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一纸幻梦·白虎噬人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5745字
  • 2022-03-27 05:40:04

([书生将半收的扇子又重新展开,比了个“请”,

这故事,也就重新开始了]……

这田家的两位少爷相安无事,平平安安地到了这第八天的夜里。

一名丫头刚刚从两位少爷的房间退出来,心里只想着这几天的怪事。

这田家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从外面接回一个孩子,这一看就是下面穷人家的孩子,饿的皮包骨头的,养就养吧,还真就当着自己家的孩子养,说不定比对那亲儿子还亲上几分。做了两身虎皮衣吧,竟然给亲生儿子穿那素色儿的,却给接回来的少爷,穿那黄金闪闪的衣服。

说到衣服就更奇怪了,白天这田家小少爷,哦,是田家原小少爷,他在吃东西时发脾气,沾了一袖子的汤水,说什么也不让换衣服,说是明天要给少爷祈福,这衣服必须穿到明天仪式结束,这几天两位少爷的虎皮衣连睡觉也不曾离身呢……

到了今天,田家老爷又吩咐要将两位少爷早早哄睡了,本来明天有祭祀吗,也不奇怪,但是为什么老爷要让临走的时候给点上几支檀香,这生怕是两位少爷睡不好么?

丫头摇了摇头,想着“这有钱人真奇怪啊”,离开了这处。

这时候,田家的族人齐聚在这田老爷的房间。

“准备好了么?”

“回主事的,梯玛那边已经在支祭坛了,就等我们把小崽子送过去。”

“嗯,我也和丫头确认过了,都睡熟了,衣服也好好穿着,等子时一过,我们就动手。记住!一定要先蒙住眼睛,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是我们田家人做的!”

“主事的放心,我只要一点火光看清楚衣服,这一口袋下去,那小崽子绝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就好,万事小心,我们田家子孙万世福业,就在此一举了!”

“在此一举!”

田家族人齐声轻呼,而后就各自准备去了。

子时进丑,田家族人便动手了,先前回话的那人,只是带了一盏飘摇的小油灯,轻轻摸进少爷的房间。

他打开门,一股浓郁的檀香味扑面而来,想来两位孩子已经昏睡过去了,但是自己还是要小心谨慎,回手先带上房门,别让夜风冷醒了哪一位。

自己这一带上门,就感觉被这香味熏得有些发晕了,晃了晃脑袋,收效胜微,只得咬了咬舌尖,才多了一丝清明。举着小油灯看了个模模糊糊,慢慢地走到床前,把那盏小油灯稳稳放在床头柜上,再去查看床上躺着的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果然睡得很安稳,不时响起小小的呼噜声,他提醒自己得小心分辨,别误了大事。

看着床上两个穿着虎皮衣的孩子,屋里明明没有风,但是这昏暗的灯光却摇摆起来。站在床前这男人迟迟没能下手,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像在梦中,自己跟前的这两只是不是真的虎崽?如果不是,他们为什么还在随着呼吸在慢慢起伏着?

只能在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不自不觉间冷汗就渗了出来……他只得闭住一口气,咬着牙去找那“黄虎”,灯光确实昏暗,这黄虎白虎没能分出来,但却看见睡在里侧的孩子,袖上一片汤水的污迹,马上就知道离自己近的这一侧,就是那买来的小崽子了。

轻轻地连被子一起包住,睡梦中的孩童仍旧没能醒来,那男人便用嘴咬住空口袋,轻轻地抱起“黄虎”,灯也不吹,缓缓倒退,直到到门外。

出了屋子,自然有人接应,一看他把人直接抱了出来,也轻轻地从他嘴上拿下口袋,两人配合着,小心翼翼地连人带被子塞进口袋去。

拉紧系口的绳子,在外一直看着的田家人才松了一口气,各自提醒不要出声,就这样抱着口袋,趁着夜色赶往土老司所在的祭坛。

土老司已在祭坛前准备妥当,烧起了两大堆火焰,从田家人手中接过孩子,便低声示意他们离开:“走远一些,越远越好,去庙前那颗百年银杏树下等着,等下孩子魂魄出来,要看见你们,依旧是要化成怨虎去缠你们的。”

田家人一听,急忙退去了。

到了土老司说的位置,他们只能远远看着火光飘摇,竖起耳朵去听,好像还有巫师作法念咒的声音……

就这么不安地等待着,直到火光渐渐小了,四周全黑了下来,这天,似乎暗得伸手不见五指,过了这时段,天就要亮了。就在田家人开始有些躁动的时候,巫师过来了,他的徒儿举起手中火把,巫师给亮出了手中沾血的祭祀刀,示意祭祀已经完成,田家人还原成功了。

田家人相互拥抱着,欢呼着,仿佛看见了自己子孙后代连绵不绝、代代荣华富贵的好光景,这时田家主事的上去问提玛巫师:

“土老司,那孩子的尸首……”

“不急,要等看看白帝天王会不会派手下来收,他要是不收,明天这个时候你再去收了入土。”

“多谢土老司,多谢、多谢…我田家一定不忘您的大恩大德……”

这夜,已经过了最暗的时候,田家一干族人回到田府上,已经是天微微发亮的时间了,这时早已经备下了庆功酒宴,各人端杯大肆庆祝起来。

“各位族人!让我们同饮此杯!”

“主事的!不如让小少爷起床,来一同庆贺吧!”

见田老爷还在犹豫,下面有族人出声怂恿道:“他以后好日子长着呢!不少这一会儿瞌睡!”

“说得对,来人!去请小少爷起床,我们等他一同庆贺!”

丫鬟听命,却去了好一会儿,神色慌张地跑了回来,田老爷见状心中不快,但是今天这日子实在太好,也不想和下人计较。

“是不是小少爷发脾气了?不愿意这么早起来?”

“不…不…是,老爷…老爷!”

“那肯定是这几天冷落了他,不愿意见这些叔伯了!啊,哈哈哈哈……”田家族人一听都附和着笑了起来,但是丫鬟接下来的话让他们如坠冰窟:

“小少爷他…少爷他不见了!”

“啊?”

田家老爷手中端着的酒杯砸在了地上,没人此刻还去在意这个,只见他一把抓住丫鬟领子,恶狠狠地问道:

“你说什么?小少爷他怎么了?”

“不见了…不见了!只有衣服还在床上!”丫鬟吓坏了,哭了起来。

田家老爷扔下丫头,撒腿就往宝贝儿子的房间跑去,田家族人面面相觑,随即也跟了上去。

等众人赶到,田家老爷已经哆哆嗦嗦查看了床上的白虎衣,确实是儿子这几天一直穿着的没错,只是不见他的影子。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找!”

田家老爷大吼一声,族人们带着一干下人,赶紧在这田府内外四处寻找。

“你!给我过来!”

田家老爷喊的,正是入房抱人的那位,等他战战兢兢走过来,就被田家老爷一把扯了过去:

“你抱人的时候看清楚了?那时小少爷还在?”

这位族人也有些惊慌失措,用单手把脸上下揉了好几次,然后坚决地回答道:

“没错!小少爷那时候绝对还穿着这衣服,在里侧睡觉。”

“那就好,那就好……肯定是我们这几日冷落了他,他调皮想吓吓我们的…吓吓我们…吓吓我们……”

田老爷不停重复着最后几个字,手上的力道也松了。

被放开的族人就站在床边,来回看着田老爷手上的白虎衣和自己留下的油灯,试图把事情弄明白……

天,已经大亮了,田家人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翻找了三遍,依旧不见田家小少爷的身影,就像他凭空消失了一样,只得先去回报老爷。

“找!给我去找!给我去找……”

田老爷已经失声痛哭了起来,只留下几个族人,其他人又出发去寻找小少爷了。

一直以来守在床边的那人盯着白虎衣,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吓得自己背脊发凉、坐立不安,犹豫再三,还是附在田老爷耳边说了。

“可能吗?”

“主事的,当时我看的真真切切,抱人的时候小少爷绝对还躺着床上睡觉,只是我觉得…有这个可能……”

“走!走走!”

田老爷拿着白虎衣,连滚带爬就要冲出房门,族人不解,扶起他,就问他要去哪儿,他吼道:

“祭坛!祭坛!还能是哪!”

说完跑出房门外,族人们也立即跟上。

到了祭坛,田老爷不让别人上前,自己颤颤抖抖去解开那染血的黄虎衣,他只看了一眼,便大叫一声,昏死过去,白虎衣也掉在了地上。田氏族人赶紧上前,又去揉他心口,又去掐他人中,有胆大的,就去查看被祭献的“黄虎”。

翻开一看,哪有什么买来的小乞丐,躺在那的,只有田家小少爷。

数日之后,整个县城震动,田家买伢来还原,结果S的确是自家那根独苗,田家不肯善罢甘休,主持仪式的土老司得到消息先逃了,他们气不过,就一把火烧了那巫师家,充当牙子的陈胖子,也被田家人锁着来客栈找那二道牙子陆三。可是任谁,也没能再找到这人,去问掌柜的那天情景,却听他说出和这陈胖子截然不同的话语来。

那日陆三独自一人来的,和陈胖子在雅间里叽里咕噜了好一阵子,就点了几样简单饭菜,吃过,就各自走了,根本没其他什么人啊?

田家人无可置信,但掌柜的有小二作证,不管小乞丐是不是真的,但这害死小少爷的陈胖子却是活人,这就要拉他去田家祠堂动私刑。

“掌柜的!掌柜的!救命,救命!你和他们说啊!是有小乞丐的!陆三是有带来……”

陈胖子被田家人拖走了,掌柜的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口中低声念叨:

“白虎收,白虎收,白虎不收红虎收;红虎收,红虎收,红虎不收黑虎收;

黑虎收,黑虎收,黑虎不收黄虎收;黄虎收,黄虎收,黄虎不收……”

那掌柜低下头来,盯着面前的算盘,目光涣散,一边无心地去拨弄算珠,一边发出低不可闻的声音:

“…黄虎不收……就要来收你们啰…

…也该…算账了……”)

被人轻轻摇晃着、呼喊着,这白日梦才离我远去了,一看,是熟悉的面孔,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浩哥,浩哥!你怎么蹲着了?又低血糖了?”

好歹是清醒了一点,手还有点颤,只是有一种错觉,这位置不久前有着几颗算珠来着……

转腕,把手指全部活动了一下,捏回拳头,一阵“噼里啪啦”骨头的声音,觉得力气瞬间就回来了,发现还被人盯着,便说道:

“没事了,可能早上吃的东西不太合适的原因。”

“…哦哦…真没事了?”见两位妹子不太相信,我便猛地一下蹿了起来,以示自己身体无碍了,看见这样,也才没再多说什么了,但是接下来的话让我面子上就有些挂不住了:

“我听说身体弱的人阳气少,容易被缠、被吓着,浩哥你是不是被刚刚那个吓到了哦?”指了指桌子的方向,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隔墙那尊白虎家神。

(妹子?你的意思是…书生是被吓瘫的啰?书生我从来不怕这些东西的,就算是真的撞了邪,我也不信邪的!要不…)

“…要不我们得去试试,看到底谁会怕!”书生不仅接过了话头,还自言自语了出来。

“没说你怕,只是你身体弱,我们都知道的!”

(这是在帮我找理由么?)

我也装作沉思了一会儿,仿佛刚刚想起来什么一样,对她们说道:

“对了,先把那尊白虎家神请回去,今天不录这边档案了,去整理陶瓷库房最里面那间吧,总归是要开始的,不如就从今天开始吧!”

说完,我撇下两位妹子,径直向目的地走去,身后响来两声拖长的哀叹。

“唉…………”

对了,书生忘了说,那间小库房,被我们叫做“墓室”。

(那么就要转场了?[摇头]你还有话要说?[摇头]那你是要闹哪样哦?[一指仍然打开的折扇,原来扇面还有一点文墨尚未散去]

那么各位,就看了罢……

时间,第九日,子时过后,田家人刚刚抱走了“黄虎”,全部随着主事的赶往白虎祭坛了,这时候从少爷房间前的花坛里,哆哆嗦嗦爬出来一个人,正是陆三。

那天他听见掌柜的说了,田家人买孩子是为了还愿人祭,就一直惶恐不安,到了这天,他终于忍不住夜闯田府,自己也不明白能够做些什么,或许能有机会救狗娃出来?

然而这天,田府为了做事机密,连平时巡哨的人都给撤了,少爷房间周围连一盏灯都没留,就是为了不给“黄虎”认仇的机会,好巧不巧,这陆三才能够借机摸到田府内院来。

子时刚过,陆三就见田家族人端着一盏小灯来了,吓得他赶紧趴进花坛里,就看见一人带着灯进去了,过了些许时候,抱出来什么东西,连灯都放在里面了,所以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他们将怀里的东西装进了袋子里,一群人径直离开了。

等了一小会儿,再不见有人,陆三才敢出来,心里猜到了,恐怕刚刚田家人带走的,就是狗娃儿,自己恰好碰上了田家启程去人祭的队伍。

陆三颤抖着,发现房间里还有灯亮着,就当是骗自己吧,便打开房门摸了进去。

定睛一看,却发现床上还有一个孩子,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于是压低声音试探地叫了一声:

“狗娃,狗娃儿?”

就在陆三想去上去查看的时候,孩子醒了,转过来还揉着眼睛,模模糊糊地咕噜道:“陆叔叔?”

陆三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赶紧把孩子一把搂过来细细查看,发现真的是狗娃,一时间,双眼就被泪水朦胧了。

“狗娃!真的是你!那田家人抱走的……”

“陆叔叔,你怎么来了?吔?田家哥哥呢?”

陆三才不去管其他的事,只要这狗娃没事就好,借着灯光看清楚了狗娃,发现这衣服上还有汤水的污迹,闻上去有点馊臭,就去问狗娃:

“你这衣服怎么回事,田家人不给你换么?”

“陆叔叔,你说这衣服啊?田家人很奇怪的,这几天都不准我和哥哥换衣服,我本来穿的是一件金色的虎皮衣,可漂亮了,白天照上去还会闪闪发光呢!”

“嗯嗯,那你怎么这时候,你又穿了一件脏衣服睡觉呢?”陆三慈爱地摸着狗娃的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这件本来是田家少爷…哦…他们让我给他叫哥哥呢!”看见陆三在等他说话“中午吃饭他又发脾气,说给我吃的比他的好,打翻了好些东西,就沾上这么多汤水…”狗娃小鼻子皱了皱,也闻到了馊臭味,嫌弃地拿远了一些。

“嗯,那为什么这件衣服最后变成你在穿了呢?”

“就是今天晚上,我都睡着了,那田家少爷发现衣服发臭,就来剥我的衣服,我打不过他,就只能去捡他脱下来的这身衣服穿了,他还好凶的警告我,说他才是田家的真少爷,这漂亮衣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

陆三听见狗娃说的话,脑子中一炸“天!他们不会抱错人了吧!”随即马上发觉了他们两人的处境不妙,无论人祭是否成功,狗娃现在都有性命之忧,如果自己被抓到,也就是多一份祭祀的“祭品”罢了,要逃!现在就得逃!

陆三看见狗娃身上穿着的那身虎皮,心里就直犯恶心,又着急逃跑,就跟狗娃说道:

“狗娃,你跟陆叔叔走好吗?这田家人都不是好东西!”

狗娃想了一想,就答应了“嗯,我跟陆叔叔走,这里虽然吃好穿好,但是那些大人们看狗娃的眼神,让狗娃心里发毛,我也说不上来是像什么……”

“好好好,狗娃,你先把这身衣服脱了,先裹着叔叔这件对付下,出去就给你买新衣服穿!”陆三就动手去剥下那身白虎衣,扔在床上。

等到陆三快速打理完狗娃,嘱咐他不要出声,便把狗娃背起来,悄悄摸摸出了田府。

直到走出去已经有一段路程了,才敢回头望了望,田府外围被那灯笼、火炬照得分明,正中老爷、少爷的房间漆黑一片。

陆三和狗娃已经逃到了稍远的地方,这时,就听见背上的狗娃叫了一声:“陆叔叔!”

“哎~”已经离开了田府的范围,这就要赶回去收拾东西,带着狗娃逃命去了,但是此时,陆三还是松了一口气。

“狗娃想出来那些田家大人看我的眼神像什么了!”孩子原来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那你给陆叔叔说说呗?”

“嗯,他们就像是那些饿极了的狗子,想抢狗娃讨来的饭一样,哈哈哈!”

陆三听见,也笑了起来,笑过之后,却上来一股火气,转过头去,朝着田府的方向狠狠啐了一口:

“呸!这狗R的地方,我们,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书生慢慢收拢扇子,一切幻梦,都消失无痕了]

…诸位,或许还有故事,那就,转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