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事隔三月,陈公子又请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4423字
  • 2022-03-22 14:15:10

(上次的铁门被扯出去又还回原处了,这扯蛋的场面小生还清楚地记在心中,就听旭哥儿又来传话,说是陈公子再请。

但是这次,只请了我、文主任,还有现场办公室的那位毛头主任,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书生我还是没能记下别人的姓名,就这样先叫着吧……

事由呢?没说,总不至于是为了奖励我们建立景区库房的功劳吧?反正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随着旭哥儿的车去了,因为一上车就和我说了有些路程,书生也就在车上“死掉了”…

等到再次复活过来,就发现我们已经到了一出云雾缭绕、群山环绕的好地儿,一家饭庄唐突地出现在了半山腰,放眼望去,书生只是感慨:

好一出“人迹罕至寻仙处,杀人抛尸好地方”啊!啊咳咳……说露嘴说露嘴了…再来,再补一个,[重新开始]这真是:

“云烟薄雾绕仙台,不似身处尘世间”啊,嗯,好地方!嗯,好清爽……)

“吔,今天这么远的路没晕车么?”被小陈总一把拍出了小剧场。

“嘿嘿…一路睡过来的,下车才睁眼……”我有些不太好意思,跟小孩子一样摸了摸头。

“我说呢。“然后手一挥,示意我看四周的环境“这地方不错吧!”

“确实别有风趣、环境清幽。”可能是接受了我的书生设定,小陈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只是觉得“书呆子”有些好玩吧,拉着我就要进饭庄里面休息了。

“走,楼上去看风景,让老板儿给我们泡壶好茶。”

“嗯,小陈总先请,我马上来!”

书生压后一步,估摸着小陈听不见了,转过头来,对着各位看官说道:

“那么,各位!今天的角儿又都到了,我们这就,走着!”说着打开一把空气折扇,就听见小陈的声音再次传来。

“楼上视野更好些,张主任,快上来看哦!”正主催促了,小生这就上楼去了,各位,楼上再叙!

这仙源酒庄,脱尘楼上,只有五个年轻男人在稍稍拘谨地交谈,要说这场面吗,恰巧成一个“兴”字,怎么说呢?

这五点代五人,上面一左一右,就是一旁正坐在椅子上的毛头主任,还有哪一位反坐椅子,双手伏在椅背上嘻嘻哈哈的旭哥儿,这当中一点赫然就是今天的正主——陈公子了。下面这一横代了长方茶几,一左一右,坐在小陈对面的,就是我与文主任了。

此时,我见有服务员陆续开始在一旁饭桌上摆宴了,又见旭哥儿带了酒放在脚旁,就趁着这会儿先跟陈家公子打打预防针,为了我不喝酒的事情先行告罪。

“没得事,旭,看张主任喝什么饮料,再拿几盒酸奶,让老板送上来。”这位陈公子的脾气我还是不太摸得透,先顺着毛慢慢捋吧,我心中这样合计着,就看见旭哥下楼点饮料去了,几步就窜了回来,这时候,又听见小陈说道:

“张主任,那我们等起也无聊,你上次扯得白有点意思,搞个新的来听哈?”

这倒不是很难,我略一沉思,说道:

“小陈总都开了金口,那当然是要说的,嗯…那就再说个和酒有关的吧。”看见他们都凑上来听了,我也就开始扯起白来。

(不懂扯白?去看上一章啰,书生不是没扯脱过胯,但是笑话吗,有时候就是要扯脱才好笑哦!)

“就说老施州里有个老头子,他家有三个姑娘,嫁了三个有点小毛病的姑爷。大女婿皮肤有病,喜欢去抠,别人就叫他‘痒痒搔’,二女婿天天像睡不醒的,喜欢打呵欠,就被叫做‘呵欠客’,三女婿就鼻子有点不好,整天挂着鼻涕,时不时就要去擦,就被别人叫做‘鼻涕龙’。

就说这个老爷子要过生日了,三个女婿肯定都要来祝寿啊,又请了其他的客人,老爷子就觉得这三个女婿的毛病啊,有些丢面子,就跟他们三人交代,来祝寿的时候不准抓痒,不准打呵欠,更不准去擤鼻涕!这一下,三个女婿心里就发毛啊,到了那天,这日子要怎么过啊?

老爷子过寿那天,他们都早早的来了,坐在酒席上等开席,三个人老毛病都犯了,浑身不舒服,大女婿实在忍不住了,就假装去和他丈人扯白:‘老泰山啊,我昨天上山去砍柴,结果碰上一窝草蜂子,把我头上、脸上、肩上、手杆、胸前、后背、腰上、脚杆都蜇了,我就只能一边跑一边抓、一边跑一边抓、一边跑一边抓…’“书生坐在沙发上,去学那女婿抓痒的样子,继续说:“就这样,大女婿把自己抠舒服了!”

等他们笑一阵子,再接着说:“等到了二女婿这里,他也去装作和他老丈人扯白,说他遇上一个哑巴,就只会‘啊呵呵’的吼,又碰到一个姓李的,就‘啊呵呵’的叫,还碰上一个刚刚倒了霉的,就只会‘啊呵呵’喊他,然后又‘啊呵呵’‘啊呵呵’的哭,他也就把哈欠打够了。最后三女婿也忍不住了,鼻涕都要流成河了,他也学他们去扯白,那么说的吔?”稍稍一顿,看见小陈示意我快说,我也就继续说下去了:

“三女婿就跟他丈人说:‘我昨天去打猎,看见一只野鸭子,马上就张弓搭箭,就像这样,‘嗖’的一声就把它射下来了!’然后他就装作射箭那个样子,把鼻涕全部擤到衣袖上面了,再去看他们老丈人,胡子都气歪了!”

说完,效果不错,都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小陈他一边问我:“张主任,你是哪儿听的这些东西哦?”

(对啊?我从哪知道的?依稀记得…哦…是呐……)

“小时候,从书上看来的……”

“哈哈,我们小时候都在满山偏野耍,张主任是像书生,和我们都不同啊!”

“嘿嘿…嘿嘿……”只得悻悻地笑着,却仿佛记得自己小时候是因为没有什么同龄人一起玩耍的缘故,还有什么事呢?也许很重要吧,但自己忘了……

这时候宴席已经摆好了,我们就换去大桌上坐,都落了座,除了我和旭哥儿,面前都放了酒杯,看着小陈他的心情应该还算不错的。

“那张主任不喝酒,我也就不敬你了,那文主任、郑主任是不是应该走一个呢?”

我注意那酒杯,应该不算大吧,因为讨厌酒,所以我对酒具的规格了解不多,硬要说的话,醉拳里有一招,叫做“端杯手”,做出这个手势弯曲食指的半圆,想来就正好是这杯口大小吧。

再看文主任和毛头主任,马上就端了酒杯,一边去敬小陈,一边满饮了这一杯,然后稍稍轻松,大家又说起闲话来,不知道怎么的,毛头主任就和小陈谈起他现在还有一些闲钱,想要找个好投资项目,也不多,但已经是他全部的家当了。

也不知道是顺着话打趣还是真有这个心思,小陈半开玩笑地说:

“你那么点钱也搞不了什么大事,干脆投到我们景区怎么样?”

这时候,这位毛头主任也不知道是正中下怀还是没能理解“半开玩笑”的话不要说实,就见他马上接了话头,当头就问,这是算参与管理的股东还是就给他干股啊、分红啊什么的这一类的问题来。唉…就连书生我都能看出他还是太青涩了,当然就把小陈问得有些不太高兴了。

“你是几杯灌下去有点醉了哦,MD,我还真缺你那点钱么?”他被问得烦了,就堵了他一句,旭哥儿上来打岔,这个话题也就此打住,不过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然后这位毛头主任哦,又在席间接了一个电话,有其他人也请他吃酒,他也就照直说了,希望能先行告退,不过看上去,我们这位陈公子,脾气就渐渐上来啰……

“郑主任,你很受欢迎啊,抢着接你喝酒是吧?”

“啊呀,几个认得到的,非要今天接,我也没得办法……”

“推了。”

“啊?”

“我叫你推了,好好在这边坐起,有你的好酒喝,喝够!”

“唉哟,我的小陈总哦,是真的有事要去!那这么办,我再走一个,向你赔不是!”一杯下去,这位毛头主任亮底告饶:“小陈总,我确实有事~~那我就先走行吧?”

他看着小陈,希望他能答应,可是陈家公子爷脾气上来了,不打算就此作罢:“有事?有P事!请你喝酒你就这么搞是吧?”

然后毛头主任又是“我的小陈总哦”“我真的有事儿”这样貌似嬉皮笑脸地告饶,被他吵得不耐烦了,陈家公子爷就突然冷笑一声,说道:

“哼!那你去嘛,但是旭哥儿是等一下送文主任、张主任回去的,你去撒,你去啊!我看你怎么走!”

(这地儿…我们高速过来的,“走”?那回市里是真要“走”“一会儿”哦……)

我们就看见毛头主任不得不去打了电话,以为他是把其他的饭局推掉了,虽然气氛不太融洽了,但也就平平谈谈地吃起饭来,中间毛头主任又向小陈总敬酒赔不是什么的,我也就一笔带过了。

就感觉这饭应该吃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这位毛头主任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去一边接了,回来之后就来想和小陈总告别,说他有事,必须要先走了。

这时候陈家公子也不去正眼看他,仿佛漫不经心地去夹桌子上的菜,挑了两根,扔进嘴里,然后把筷子一挥,以筷代指,指着毛头主任对他说道:

“推了,坐下来,把饭吃完,会送你回去的。”

但是毛头主任他又装作嬉皮笑脸地作势去开门,嘴里还是那套“有事儿”的说辞。

(为什么说他是装的呢?因为一旁那旭哥儿,才叫做是真的嬉皮笑脸,相比之下,就不难分别。)

陈家公子不依不饶,把筷子放在筷架上,冷冷地说道:

“郑主任,我最后再说一次,把饭吃完。”

毛头主任只得一脸无奈坐了回来,一下子,这桌子就不像是饭局桌子了,倒是多了几分老板办公桌的意味。我们其他三人早已放下了筷子,这种气氛,谁还吃得下去啊?

这件事没能就此结束,我们也知道了这位毛头主任打的电话不是推掉了其他的饭局,而是让别人来接他,为什么知道?因为只一会儿,就有人走上楼来敲门了,而他就事先知道,走去开门,也不给两边介绍,直接就对着陈家公子说道:“小陈总,那你看,别人都来接我了,我下次再陪你喝,一定先自罚三杯陪今天的不是,那我先走了?”依旧看着小陈,将走不走。

(毛头主任啊,小生不是说你,你这真是老母猪的尾巴——拖泥又带水,要就装孙子就装到底,要不就天王老子,去你MP…)

果然,陈家公子爷盯着他,突然吼了出来:“叫你推了,回来坐起,你听不见是怎么的?”

毛头呆了,我一直在旁边观察着事情的走向,所以也不怎么吃惊,好好装起空气做个吃瓜群众吧。这时候旭哥儿上前去破局了,他肯定不会去劝陈家公子爷的,就走到毛头主任那边,小声跟他说:

“让他们先去,么搞得……”

(“不好收场”是吧……)

毛头主任只得一脸尴尬地对来接他的人说:“你先去,先去,我……”

后面的话是走出门外说的,我没太听清楚,只是见到旭哥儿和他又走回房间,原处坐下了。

房间内静悄悄,只剩陈家公子爷一人漫不经心地挑着菜,我不去看其他人,在桌子下看不见的地方结起了禅定印,静待事情发展。

一声音乐打破了静寂,这是我今天第三次听见这首歌了,这一次,毛头主任他实在坐不住了,再次起身,还是不好好说话:

“那我实在是要去了,人都在下面等着的,小陈总!“见陈家公子这会儿没有看他,他自问自答,就想去开门。

“那行啊,我先走了,小陈总,我下次赔罪,下次赔罪啊!”

陈家公子火又上来了,把筷子往筷架上一拍,吼了一句:“郑X,今天我把话放到这里,你去嘛,你有本事就去!”

([无表情]这话…有点耳熟呢……)

这会儿,我算是知道这位“毛头主任”的姓名了,但是,又能怎么样呢?陈家公子又撂了话儿,嗯?我为什么要说“又”?唉,管他呢,反正是话扔出去了,人,还是走了,书生只是觉得,这饭吃得…心累哦……

房间里的温度降到了冰点,还好这位公子爷只是过了几分钟就把筷子一扔:

“算了,这个饭吃得没有意思了,我们也走。”

于是,我们便下楼出了饭庄,见他自己就驾车走了,旭哥儿看着我与文,一脸“没办法,他就这个脾气”,然后我们打道回府了……

(你要问书生对今天这两位有什么想法没?

不好去说太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今天,这两人的样子书生都讨厌,可是书生有时候连自己也讨厌,那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想说说这故事罢了,不要太较真了,那么,各位!

书生就此收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