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陈家母狗恶,衙门狗R恶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3623字
  • 2022-04-01 00:01:00

(这话说开年,陈老板他亲自紧抓着景区的工程进度,对博物馆工作吗,只是偶尔听丁老念叨“这档案工作是博物馆基础”“为了今后的布展工作这一步是至关重要的”这一类的话,如果是这样,就请您老亲自下场一显神通啊?

其实书生看得出来陈老板的心思,这博物馆的工作又不像搞工程啊、搞园林它们每天一个新变化,要真的鱼目混珠、滥竽充数,他恐怕也是无法分辨的……

说实话,这陈老板真得感谢书生我了,山上库房的每一件藏品都是由我一一看过,写下的鉴定描述,而且为了不打击到我们老板的积极性,书生还专门分出了一类,美曰其名“辅助展品”,至于为什么,有些稀碎的东西也得充分发挥它的剩余价值不是?

总之,书生负责的那部分工作已经基本收尾了,正想着忙碌了整整一年,终于有段时间可以清闲了,结果就接到陈老板的电话:

“小张啊?听说丁馆长已经带领你们把山上库房的东西全部鉴定出来了?”书生虽然毫不感到意外,但是嘴上还是要客套的。

“是的,他老人家也‘辛苦’了,这边库房还剩下一些测量数据和拍照的工作,还需要一些时间。”

“呵呵!”书生是无从得知这是在笑什么了,就听见陈老板又扔给书生一个不小的任务。

“那你先带几个人来我家整理一下,这都是些好东西哦!我舍不得放在外面,东西堆太多了,就搞得连自己也不知道有些什么了。”

“陈总,您是说去您家里整理?让我们外人待太久不太合适吧?”

“没事,主要看是你,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嘛,放心大胆去做,让旭哥儿每天专门接送你们到我家来,其他的人在办公室继续工作,你不要怕辛苦哦,小张……”

于是一天之后,早上便坐着旭哥儿的车到了陈总家里,对了,丁老也来了,这样艰巨的任务肯定是少不了他老人家的,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次丁老能发发善心做点什么……

那好吧,故事开始了,让小生歇口气,开扇让那位书生接手吧……)

此时我坐在车上,看着车前的铁门自己慢慢向两边滑开,陈老板这家,果然是没让人失望啊!一进门,正中的院子里便立着一块“石敢当”,上面红色阴刻、一列四字草书“陈家大院”,一股富家豪气就突显了出来。

(光富难贵哦……)

再说这大院的位置,原来也就离办公室就不到一分钟,沿着马路拐进一条岔路,再沿着一条斜坡开上一会儿,便到了陈家大铁门前。

等旭哥儿把车停好,我们在院落里下了车,书生便对四周开始品头论足了起来。首先最显眼的是前院这四栋小洋楼,“冂”字分布,一左一右,两栋正对大门,白墙假瓦,红顶五层。

我正在打量着这些房子,心里暗暗祈祷可别整出一、两栋都是库房这样的事,或许是担忧的神色太过明显,文主任便靠过来宽慰我:

“都有人住的,陈总他们家只住了一栋,其他几栋都送给他亲戚朋友在住着的。”

听见这个解释,我才放心了一些。

说话间,从屋子后面冲出来一队狗子,我远远看见它们没有龇牙咧嘴,也就不怎么防备了,反倒是丁老,他下了车的人又想躲回车上。这时候旭哥儿与文主任都叫了几声“小花”,带头的那大黄狗便摇头摆尾地蹭上来了,旭哥儿一边逗弄狗子,一边解释让老丁放心:

“丁馆长,没事的!小花聪明得很,车上下来的人它是绝对不会咬的!”

“这么亲人?”我也弯腰去逗弄狗子,其实小时候我也养过狗,对于它们的习性还是有所了解的。

“不是亲人哦,是聪明,认得人,对外人凶得很,以前这边围墙还很低的时候,就有小偷晚上从后花园翻墙过来,差点被小花咬死了,后来出了事才加高、加警报器,是怕闹出人命来。”

我看着面前油光水亮的“小花”,要被这体型的狗子扑上来确实够呛,本想摸摸它那毛茸茸的脑袋,就听陈老板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丁馆长!久等了久等了!”陈老板身后跟着一位女性,要矮上他两头,稍稍看出一些疲惫的感觉,或许是这样,我才认为她已经年过半百了,再看旭哥儿一溜小跑过去,在她面前甜甜地喊了一声“吴阿姨”,这“陈家太太”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夫妻两共同来接待丁老,邀请他老人家一同先到后花园转一转。

“走走走,我们先去后面花园转一会儿,里面请了人正在搞卫生,灰尘大得很,小文啊?带几个人进去泡点茶后面来找我们!”

说完就要拉着丁老往房子后面走,看见我们几个年轻人,便吩咐旭哥儿:

“旭哥儿啊,你也是经常过来玩的,算半个主人了,招呼一下张主任他们,我就不陪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目送领导们,一等看不见他们身影了,便去跟旭哥儿打趣:“听到没得,半个陈家公子爷,你要招呼我们点什么好东西了?”

旭哥儿眯起眼睛笑着,慌忙摆起手来,对这个称呼敬谢不敏。

打趣过后,寻思着屋里在打扫卫生,又不想跟着领导那边去转,就在前院四处观察,想找个地方坐坐。碰上文主任回来,他让两位妹子端着茶盘去给领导们奉茶,自己带着三杯茶过来找我们了。

我和旭哥儿道了谢,从他手上接过茶,就让他说个能坐的地方,只见文主任先“呼呼”吹了几下热茶,喝了一口,才端着杯子让我们跟着他走。

只走到左侧房子拐角,便看到一张石质的四方桌,放置在花坛前面,在这四周沿着外围摆放了很多石柱础,我一见,心里有些欢喜,就抿着茶上前观看。

(莲花宝台、四相平安、如意葫芦、万福金安…不错不错,有简有繁、有方有圆、有近有古、有粗有细啊!)

见我看的仔细,文主任便出声问我:“怎么样?这些石磉墩不错吧,当时大陈总要运过来的时候,那才真是恼火,重得工人都不愿意搬。”

“这不是磉墩哦,这是柱础,也叫柱础石,垫在这柱础下面的石方、砖方、石块、砖结构才叫‘磉墩’。”

“是吗?陈总也是听他们讲的,但我估计你比他们搞得清楚些”文主任都习惯了,也不怎么在意,招呼我过去石桌上坐“以后要搬去景区的,堆太多了显得这边有点拥挤。”

这些柱础都是一眼真的东西,也没有精美到需要细细查看的地步,于是我便转身去石桌那边坐了,远远地看着后花园里大陈他们一行人,有妹子们端着盘儿在一旁奉茶,身旁又有一队狗子前呼后拥,两位领导慢慢走在那花丛锦簇的小道中,好不威风。

我看着那些狗子,扯了句闲话:“那小花一个母狗儿也能当头呢,还晓得带着队伍跟到正主跑,是有些通人性了。”

“P个通人性,对了,浩哥儿,我还忘了提醒你一句,知道你怕坐车,但你千万早上别一个人就走过来了,在办公室那边等我们一起。”

“跟狗子有关?”

“是啊,那小花恶得很,它就不咬车上下来的人,你要单独一个人走进来,肯定咬你!”

(妈耶!感情它不是通人性,完全就是势利眼啊!)

看着旭哥儿一脸严肃,这肯定不是开玩笑了,于是便回答他:

“好,我以后在小区前面那家夫妻店,一边吃早饭一边你们,有没吃的打个电话,我点单。”

“那好,不过说起小花啊……”

“怎么?”

“恶得有点样子了!”

“嗯?说来看看?”

“它争宠啊,一搞就咬死其他的狗子,吃饭的时候要先给它,要不然,先给哪个,它就等人不在的时候,就把哪个咬死,都搞过好几次了!”

“我C,这么恶的啊?”

“所以啊,让你千万别一个人走过来。”

“晓得了晓得了…”

“嗯……”

“……”

“有点无聊了吔,我都说了小花的事了,浩哥儿也说个么子和我们扯下白啊?”

(我C!图穷匕见是吧!)

扯就扯吧,反正也是无聊,自己就拍着脑门儿想挖出个故事来。

(陈家……狗子……恶……)

“哈哈,还真有!”

石桌上另外两人都向我靠了靠,我便说了起来:“我们这清末啊,有一名拔贡的贡生,是陈总的家门……”

“等一下!贡生我看电视剧还有,‘拔贡’是个什么玩意?”

我鄙视地看着文主任,解释起来:“那是清代各省学政选拔的生员,就是和现在学校搞推荐差不多,十二年一次,每个府学二名,我们下面州、县的就独一个,选上去的学子就到京城考试,这就叫‘拔贡’。这考试只要合格,好的可以去做七品京官,稍次也是候补知县。

再说这位考试合格,回乡的贡生叫做陈贤方,为人风趣,特别喜欢恶作剧,常常不分官民贵贱就嬉戏别人一番,尤其擅长在文字上捉弄别人,但他呢,确实是一位“候补老爷”,官面儿上的人都不敢轻易得罪他,那下面的人就更别说了。

就说这天啊,他牵着自己家里一条母狗诳街,逛着逛着就逛到衙门口了,外面两个守门的恰好不认识他,就要拿棍子赶他走,还好班头看到了,赶紧拦了下来,去跟他打哈哈。

‘陈老爷好啊,在遛狗子么?’

陈贤方心里不高兴,就想怼这些当差的几句,想了一下,就说:

‘我不是遛狗子,专门到你们衙门,来给母狗儿配崽的。’

班头想都没想,就去接话:

‘陈老爷家里连个好的公狗儿也没得么?还要到我们衙门里来找?’

‘有是有,MD,哪有衙门里狗R的恶哟!’”

文主任正在喝水,笑得“噗”了一声,还好他先转头了。

正好领导们转了一圈也看见了我们,已经在走了过来,我便拍了拍屁墩儿,干脆站了起来。

“在笑么子?小文笑得茶都喷出来了?”

“哦,是在说陈总您儿清末的一个家门,我们下面始县的,很有才,喜欢用文字去捉弄别个。”

“是嘛?我楼上倒是有不少字画了!小张你要带着他们好好整理一下啊…”说完这话就去哄老丁:“那些小玩意吗,小张就能看了,丁馆长我们去看看我才收的几件珍品啊?说不定以后就是我们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哦!”

摆烂时间完了,前面的工作就只是按类整理,纯纯的体力活,我只得活动了下身体,跟上了前面两位领导的步伐。

(各位,那下次请了吧,书生要收扇当苦力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