去帮下忙,小张你就先休息下吧。”

我点头微微欠了下身,看着文主任带着妹子们下去安排了,随后陈老板也一边下楼一边给丁老打电话:

“…陈某搞了个好东西啊!丁馆长要不现在上来我家一起鉴赏鉴赏?”

我一个人干坐在上面没趣,就下去一楼看老婶子带着一群妹子忙碌,餐厅里有一张清漆白木的榻,走过去瘫坐在上面,就像是监工一样。

“浩哥!你刚刚真的渣!明明就是你先动手的!”有妹子上来理论了,我早就备下了说辞:

“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你们去拿的吧?”

“就是你怂恿的!”

“好嘛,就算是我带的头,但是陈总刚刚问的是‘水果’吧?没问那些糖果吧?”

妹子小鼻子一皱,挺可爱的,但是书生知道她打嘴皮子仗肯定不是我对手,正在洋洋得意,被文主任一屁股挤到一边,不得不坐了起来。

“坐过去点哦,嘛,你都怪别人身上了,撇得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妹子一副“多说他一点,骂死他”的样子看着我,书生才不会慌呢,因为这文主任那天也是动了手的。

“哟哟~那你是没吃哦?”

“切…”被文主任推了一把,差点推下木塌,正正身子又坐稳了,就听他说道:“那天我就不该去接,要不然今天就把你一个人提出去好好数落一顿!”

书生看着他,有恃无恐,做出一副“就是啰,你还不是同罪”。

不过毕竟我理亏,就想着怎么找补一下,还是老办法,扯个白吧,让做事的笑一笑,也就感觉轻松一些,我也就这么唐突地大声说道:

“哎!你们做事我跟你们讲个笑话哦,笑一笑今天这事儿就算过了,好不?”

“讲个笑话就想作数啊?”

“那你听不听吗?”

“听听听,你说说说,不好笑你等下看!”

“那我就不打包票了,你们做饭,我就说个跟‘吃’有关的吧!”

书生换了方向,靠在墙上说起这段故事来:

这笑话啊,有一个前提,我们这方言把“吃”发读作“七”。

那好了,就说有一次三个客商来到我们这里正好赶上饭点,他们分别来自蕲州、蕲水,还有一位是蒲圻人士。

饭店老板是我们本地人啊,上去就问:“各位客官,你们七(吃)么子?”

这三个人一听,觉得老板很厉害啊,自己未报家门,不知道从哪就知道自己来处了,于是分别回答道:

“我蕲州。”

“我蕲水。”

“我蒲圻。”

老板听完就下去了,不多一会儿给子给他们上了东西,给蕲州的那位上的粥,给蕲水的那位上的水,只有蒲圻那位什么也没上。

他还以为这是施州风俗,按客人来的地方上东西呢,就一把扯住老板去问:“他们都上东西了,那我的呢?”

老板一指蕲州那位,说道:“他自己说的七(吃)粥吗。”又一指蕲水那位“啰!他说的七(吃)水。”最后对着蒲圻这位说道:

“你自己说的‘我朴七(不吃)’”

这位还没反应过来,就赶紧说:“我蒲圻人!”

老板一听嫌弃得甩开他的手,大声分辨道:

“我晓得你朴七人(不吃人),我们也朴七(不吃)啊!”

多多少少,有人在笑,书生也就打完收工了。

“呵呵呵…小张,你这个笑话,怕是只得我们鄂西的听得懂哦!”

我赶紧站了起来,丁老来了。

然后就是客套礼貌,又见陈老板带了两位没印象的客人,此间书生就一笔带过啰。

不过也就个把星期吧,我们就再也没去陈老板家吃午饭了,你问为什么?

就算我们人多了些,不过这位老婶子久不见陈老板自己在家吃午饭,又没给她额外开工资,日久,也就开始摆烂了,每天的午饭真是寡淡啊,弄些剩菜剩饭不成,炖的汤也是清汤寡水,这不,书生一天中午趁他们还在摆菜的时候,就忍不住奚落起老婶子来了:

“嬢嬢,你听过打锣没得?”

“我们乡下来的,锣是经常听到的,怎么?”

“那您儿锣一定敲得好!”

“哪能呢?我就听听,不会敲。”

“不不不,您儿炖的汤都是‘咣嘡(光汤)咣嘡(光汤)’怎么说自己不会打锣呢?”

老婶子听懂了,一脸不高兴,念念叨叨:“…不愿意吃自己出去吃啊!”

书生这倔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筷子一扔,就往外走。

“哼,你还不高兴了,走,我请客,坡上那家夫妻店吃去!”

这真不是书生娇生惯养,只是这老婶子这样的午饭真是有心刁难我们了,她要想给陈老板告状就告去,到哪儿也没这个理!

不过随后坐在旭哥儿车上的书生,并没有这么豪气地去想这些,反倒是颇为小家子气地在心中算账:

“一个人二十…”望了一眼车上的人“一天……一个月是……”

(唉哟,有点肉痛啦!)

“怎么,带起我们甩了筷子,现在就在算人头了?”文主任一把拍飞我的算计。

“心算了一下,一个月下来还是有点肉疼啊……”先装装可怜吧……

(能分摊一半不?文主任?好兄弟?)

“MD,你刚刚甩筷子的豪气呢?现在娘娘们们的!”

斜了他一眼,觉得他不够义气。

“你先垫起,月底我写单子找陈总去报,哪能让你一个人出钱呢!”

“文哥哥~!”

被文主任一把推开,撞得车门“嘭”的一声,就连旭哥儿这开车的人都笑得一颤一颤,我揉着撞疼的地方,心里只是想:

“NND,死大块头,后天植树的时候背死你!”

([笑]筷子甩了,怨气出了,饭钱也不要书生一个人付了,看似一切又回到了正常。

那各位,小生这就收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