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今天是张主任,明天就左进开除

  • 一纸书生
  • 虚生势
  • 4181字
  • 2022-03-19 05:40:07

(在约定好的地点就这么发着呆,不一会儿,就从远处开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书生面前,

好吧,这次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

看着旭哥儿的停的位置,是要我前面去坐,打开车门往后一望,好嘛!就我一个人?向旭哥儿投去询问的目光,他也很随意地回答了我:

“哦,小陈总打电话的时候正好还在下山,就先送他们过去了,他一看还差你,就专门让我过来接你的。”

(专门?专门?旭哥儿你说客套话吧?我和陈公子素未谋面,何德何能啊?)

反正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等到那儿也就知道了,现在让我先探探口风,摸摸这位陈公子的底。

“旭哥儿啊,你和小陈总是朋友?”

“嗯,也是同学。”

“小陈总好相处不?”

“还行啊,就是有点脾气,毕业回来更有点…”

(有脾气没关系啊,年轻人都有脾气,但愿他的脾气,不是那种“大少爷脾气”……)

“是这样啊,那我要注意点什么吗?”

“哦,对了哦,我差点忘了你是比我们都大几岁的,你别去喊陈哥全名,也别喊'名字'加哥儿哦!”

“那不会的,我肯定是叫他‘小陈总’,不过你既然说了,为什么呢?”

“他全名陈XX,你读吗,是不是像艳X门那个哥儿…所以别这么喊,他以前被人开了这玩笑还和人打了架的。”

“嗯,我会注意的,还有…旭哥儿…开慢点,我有点不对劲了……”胃里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怕是很难支持到目的地了……

好歹没在车上就吐出来,好不容易捱到了地儿,一停车我就直接冲下去,扶着路边的绿化树木干呕起来,一个忍不住,就在路边吐了出来,场面有点难看……

(啊…旭哥儿也下车了,啊…旭哥儿跑来查看书生了,啊…旭哥儿看不下去走开了,嗯…还好旭哥儿拿了一瓶水……)

“谢谢…”我清空了胃,舒服多了,仰头灌了一口,没有喝下去,“咕嘟咕嘟”漱起口来,重复几次,再打理一下衣服,生怕有什么污迹留在上面。

然后就跟着旭哥儿上楼了,问了房间,跟着引领的服务员妹子前去包间,一推门,心里吓得“咯噔”一跳。

(坏了!这次托大了,书生这架势,怎么搞得像摆谱的角儿了?)

究其原因,是因为大家都已经在里面落座了,只是在等我一人,看了下给我留的座,主桌上的主宾席,主位当然是这位陈公子,他身边的那姑娘不是女朋友就肯定是少奶奶了,连文主任都坐在稍次的陪席,胃一缩,心里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还好旭哥儿轻松地介绍起彼此来,我也有了机会去观察这位第一次见面的陈家公子来。

(陈氏父子倒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还都带了金丝眼镜,面前的这位陈公子当然没有他父亲那样的大肚腩,身材也要标准很多,可说是“飘扬飞逸目有神,五官标致显英气”一词说来“公子哥”,还是面容标致的公子哥)

我在众人瞩目下走过其他人坐的大圆桌,硬着头皮在小陈总的右手边落座了,见我已经坐下,旭哥儿一溜小跑,坐在了小陈左侧那一边,轻松愉快地同少奶奶还有圆桌上的其他妹子嘻嘻哈哈起来,我心里有些发麻,原来旭哥儿说的“请你吃饭”是这么个场景啊,早知道就推辞不来了,不对,这情况要是不来不是更糟?

(完了完了,我这刷金的菩萨,离正主太近,很容易被看出破绽啊……)

此刻,我已经在想念丁老馆长了,想念着有他做挡箭牌的好时光……

小陈总见我入了座,就对一直等着的服务员做了个手势“可以上菜了”,宴开席、酒开瓶,妹子就上来要斟酒了,先是小陈,然后是他身边的女生,见她摇了摇头就给换了饮料。

还好,有人先拒了酒,现在就算我也拒了,也不算是先开了口……

这么想着,斟酒的妹子就走过来了,作势要给我杯中倒酒,我急忙摆手,又向小陈总去告罪,说我因为身体原因不能喝酒,这时候陈家公子也倒没有说什么,只是平时那种“喝一点吧,没事”这样的客套,我便想还是要礼貌礼貌的,就想强起一个酒笑话,活跃一下气氛,转移一下注意力,别再纠结我这喝不喝酒的问题。

“我确实不喝酒,不好意思,那么趁这点时间,我扯个白(注1),逗大家笑一笑,也算给小陈总您赔罪了。”见他没有反对,其他人更安静了几分,我就说起这个故事来:

“我要扯的这闲话啊,当然和酒有些关系,从前老施州里啊,就说有个特别爱喝酒的人,别人都叫他‘酒葫芦儿’,就说这个酒葫芦儿啊,他要娶婆娘(注2)啰,他老汉(注3)跟他讲,你平时喝得太多了,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再喝酒了!他想了一想,不就是一天不喝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就答应了。

等到宴席都摆上来了,他看到客人都在喝,自己也就忍不住了啰!就跑到后厨存酒的地方,连打酒瓢都不要,就伸着脑壳到酒坛子里面去喝。他老汉(注3)一等他不出来,二等他不出来,就晓得儿子又犯了酒馋,跑去后厨查看,一看他直接在酒坛子里喝,气得一把把他的头按到酒缸里面,还骂他:‘你个烂嘴巴的,老子今天要你喝个够!’然后就撇下他不管了。

新姑娘儿(注4)发现和自己结婚的男人天黑了都没进新房,就到处去找,这个酒葫芦儿就被人发现头向下泡在酒坛子里面。新姑娘儿也赶到后厨一看,他男人只有头发还散在外面,一下子‘哇’的一声哭出来了,那个泡在酒坛子里的酒葫芦儿没死,就有点晕,一听见新姑娘儿的哭声他就醒了,但还是贪酒,就一边在酒坛子里面砸着嘴巴吸,一便‘咕噜咕噜’说话,新娘子听到声音就上去听,发现他还在念打油诗,说的是:

‘老婆不要空悲怀,刚刚露出头发来,若想见到我的面’啊!”说到此,顿了一顿,等众人焦急一下,再把这正在上菜的场面一指“快去搞桌下酒菜!”

“哈哈哈哈……”听见众人都笑起来了,我觉得吧,今天这关应该算是过了。

(这真是不得已而为之……书生打从心底反感酒宴,哼…原因么…忘了,反正心底是有一种厌恶感……)

我费神表演,貌似也起到了一些效果,便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不多久,这位陈公子啊,依旧是不依不饶哦…等菜都上来了,服务员都下去了,小陈又提起让我喝酒这事。

“那现在下酒菜都上齐了,张主任还是要端杯喝一口啊!“说完转向旭哥儿,”旭,把酒拿过来!”

我马上解释,还是差不多那一套说辞,旭哥儿也帮我向小陈总求情:“陈哥,张主任身体确实不好,就接他来这么短的路程,我一停车下来就看见他去路边蹲着吐……”

“旭!叫你拿就拿!”这位陈公子脾气就上来了,房间里的气氛,突然间就变了…见旭哥儿拿了酒瓶过来,他又转过来对我说道:

“张主任!今天这杯酒,喝了,明天就下公文,你就是名正言顺的主任,不喝嘛……哼!”说完,摆出一副“你要看着办”的样子。

(陈公子?你是不是还姓张名飞字翼德啊?)

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我踌躇不定,这时候,小陈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查看了一下号码,看来需要接,就准备走去安静的地方。

还好有电话打岔,我立即在心中盘算起来,要怎么躲过去呢?希望这位陈公子回来时打个哈哈混过去?难啊,这位公子哥儿脾气,是确实有些不好啊,临走还把话撂这儿了,明显没给人留余地啊:

“旭啊,给张主任满上,我回来要看到。”那语气仿佛在告诉别人,他陈公子说出的话,可不容轻易反驳啊。

旭哥儿一脸尴尬,拖着步子拿着酒瓶过来了,我只是藏起杯子,不让他给我倒酒,旭哥儿有些急了,说话的口气反倒是像求起我来了:

“算我求了你,浩哥,你是不知道小陈总的脾气,装一下也好啊……”

我这书生脾气也一下子上来了“不行,我都说了我不能喝酒,怎么要强求人呢?”

文主任也上来劝:“小陈总面子上不过去啊,我知道你现在有点看不得他了,你想一下,你在这里付出这么多,还没搞出什么成绩就走了,多可惜?你前面也是努力了一下吗,再忍一忍,再努力一下呀?”

说话间就看见那位陈公子要回来了,文主任退回原位,不再说话,旭哥儿就这样拿着酒瓶站在一边。

这位陈公子走回来,看见我的杯子里仍然还是空的,当真就不高兴了,从旭哥儿手里抢过酒瓶自己来给我倒酒,我想出手阻止,却看见旭哥儿和文主任都在摇头……

酒,终究是被满上了,酒面微微往外有一个弧度,怎么不溢出来呢?此时此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去想这个问题,还没有想出答案,就听见那貌似熟悉的台词:

“来,就吃这一杯!”陈公子他就这样盯着我……

(“我要你吃这一盏,只吃一盏!”“刚才饮了,这会儿又推却?”)

我只是赔笑着,对陈公子告饶:“小陈总,我真的是不能喝酒……”

“那些我不管,你,喝不喝?”

我闭眼,满脸无奈,就去端那杯子。众人看着,虽然似乎都觉得这位陈公子有些强人所难了,但见我端了杯子,又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书生我再次睁眼,也去盯着这位公子哥,重重把酒杯放下,半杯酒被溅飞出去,一声“不喝!”四下,一片寂静……

(时间暂停,让小生给大家描述下这定格的画面:

主桌,陈公子的脸上还挂着戏谑的笑容,文与旭坐得最近,已经发觉不妙,但是也来不及阻止我的行动,圆桌上面,一圈妹子们神态各异,惊讶的惊讶,吃瓜的吃瓜……

啊?是哪位人才看官说此时应该断章转场的?

哎呀呀,你确是提醒小生了,那么各位!我们稍事休息!就待书生我……

…啊哈哈哈,[挠头]还是继续说吧!)

“MD,没想到早上还在说‘挂榜岩’啊状元什么的,这晚上啊就要提前去结工资了……”心中这样去想,但事儿已经做了,大不了把门一踹,明天因为左脚先踏进办公室而被开除啰…唉…就是别搞到非要打起来啊……我这小身板,肯定是要吃亏啊……”

其实书生这会儿自己心里也有些后悔了,望了望这主桌上右边的文主任和对面的旭哥儿,现在他们的脸上也都十分紧张,只是来回看着我和陈家公子爷,怕是这个局面也不好收场啊!只是不知道动起手来,他们会不会上来拉人……

…也许只过了几秒吧…反正无人上前,也无人说话,更无人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

一屋子的目光都聚焦在陈家公子爷身上,他,还是动了,出人意料,他却笑得前仰后翻。

“哈哈哈哈哈!”

(什么鬼哦?)

我还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位陈家公子就一边笑一边拍桌子,大家都看着他,他也不管,自己笑够了才吐出一句话:

“难怪你一来,就跟老丁大吵一架!哈哈哈……”

(老丁?怎么又扯上老丁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他也确实笑了不短的时间,挥手让旭哥儿去叫服务员:

“旭儿,让他们来收拾一下,给张主任换杯子,倒点饮料!”看着一脸疑惑的我,一边自顾自的笑着一边指着我说道:“你这个脾气真的好玩,从你下车拽着树去吐,我就在窗户这儿一直看着的,知道你身体是不好,哈哈哈……”他又把我拉近了一些说道:“我们都是年轻人,不搞老丁那一套,说实话,我老汉(注2)其他公司都是搞商务的,就这个博物馆,我还真的有点兴趣……”

糊里糊涂,宴席又重开了。

而此刻书生心中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唉?好像是混过去了…到底混过去没有?

([疑惑地用折扇敲头]各位?这位陈家公子哥……

书生疑惑,书生不解,书生,这就收扇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